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命令 颤抖 求饶 惩罚,被惩罚到哭着求饶嗓子哭哑

原标题:


长夜漫漫,我可舍不得留你这个大美人独守空房。

 

你乖乖在床上等我,等我回来咱们在继续玩艾斯艾木游戏。” “别,别,我要小便,我要去小便……” 朱晴还在说着,但那个陌生男人已经急匆匆的走了。

 

徒留她那具娇媚迷人的性感小身子,被绑在大床上。

 

看到在大床上徒然挣扎的朱晴,身下已经暴躁到不行的刘小军,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对于朱晴今晚的举动,刘小军心里其实是有些气愤的。

 

表舅是个大货车司机,常年在外面跑车,挣钱不少却也非常辛苦。

 

但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全部都把钱留给了舅妈,尽全力给予她最好的生活。

 

可舅妈朱晴呢,竟然趁表舅不在家,跟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

 

想到这点,刘小军就成功为自己寻到了一个去惩处朱晴的理由,他要替表舅报仇! “什么艾斯艾木的游戏,不就是英文的S和M?既然你喜欢,那就让你喜欢个够!” 心下嘀咕着,刘小军蹑手蹑脚的来到大门前,随即将大门打开,又‘砰’的一下子闭合。

 

这开门闭门的声音成功引起了卧室内朱晴的注意,她羞声嗔道:“老公,你轻点闭门!” 很明显,朱晴是以为那个陌生男人又回来了。

 

这个骚货,竟然口口声声叫着老公,还叫的那么亲热。

 

刘小军迈步走进卧室里,然后站在大床前,近距离打量着朱晴娇躯的妩媚。

 

隔着窗户窥视时就够诱惑人了,没想到这会儿近在咫尺的看,诱惑力更为强大。

 

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竟然那么白嫩,甚至连点汗毛孔都看不见,肌肤细腻无比。

 

刘小军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爱抚上了那两条光滑的玉腿。

 

从小腿到膝盖,再从膝盖到大腿,最终目光却绕过那条黑色小裤裤,落在朱晴胸前。

 

被灰色纱衣遮盖的身前,竟然那么娇挺,那么浑圆,随朱晴的娇息而微颤,荡漾着春色魅意。

 

如果没被遮挡,那可就更完美了! 心里想着,手上也就不再安分,猛地探入纱衣内,取掉遮挡之物。

 

甚至因为动作太过粗鲁的缘故,还扯到了朱晴娇媚的那里,直把她扯的痛声嘤咛。

 

“哎呀,老公,你先别玩了,你快放开我,我想去小便,我憋不住了!” 朱晴娇声嗔着,刘小军却是不管不顾,只一心拿双手感受着朱晴胸前的娇媚。

 

我被传来的触感惊呆,手上开始的动作,让朱晴开始求饶。

 

“好老公好老公,别、别折磨我了,我真的要小便,你这一刺激,我更憋不住了……” 憋不住了?憋不住你就尿啊,刚好我还没看见过! 心下兴奋的大吼着,刘小军手上也不再满足于朱晴的身前。

 

迅速来到她的身下,火热的大手一把就贴上了那条黑色性感小裤裤。

 

与此同时,刘小军的脑袋也趴了下去,直奔朱晴上身那两蓬最是傲娇诱人的存在。

 

感受到身体被极尽的亵玩着,朱晴当时就急眼了。

 

“老公,不要,不要,我们说好不做那种事情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不要!” 不做那种事情? 朱晴的话让刘小军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做那种事情,那她跟陌生男人搞成这样,图啥? 不过这会儿在朱晴娇媚身子的刺激下,他再也受不了了,只管纵情享受。

 

掏出自己的火热在朱晴的腿上活动着......

