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他搂著他的腰不断冲刺_虐腹病美男吧刀捅入腹部

原标题:


苏已经憋了多年,苏小纯的手法虽然生涩,可那种爽感依然比自己用手更舒服。

 

一会儿后,他已经彻底沉浸在其中,呼吸急促,手掌也随着苏小纯的小腹,滑到了下面。

 

“爹爹,你也要摸小纯吗?”

苏小纯还以为老苏只是好奇女孩子的身体构造而已,很配合的分开腿,另一只手还撩起了裙摆。

 

老苏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一个劲的咽口水,手指触碰到女儿私密部位的瞬间,他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嗯哼……”

 

不知道为什么,爹爹这么一碰,好像挺舒服的。

 

“小纯,用手帮爹爹握住,然后上下套弄。”

 

此刻的老苏,只想得当释放,如果不释放出来,他真担心自己控制不住,但年轻的少女就在一旁,他也不好自己动手,只能让女儿帮忙。

 

听到这话,苏小纯一脸茫然,“爹爹,握住哪里,怎么套弄啊?”

 

还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老苏心里一叹,主动抓住苏小纯的手,教她动了起来,苏小纯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三两下就融会贯通了。

 

“嘻嘻,好玩。”苏小纯撩起被子,低头往那里看。

 

随着她的动作,老苏爽得倒吸一口气。

 

嘶……

 

“小纯,你现在是不是也很难受?”

 

老苏已经感受到手指湿哒哒的了,不禁问道。

 

苏小纯愣了两秒,停止动作感受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娇声道:“嗯呢,浑身都软软的,下面也很痒。”

 

“那爹爹帮你止痒。”

 

说着,老苏手指一探,苏小纯顿时皱紧眉头,痛呼出声。

 

“爹爹,好痛呀!”

 

第七章

第7章 侄媳fù

 

“没事儿,一会儿就不痛了。”老苏的脑袋压在苏小纯胸上,腰板也耸动起来,好让自己那处可以在女儿手心里活动。

 

虽然没有真的做,但心理上的刺激,远大于生理上的。

 

可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二叔,二叔,快开门,有急事。”

 

是侄媳fù的声音!

 

老苏一个激灵,吓得魂不附体,赶紧从床上跳下来。

 

苏小纯有些惊讶,不知道爹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不就是嫂嫂来叫门嘛。

 

“雅婷啊,这么晚了,有事儿吗?”老苏一边回答,一边穿衣服,穿好后,对苏小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走出去开门。

 

打开门,就见张雅婷脸色痛苦,双手捧着硕大的酥胸,“二叔,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儿好痛。”

 

老苏赶紧将侄媳fù领进屋,皱眉道:“雅婷,你这可能是涨奶了。”

 

张雅婷是他侄子的媳fù,胸大pì gǔ翘,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当初侄子外出打工,从外地带回来的。

 

生了孩子后,为了生计,侄子就继续外出打工了,只留下张雅婷孤儿寡母的待在家里,侄子临走前,特意嘱咐老苏,要帮忙好好照看她们母子俩。

 

侄子叫苏小强,说来,也不是亲侄子,他们的关系已经隔了好几代,论辈分,算是老苏的侄子。

 

“什,什么是涨奶啊?”张雅婷眉头紧锁,疑惑的问道。

 

她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感到胸前一阵剧痛,这大晚上的,卫生所也已经关门了,想到二叔早些年当过赤脚医生,也就只好来找他了。

 

初为人母,加上又在农村,张雅婷对母婴方便的知识一窍不通,这也是她第一次涨奶,所以手足无措。

 

“涨奶就是你的乳腺不通,导致母乳堵塞,要是不疏通的话,会很痛苦的。”

 

老苏紧紧盯着侄媳fù胸前的两片柔软,那宽松的衣服下面,很明显露出两点,上面还隐隐有被打湿的痕迹。

 

原本他就还撑着帐篷,看到这画面,反应更强了。

 

张雅婷也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好大啊!

 

她惊讶的盯着那处,不禁俏脸微红,“二叔,你,你赶紧帮我疏通一下吧,都快痛死了。”

 

“可是,这……”老苏有些吞吞吐吐的,“疏通的话,恐怕有些不方便。”

 

“有啥不方便啊?”张雅婷急了。

 

“我这儿没有吸奶器,只有将乳汁吸出来,然后配合我的手法,给你把乳腺疏通才行。”

 

这倒是实话,老苏虽然也有冲动,可这种时候,他也不忍心看着侄媳fù痛苦。

 

一听这话,张雅婷就为难了。

 

要把乳汁吸出来,那岂不是就要用嘴含住自己这个地方吗?

 

她脸蛋儿红扑扑的,自己这个地方,可只有丈夫和孩子含过,老苏是自己二叔,这要是给自己吸,那真是……

 

可转念一想,眼前的男人是自己二叔,加上现在自己痛得要命,难不成等到明天卫生所开门?

 

不成,那就算不痛死,估计也废了。

 

想到这儿,她银牙一咬,闭上眼睛,娇羞道:“二叔,只要能缓解痛苦,都,都听你的。”

 

第八章

第8章 真喝了

 

“好,那你把衣服脱了。”老苏激动道。

 

强烈的痛苦,让张雅婷不敢再犹豫,麻利的脱掉上衣,瞬间就跳出两个硕大的饱满。

 

由于在哺乳期,她并没有穿内衣,两片柔软虽然很大,却没有丝毫下垂的迹象,反而还十分挺拔,高高翘起,特别是中间的两点,哪怕已为人fù,也还是殷红的。

 

老苏咽了咽口水,那处的反应居高不下。

 

“雅婷,那二叔可真吸了?”

 

老苏搓了搓手掌,走过去,见张雅婷点点头后,他俯下身子,双手托住硕大的柔软,一口含住。

 

“嗯啊……”

 

接触的瞬间,张雅婷就忍不住发出呻吟。

 

这声音听得老苏热血澎湃,双手都忍不住抓揉起来,随着他的吸允,乳汁一点点溢出,钻进口腔,似乎打开了他所有的味蕾。

 

咕噜……

 

等口腔装满后,他喉咙一滚,全咽了下去。

 

“二叔,你怎么喝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