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宝贝你夹得我好舒_嬷嬷验身条件痛

原标题:


所以就请了一个按摩师傅过来,可是雨太大把道路给淹没了,按摩师傅不能过来了。 ”

 

老魏双眼放光,心里一阵狂喜,计上心来。

他以前就做过按摩推拿,看到冯静落寞的表情,老魏关切说:“冯小姐,这种事儿你怎么不早说,我当年在我们那儿就是开按摩推拿店的。 ”

 

冯静诧异问:“魏叔,你也会?”

 

老魏自夸说:“那是,我的手艺可是我们那儿的一绝,而且我对人体经脉非常了解,很多人都慕名来找我,最后我想过安逸的生活,所以才来到这里当保安了。”

 

“可是冯静红着脸看了一眼老魏,老魏表情严肃,看不出半点异常。

 

老魏抓紧了双手,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触碰到冯静那娇嫩的身躯,热血再次冲上了脑袋,他故作镇定说:“冯小姐,你可别这么想,我们做保安的就应该和业主打成一片,这才能叫做和谐小区嘛。

 

冯静小脸微微一红,想到一会儿要躺在床_上被异性触摸,再加上老魏的硕大巨蟒,让她瞬间有了羞耻感,想拒绝,却又想起,腰疼的实在受不了,只要咬了咬牙,终于点头道说:“那魏叔,你要是没事儿就去我家里吧,我现在腰疼的都快直不起来了。”

 

第5章

老魏再次来到了冯静的家里,孩子已经熟睡。

 

客厅的灯光非常暗沉,原本放置茶几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按摩床,在桌上燃烧着一盏香炉,整个房间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

 

冯静进入房间换了套洁白的浴袍走了出来,这种浴袍是绸缎缝制出来的,虽然系的很紧,但衣领却很宽敞,老魏足足比冯静高一头,顺着宽敞的衣领缝隙可以看到衣领内的雪白圆球。

 

冯静柳眉微皱,用手揉着后腰,怯生生看着老魏的裤裆问:“魏叔,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老魏指着按摩床说:“可以了,冯小姐,你趴在床上吧,我尽快让你缓解一下

 

疼痛。

 

冯静趴在按摩床_上,老魏头头是道的说了起来:“按摩讲究的是力道均匀,只有这样才能把穴位按压通透,冯小姐,我可”

 

要开始了。

 

“嗯。”冯静嘤嘤应了- -声。

 

老魏激动的将手按压在了冯静纤细的腰肢上,虽然隔着睡袍,可触摸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时,老魏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这手感让老魏心痒难耐,随着他用力的挤压,冯静的娇躯便用力颤抖,她感觉.

 

到体内好像有一股电流一样游走,一缕控制不住的呻吟声也从樱桃小嘴中传了出来。

 

老魏被这声音勾的魂儿都快没了,差点把手伸到了冯静的两腿之间。

 

“魏叔,再用点力,这样更舒服一-些。

 

冯静娇滴滴的请求让老魏欲火焚身,他从腰肢按摩到了颈部,又从颈部回到了腰肢,他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如此触摸,他想要来点更加刺激的项目。

 

老魏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他的手速慢了下来,长叹一-声:“冯小姐,你的腰酸背疼是不是隔几天就会疼一次?

 

冯静一听,急忙说:“是啊,魏叔,你怎么知道的?”

 

“怪不得,刚才我按摩一圈后,发现你身体里面的毒素太重了。”

 

冯静急忙坐了起来,她紧张问:“那应该怎么办?”

 

老魏一本正经说:“你这种情况是要排毒的,不然现在感觉不出来啥,等你到了三十岁,体内毒素会攻心,到时候你的皮肤会变得松弛,脸_ 上的皱纹也会比同龄人

 

J

 

多很多。”

 

冯静焦急问:“魏叔,我不想变成这样,你有没有办法把我体内的毒素排出来?”

 

老魏见冯静已经上了自己的贼船,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假装关切说:“冯小姐,其实推油可以把你体内的毒气排出来,可是外面下着大雨,恐怕找不到女推油师啊。”

 

冯静失望说:“那我只能等到天晴了才能排毒了?”