 

第三章

第3章

 

“不对,你不是宫建国,你是谁,你是不是小军?!” 就在刘小军纵情亵玩身下那具娇媚身子的时候,突然,朱晴爆出这么一句话。

 

他都不知道,始终认为自己是‘老公’宫建国的朱晴,为什么会突然怀疑。

 

难道…… 刘小军在磨蹭朱晴那条玉嫩长腿时,蓦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或许陌生男子宫建国的那里并没有他这样大,所以从这点上,朱晴轻易给判断出来。

 

“刘小军,你就是个畜生,我同意你借住在我家里,你竟然对我做这样的事情,等你表舅回来后,我看你怎么跟他交代!” 朱晴羞愤的怒斥,成功挑起了刘小军的怒火。

 

他本想质问朱晴,她有什么脸面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表舅。

 

但话到嘴边还是给憋了回去,他掏出手机,将早就录制好的话通过变声软件播放出来。

 

“今晚你们干的事情我都录了下来,要是不想视频传出去,最好老实点!” 为以防万一,早在刘小军准备进屋‘干活’时,他就先把这段录音偷偷准备好了。

 

他又不傻,这是在朱晴的家里,自家有谁在朱晴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用变声软件给播放,至于朱晴怀疑到谁的头上,那就是朱晴自己的事情了…… 听到粗重沙哑的声音,朱晴当时就懵了。

 

她满心以为是刘小军在趁机亵玩她的身子,可哪成想并不是,这声音根本不是刘小军的。

 

下一瞬朱晴就感觉到害怕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怎么还会有陌生男人闯进自己家里,还闯进自己的卧室呢?! 感受到那火热的存在在腿上磨蹭着,感受着身前和身下被极尽的亵玩着,朱晴真是羞到不行。

 

不光是被陌生男人亵玩的羞,更是在羞这种时候,她竟然会感觉到好舒服。

 

很害怕这种事情的继续,于是朱晴羞声急道:“屋里还有别人,你再不走我喊人了!” 刘小军心里一颤,如果朱晴真扯开嗓子喊的话…… 但稍后他觉得不可能,朱晴绝对不会喊的,这种羞人事情,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看到。

 

如果看到她被绑在床上还弄成这样,回头再跟表舅说了,那她朱晴还怎么活?! 心中有了算计,刘小军也就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继续自己的动作。

 

朱晴被折磨到不行不行的了,那里甚至都被触弄到有了麻痒的感觉。

 

见对方根本没有害怕的意思,甚至听到了冷哼声,朱晴就知道吓唬不住人了。

 

她是真的不敢喊,万一喊来刘小军发现自己这样,再把事情告诉了丈夫…… 想到这点,朱晴只能苦声求饶,“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可她越是求饶,刘小军就越感觉到兴奋。

 

尤其是她的求饶声声还夹杂在急促的娇息中,这就让刘小军更加忍不住的冲动。

 

当手指尖感受到了那异样的触感时,他顿时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假! 所以下一刻,刘小军感觉到有些渴了,他想……

 

第四章

第4章

 

“我可以给你钱,给你足够的钱,你可以出去找好多漂亮女人,求你不要再……啊~!” 朱晴正尝试着准备拿钱诱惑对方停手时,却突然感觉到身下传来火热的唇瓣刺激。

 

那种前所未有的销魂刺激,让她整个人顿时都忍不住的颤抖着。

 

朱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用嘴去…… 好羞人,可是这种感觉却又是从未感受过的,真的好棒,好刺激。

 

让她在第一时间,就本能的想要做那种事情,她都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 而这个时候的刘小军,也是体会到了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曼妙与美好。

 

尤其是朱晴在颤抖的时候,那种不经意对他唇瓣的摩擦,更是让他激动的想要亢奋大叫。

 

听到朱晴那性感小嘴儿中溢出的暧昧欢吟后,刘小军忍不住的想着,舅妈果然是个贱货,在这种时候了,竟然还叫的那么快活! 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充满了暴躁的破坏欲望。

 

而破坏的手段,则是用他从来都没有参与过实战的地方…… 双手抚弄着朱晴纤细的腰身,直至摸到小裤裤的蕾丝边缘时,手指猛地勾住。

 

朱晴同样感受到了这点,她好害怕,那种事情竟然真的要发生了。

 

她不想的,尽管身体中的本能充满了期待,可她真的不想,她的理智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不要啊,我求求你了,要我怎么都行,我只求你千万不要进我那里,我求你了!” 含着哭腔的求饶声,让刘小军心情更加的兴奋、暴虐、冲动。

