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能够让人看了就湿的文字_很污又高甜的兄妹文小

原标题:


杨幂蜜也变得自然,精致的脸上露出些许苦涩,“嗯!”

一路上,王大锤看得出杨幂蜜情绪有些低落,便使出浑身的解数来挑逗杨幂蜜。

 

惹得杨幂蜜娇笑不止。

 

车子很快驶入了闹市区,在一个露天停车场上,将车子放好,杨幂蜜便很自然的拽起王大锤的手,朝不远处的商铺走去。

 

王大锤却眉头微蹙,眼眸似有似无的锁定在身后不远处。

 

仅仅过了几秒,王大锤便暗骂一声,拉着杨幂蜜便飞快的朝人群跑去。

 

可却在此时,前方熙熙嚷嚷的人群中,竟然钻出几个壮汉来。

 

“*!!”王大锤破口骂了一声,他第一反应就是那吴亦凡,没想到这厮竟然来的这么快,飞快的拉着杨幂蜜,转向不远处的小巷子。

 

“我说,你带着我晨跑也不用这样,我还穿着高跟鞋呢?”被王大锤拉着一路小跑,只听得一阵哒哒的高根鞋声,就连胸部的山峦也起伏不定,在一条小巷子里,杨幂蜜喘着粗气,不解。

 

“我感觉有人在盯着咱们……”王大锤十分肯定,说话间,他还不忘记回头观察一下。

 

乍闻王大锤的话,杨幂蜜当即收敛了神情,并且快速的分析着,以王大锤的身份来讲,刚回到梨阳市,断然不会有人对他起歹心,既然王大锤不是“照顾”的对象,那么就只剩下她这个博古斋的经理了,想到此处,她不禁愣神了,她也是刚到这里没有多久,到底是谁会“惦记”自己呢?

 

“在这里!”就在杨幂蜜思考的时候,巷子的两头被七八个人青年给堵上了。

 

“赶紧报警!”杨幂蜜提醒着王大锤。

 

“来不及了。”王大锤否定了杨幂蜜的提议,冷静的观察着两头的人。

 

此时,两头的青年们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根棒球棍,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呈夹击之势,并且在不断的缩小包围圈。

 

被绑架了

 

“你们是求财还是求色,不管是什么,都跟我这位朋友没有关系,请你们放了他。”临危不惧,杨幂蜜极为冷静的审视着众人。

 

“你们是跟我们合作,还是我们亲自动手?”显然,青年们也不想动手。

 

“不管你们要钱还是要我,我都可以满足你们。”杨幂蜜接着道。

 

“是吗?”一名青年**的扫视着杨幂蜜的重要部位,甚至,他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然后接着“把你抓了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上。”不等青年把话说完,另外一个青年便暴喝一声,挥着棒球棍就冲了上来。

 

杨幂蜜没有后退,也没有前进,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虽说她见惯了大世面,可是,真个动起武来,她没有半分的胜算,所幸,就一做,二不休……

 

“我擦,你个傻妞……”看到杨幂蜜无动于衷的样子,王大锤脑袋一蒙,顿时破口大骂,手上却没有闲着,一把拽住了杨幂蜜的手,用力稍稍一带,把她整个人带到怀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手搂腰,丹田用力,便把她抱了起来,他甚至顾不得疯狂往鼻子里钻的香气,更没有时间体会那种柔软。

 

“啊……”杨幂蜜轻哼一声,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却觉得天玄地转,数根棍子从天而降,吓得她愣是没有发出声来。

 

“小子,你这是找死。”本来,有五六根棒球棍是招乎王大锤的,当他把杨幂蜜抱在怀里的时候,七八根棒球棍全部朝他的身上招乎了。

 

呜呜的破空声让人心生惧意,再看青年手上暴跳的青筋,便知道他们用了全力。

 

王大锤看的清楚,本来,他还有能力独自一个人逃走,可是,怀里又多了一个大活人,这个时候,他别无选择,一转身,把后背这个空门露给了别人,而他也没有停顿的意思,右脚猛然踏出一步,借着地劲儿,向对面的青年撞了过去。

 

“砰,砰,砰……”接二连三的棒球棍发出沉闷的响声。

 

“哼……”王大锤闷声几声,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不由得,连他的身体也出现了稍微的停滞。

 

千钧一发。

 

前面的三根棒球棍夹杂呜呜的风声,迎面砸向王大锤的头和杨幂蜜的背。

 

如此局面,王大锤一咬牙,钢牙差点碎了,忍着背部的疼痛,他毅然再次上前两步,恰巧冲过了对手的攻击。

 

但是,对方是两波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后面那拔人又攻至。

 

“砰,砰,砰……”接连数下的沉闷声再次响起。

 

王大锤闷声一声,觉得骨头仿佛要断了一样,两条腿根本就不听使唤,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这个时候,他倒没有慌了神,对着怀里的杨幂蜜,“我就这么大能力了,逃不掉了……”

 

“没事。”这个时候,杨幂蜜还是极为的镇定,“他们只是图财,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把他们带上车。”见两个人倒下了,一个青年快速的吩咐道。

 

几个人也聪明,把事先准备好的布蒙在了两个人的眼上,然后押着他们就来到巷子口的面包车上。

 

就在几个人上车后,面包车如同被火烧屁股一样,一遛烟的跑掉了。

 

“老板,他被人劫了。”角落里,一双冷漠的眼睛旁观了一切,等到面包车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他才不紧不慢的汇报道。

 

电话另一头平静“目标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