 

老魏急忙说:“推油的话我也是内行,要是冯小姐不嫌弃我这个糟老头,我可以”

 

帮帮你。

 

冯静小脸变得红彤彤,-想到自己的身体将会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老魏面前,她低着头嘤嘤说:“魏叔是为了帮我,我怎么会嫌弃呢。 ”

 

老魏激动无比,他的心跳跳动的非常快:“不嫌弃就好,你体内毒气太重,需要尽快排出来,厨房要是有橄榄油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老魏故作镇定从厨房把橄榄油拿了出来,他的心里面异常痒痒,无比期待接下来的诱人画面。

 

冯静以前应该做过推油项目,不等老魏开口,她就非常自然的脱掉了身上的浴袍。

 

当看到穿着内衣裤的冯静暴露在眼前时,老魏顿时愣住了,他吃力咽了口唾沫,直勾勾盯着冯静的迷人部位。

 

第6章

这种光明正大欣赏和之前蹲在洗手台下偷窥的感觉截然不同,老魏顿时感觉自己胯下的那条毛虫再次苏醒了起来。

 

看着冯静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的暴露在眼前,老魏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冯静的后背探了过去。

 

这次肌肤相亲,老魏身子颤抖,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让他心痒难耐。

 

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冯静,光嫩洁白的后背轻轻滑过,每一次的移动,冯静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喉咙深处也会传来舒爽的低吟声。

 

老魏如痴如醉,眯着眼睛享受着冯静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俯身而来。

 

每次将橄榄油涂抹到腰肢的时候,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朝冯静挺翘的臀部蔓延过去,奈何有内裤包裹着臀部,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内裤给撕烂,将沾满橄榄油的手指挤入蜜洞之中。

 

冯静的俏脸已经潮红无比,她用力夹紧了双腿,随着老魏的轻抚,她的蜜洞一阵酸痒,- -阵阵潮流澎湃而出。

 

他知道 冯静身体敏感无比,所以

 

冯静哪里知道老魏是刻意的,每每被老魏在蜜洞周围抚摸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灼热和空虚弥漫了她整个身心

 

老魏注意到了这画面,将手收了回来,小声说:“冯小姐,后背的毒素差不多已经聚集在了一起,现在你躺在按摩床上,我给你排身前的毒气。”

 

“魏叔,真是辛苦你了。”冯静轻轻侧过身子,躺在了按摩床上。

 

老魏一边往冯静娇躯上滴着橄榄油,一边说:“冯小姐,你戴着胸罩恐怕会影响排毒,要不把胸罩解开,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些 ”

 

冯静柳眉微微紧皱,她用贝齿紧咬下唇,犹豫了许久,想要拒绝老魏,可是现在浑身酥软,根本提不上劲,半推半就的,最后还是弓起身子把胸罩给解了下来。

 

硕大的双峰让老魏鼻血差点喷涌了出来,随着冯静的呼吸,那对巨乳微微荡漾,老魏吃力咽了口唾沫,真想让这对豪乳把自己给捂死在这里。

 

当老魏那双粗糙双手落在小腹时,冯静紧紧的夹着双腿,脸上绯红无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双手从小腹蔓延,来到双乳下,老魏顿了顿,他舔着发干的嘴唇,最后蔓延而上,抓住了两只硕大而又弹性十足的豪乳,用指尖轻轻拨弄着那两颗已经充血膨胀的鲜嫩樱桃。

 

“啊’冯静控制不住的呻吟了出来,她的身子又痒又烫,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了起来。

 

这一瞬间,她浑身战栗趴在了床上,她很想拜托老魏,可是现在根本提不上劲来,而且她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的反应,紧紧的咬住自己性感的樱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第7章

冯静的敏感的回应让老魏舒爽无比,他故意松开了冯静两只豪乳,朝小腹抚摸了过去。

 

当快要触碰到下阜的浓密卷毛时,他又将双手折了回去,抓住双乳再次揉捏起来。

 

一来二去,冯静长久未曾被丈夫临幸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内裤中央已经被水渍所打湿,一股瘙,痒让冯静的身体如同水蛇一-样扭动起来。

 

老魏见冯静已经彻底被自己的双手所征服,他一只手揉搓着鲜嫩樱桃,另外一只手游走在小腹上,有意无意的触摸着内裤中央的湿润部位。

 

冯静娇喘呻吟,敏感的身子,根本经不起老司机这种娴熟的撩拨,这种被异性抚摸的感觉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的下肢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以此迎合老魏的试探触摸。

 

老魏此时爽上了天际,舒服的直想叫出来,可是心里却也失落不已,要是能更进一步就好了.