 

眼下除了狠狠占有朱晴娇媚的身子,再也没有什么其他举动能够舒缓心头激烈的情绪了! 于是手指用力勾住小裤裤的蕾丝边缘,准备一把将其给脱掉!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楼下有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

 

那种隆隆的动静,是陌生男子宫建国先前离开时所发出的。

 

这会儿又重新响起,只能证明宫建国回来了。

 

“今晚的事情,绝对不能暴露!” 心里想着这点,刘小军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可朱晴那具娇媚性感的胴体,他当真是舍不得。

 

于是在临走前,他忿忿抽出了真皮腰带,拎在了手中。

 

“你不是喜欢艾斯艾木吗?那好,我就送你一场大欢喜!” 站在床上,刘小军抡圆了胳膊,真皮腰带随胳膊的抡起在半空划过一道有力的弧线。

 

最终‘啪’的一声,准确炸响在了朱晴那具妩媚胴体最迷人的地方。

 

那一瞬间,朱晴直感觉身子要炸开了。

 

那地方火辣辣的,痛到她忍受不住! “啊!!!” 痛苦的呼喊声爆出口,刘小军大感刺激。

 

于是他猛地趴低身子,隔着小裤裤又往朱晴那娇躯最为迷人的诱惑地,狠狠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的,朱晴直感觉自己真的想死。

 

不光痛,关键是痛楚之中还有种火热的刺激。

 

刺激的她连麻带痛,甚至连秀气小脚趾都忍不住的蜷缩起来了。

 

朱晴觉得,自己那里可能已经破掉了,是被皮带给抽的,也是被咬的。

 

她恨死这个人了,可这个人带给她身子的那种强烈刺激,却又让她隐隐有些病态的喜欢……

 

第五章

第5章快步跑出屋子,打开房门后又‘砰’的一声闭合后,刘小军就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卧室。

 

整个过程中,他没有弄出半点声响,给朱晴造成了一种人已经离开的假象。

 

不多会儿,钥匙开启房门的声音响起,随后宫建国就来到了朱晴的卧室内。

 

“老宫,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冲出去?!” 宫建国正兴冲冲的准备享受朱晴娇媚呢,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询问。

 

他有点懵,“我……应该看到谁冲出去吗?” 听到宫建国这么懵然的回答,朱晴就知道他没遇到人,所以也懒得解释什么。

 

或许对方也是听到有人回来了,所以先躲到了上层,等宫建国进屋后他才离开。

 

只是那个可恶的家伙到底是谁,又是怎么来到她家的,那她就猜不到了。

 

她现在最大的怀疑,还是往刘小军身上去想,哪怕那声音的确不是刘小军。

 

招呼宫建国帮解开后,朱晴就羞急的往卫生间跑去,好一会儿才淅淅沥沥的解决完。

 

而且解决的时候,那里真的好痛,那个王八蛋临走时给自己下面抽了一下子。

 

到现在那儿还通红通红的肿胀着,甚至都有血痕渗出,痛死了。

 

那纸巾擦拭干净后,朱晴回到了卧室内。

 

这时候的宫建国,正手拿皮鞭兴奋的甩动着。

 

虽然这是特制的小皮鞭,只会撩骚不会有多么大的伤害性,但朱晴现在可反感这东西了。

 

刚才那狠狠的一下子,让她刻骨铭心,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晴晴,我……” 宫建国正兴奋的准备说些什么,结果手中皮鞭就被朱晴一把夺过。

 

下一瞬,更是‘啪’的一下子抽在了宫建国身上,“滚!” 宫建国又气又急,“朱晴,你什么意思,是你在网上找到我说,你想体验下M的感觉,我才特地过来调教你的,你现在竟然抓起皮鞭干S的活,你到底什么意思!” 作为回答,朱晴又抡起了皮鞭,一顿抽打直接把宫建国给抽跑了。

 

今晚上,朱晴哪还有心思享受那种被虐的快感,简直要羞死人了。

 

将宫建国给赶走后,朱晴换上粉色丝绸睡衣,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都收了起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