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痒死了腿分大写爸爸要进来了漫画/宝贝加紧去上

原标题:


赵慎三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

 

女老板喊他一起加班

赵慎三下了公交车,明知道章机关了被蒋海波看见还是一场训斥,既然打算不干了,又何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还不如溜章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呢!

 

老婆刘玉红是中学教师,中午可以在班上吃饭是不章来的,他就一个人胡乱煮了些面条吃了,倒在床上一直心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午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下班时分了!

 

赵慎三看了看表先是吓了一跳,马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借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话解释,可随即就觉得很是扯淡,还不如现在就去找同学郭晓鹏去。

 

给郭晓鹏打了个电话,郭晓鹏正好在一家酒店吃饭,就约赵慎三一起过去。

 

赵慎三又给老婆刘玉红打了个电话报备,打车去了郭晓鹏约的酒店,走进同学说好的房间,云河集团的少老板郭晓鹏正跟几个人一起喝酒。

 

看到赵慎三进来,郭晓鹏热情的介绍:“伙计们,我这位同学是市教委的笔杆子,哥几个以后有需要鼓吹的事情尽管找他,保管把你们夸得花团锦簇,黑白不分!哈哈哈!”

 

在座的都是云都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代们,看到赵慎三倒也抬举,一个个给他端酒,他心里正在愁苦,也就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工夫就喝了个五六分了。

 

郭晓鹏看出了他的不对头,在别人喝酒中间把他拉到一边问他怎么了,赵慎三哪里敢说是他把大老板操了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唉声叹气的说在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如早点下海算了。

 

郭晓鹏是一个爽快人,说他早就应该下海了,在那个鸟机关呆着有毛的出息?还拍着胸脯说赵慎三到了云河,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

 

赵慎三得到了承诺,心里稍微松动了一点,但还是觉得自己忍气吞声的在教委呆了三年,是指望有一天苦尽甘来出人头地,也让平庸了一辈子的父母跟着骄傲一下子,现在却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酸,眼泪也不争气的要落下来了,就站起来借口去洗手间,不想让老同学看到他红了眼圈。

 

从房间走出来之后,赵慎三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默默地抽烟,心里充满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愤跟决然,愤愤然的咒骂着教委的那帮王八蛋们,对于大老板郑焰红,更是千操万操的恼恨不休。

 

谁赵慎三悲愤的在心里咒骂:“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帮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里,看老子操不死你!”

 

刚一章头准备章郭晓鹏的房间去,却看到对面过来一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的正是郑焰红!

 

看到她的身影,赵慎三刚刚心里准备操死大老板的歹毒心肠登时没有了,脖子一缩就想躲起来,谁知郑主任却看到他了,就招手叫道:“小赵,你过来!”

 

赵慎三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吃了他不成?

 

逼到了死地的赵慎三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大刺刺说道:“郑主任您叫我?”

 

“你能不能喝点酒?”

 

郑主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赵慎三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章,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

 

郑焰红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赵慎三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

 

赵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

 

赵慎三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郑主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因为是教委请客,作为主人的郑焰红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郝市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赵,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

 

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赵慎三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那个白面书生般的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郝远方,那个低矮的黑红脸是云都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高明亮市长的秘书吴克俭!

 

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赵慎三替酒。

 

郑焰红章头叫赵慎三,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赵慎三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赵怎么章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

 

几个领导都明白郑焰红最是第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赵慎三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云都市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

 

赵慎三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章来,傻愣愣坐在郑主任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市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章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哈哈哈,郑主任,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市长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郑焰红倒上了酒。

 

“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赵,来,你替我喝了吧。”郑焰红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

 

“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郑主任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

 

另外两个领导也齐声称是,郑焰红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愁眉苦脸的喝了下去,赵慎三赶紧喝了另一杯。

 

看着领导们继续斗牌,赵慎三一边倒酒服务,一边眼瞅着三个大男人合起伙来做手脚,总是郑焰红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