 

老魏见情况差不多了,张开嘴巴,弯腰朝冯静的双峰探了过去。

 

当将一颗鲜嫩的樱桃含入口中的时候,冯静的身子如同触电一样剧烈颤抖起来。

 

“啊冯静没有反抗,闭着眼,无意

 

识的呢喃了- -句,让老魏一阵陶醉。

 

老魏见此更加卖力吮吸,一股乳汁瞬间涌入了口中,浓烈的奶香味儿让老魏迫不及待的吞咽了下去。

 

此时,老魏却也是纠结不已,自己已经主动了,万一冯静等会找自己算账翻脸怎么办?可是现在不上,岂不是错失良机?

 

就在老魏纠结的时候,冯静脑子里也是翻江倒海一般,她下面的空虛,让她本能的用双臂抱紧了老魏的脑袋。同时希望老魏那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更加亲热自己娇嫩的肌肤。

 

可是她心里却是一阵狂吼,我怎么能

 

对一个比我大那么多的老男人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的年龄比自己大了一倍不止!

 

就在冯静犹豫间老魏的整个脸庞都压在了冯静的豪乳上,他一-边吮吸一边用牙齿研磨着口中樱桃,随着冯静的激烈回应,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另外一只豪乳揉搓起来,又将另外一只手伸入了冯静的内裤里面,顺利的穿过了茂密的黑色丛林,来到了冒着徐徐水流的温泉洞口。

 

冯静此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魏叔”

 

别魏叔不不要用舌头

 

冯静呻吟着松开了紧抱着老魏脑袋的双手,想要起身,老魏哪里会让她走开,他一边按住冯静,一边抬高冯静肥美的臀部,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

 

第8章

当最后一层遮羞布脱下来的时候,此刻冯静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躺在按摩床上。

 

老魏抬头,看到那沾染着晶莹粘液的浓密森冷暴露在眼前,他的呼吸粗狂起来,将整只手覆盖在两片粉红色的软肉上,摩擦着藏身在森林中的那颗敏感肉粒。

 

老魏不知何时早就脱了裤子,他向前挺了挺腰,让冯静抓住自己的坚硬钢铁,一边卖力的扣动着喷出水渍的洞口,一边看着自己的那根粗壮苦瓜在冯静的无骨小手中进进出出。

 

冯静不断娇喘呻吟,老魏不再刺激那颗敏感肉粒,而是将两只手指刺入了冯静,的湿润甬道之中。

 

冯静虽然生过孩子,但甬道内却无比紧凑,老魏的两根手指在里面被嫩肉不断挤压吮吸,让他的坚硬苦瓜更加刚硬起来。

 

当第三根手指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入潮湿甬道之后,冯静突然高高拱起了身体。

 

老魏淫邪的笑了一声,在冯静胸口狠狠咬了一口,冯静闷哼一声,他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抱着冯静将她扔在,了沙发上。

 

冯静刚刚坐了起来,老魏突然跪在地上,用双臂分开冯静的两腿,一头就扎进入了两腿之间卖力的吮吸起来。

 

“真香!”

 

老魏将温泉口渗透出来的晶莹液体全都咽进了肚子,腥香的味道让他流连忘返,他伸出舌头,直接捣入了冯静的最深处,不断在里面捣来捣去,身体内部的舒爽刺激让冯静夹紧了双腿,用力压着老魏的脑袋,和自己的两腿之间无缝结合。

 

“魏叔,再深一些,好舒服,我已经半年没有这么舒服过了,我快要飞起来了,快点,再快点,我快要升天了"

 

冯静不断娇喘,老魏的动作也更加卖力起来,他的舌头好像按了电动马达一样快速的拨撩着甬道内的肥美嫩肉。

 

一阵阵浪潮随着冯静失声呻吟倾斜而出,老魏来不及躲避,被喷涌出来的水流激射的满脸都是。

 

他依依不舍的将舌头从冯静的甬道内抽了出来,将脸上的水渍擦拭干净,老魏舔着嘴唇淫笑问:“冯小姐,这次的毒气排的很多啊。”

 

冯静有气无力的半躺在沙发上,高潮过后,她的力气被抽离的干净,早就没有力气讲话了。

 

老魏看着刚才淫言乱语的绝美娇躯一颤一颤的躺在沙发上,他直起身子吸食着另外一只豪乳。

 

老魏挺着宽厚的腰部,将早就坚硬如同的擎天柱搭在冯静下腹的黑色丛林上来回耸动。

 

黑色丛林已经被粘液涂满,擎天柱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