快捷搜索:  test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as  test and 1=2  test and 1=2#  88888%2F

宝贝我们站着做一次,阴婚不散

原标题:


想叫陆思齐出来,那怪汤我是真不想喝了。

 

凑到门边,却见门半开着,昏暗的房间正中似乎放着一个黑漆漆的大木箱子,一股怪味传出来,就算香火味都压不住,而陆思齐的电话铃声却是从那木箱子里传出来的。

我正要细看,一只手却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吓得我魂都快飞了,一扭头,却见陆思齐他妈站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我,另一只手还拎着一把带血的刀,说是她刚杀了鸡,如果我没事的话,就去厨房帮忙。

 

她脸色阴沉,语气强硬,我瞄着那带血的刀,忙不迭的点头。

 

这一瞄,却发现那刀上带着的毛并不是鸟类的扁毛,反倒是猫狗一类的圆毛,心里一凛,但她却已经强硬的将我拉走。

 

虽然并没有见到被杀的鸡,可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厨房帮忙,并没有见着陆思齐。

 

从他出差回来,我似乎都只有下班后见过他,白天大家各忙工作,根本没时间见面,但这会我想着那个在大木箱子边上响起的手机铃声,隐隐感觉不对。

 

到了午饭时,我正想帮着煮饭,陆思齐他妈却让我先回房间休息,我还要说什么,她却拎着刀,一刀将案板上的鱼头给剁了下来,那狠厉劲,我连屁都没敢放一个,灰溜溜的就走了,只想着找到陆思齐跟他说,这酒我不办了,这地我再也不想呆了。

 

刚走出去没多久,却想起刚才做事时外套脱下来放厨房了,手机还在口袋里,只得硬着头皮去找,走到厨房门口,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害怕,鬼使神差的站住了脚朝里面偷偷的瞄了一眼,想着怎么开口。

 

却发现陆思齐他妈居然从大灶柴火下面扒拉出一个封盖的药罐子,一打开就是浓浓的中药味,她将药倒在碗里后,又从柴火堆后掏出一个布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只黑猫。

 

那猫两条前腿被跺了下来,血肉模糊,她拎起剁鱼头的刀又是一刀下去,将一条后腿又跺了下来,然后用力拧着猫腿将黑浓的血挤进药碗里,原本浓浓的中药味,立马变成了我喝的又浓又腥的怪汤。

 

我在外面看着直恶心,却连大气都不敢喘,死死捂着嘴,慢慢后退,只想着立马就跑出去。

 

可原本简单的小院子,大门明明一眼都能看到,却怎么也走不出去,我急得冷汗直流,看着一人多高的围墙一咬牙,准备直接从围墙翻出去。

 

可刚冲到围墙边,陆思齐他妈不知道却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手里端着那碗挤了死猫黑血的怪药,递给我道:“云清,该喝药了。”

>>>本文《阴婚不散》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