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百合逃跑惩罚做到哭着求饶gl@我挺直腰板去

原标题:


如今父亲破产了,竟然还能让炎子昂另眼相看!

 

想到这,林曼曼眼底闪过浓烈的嫉妒,走出房间,叫来自己的心腹保镖。

 

“你去给我调查清楚。”她阴沉着脸开口,“苏浅最近需要那么多钱,到底是要做什么!”

 

 

苏浅拿着银票,匆匆的回到了苏府。

 

叫来了上海城最有名的西洋大夫,交了钱,大夫终于同意用最新船运过来的药,给苏父治疗。

 

处理完这一切,苏浅只觉得浑身累的几乎没了知觉,浑浑噩噩的回到少帅府,却得知炎子昂还没有从夜上海回来。

 

想到炎子昂和林曼曼今日在夜上海亲密的样子,苏浅的眼神不由暗了暗。

 

少帅府里的孙妈见苏浅这样,有些于心不忍,忍不住轻声宽慰道:“少夫人,您不要灰心,咱们少帅虽然性子看着冷些,但其实骨子里是个极其温柔的人。”

 

苏浅想到当年那个对自己嘘寒问暖的军人少年,嘴角也不由带了几分笑,“我知道的。”

 

“少爷啊,就是个性别扭,所以才让人误会。”孙妈絮絮叨叨的,一说起自家少爷来就停不住嘴,“包括之前那些什么死了六个新娘的事也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也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故意散布出这样的流言来。”

 

孙妈原本是在自言自语的抱怨,可不想苏浅听见这番话却是脸色一变,猛地抓住她,“孙妈,你说什么?什么叫做之前那六个新娘,都是谣言?”

 

“少夫人,您还不知道啊。”见苏浅一脸迷茫的样子,孙妈赶忙解释,“城里面传闻我们家少爷克死了六个新娘子的事,都是假的!是少爷自己放出去的风声,就是想要吓跑那些向来攀结姻亲的人!”

 

苏浅呆住,“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也不知道啊。”孙妈摇摇头,“少年自从三年前重伤离开府里一段时间后回来,整个人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死都不愿意接受老将军的指婚,甚至还故意散步出克妻的谣言,就是为了让人不要把妻子送上门来。老将军为了这事儿和少帅吵了好几次,问他为什么不肯结婚,他只是说,他在等一个人。”

 

孙妈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可苏浅却是越听脸色越白。

 

三年前……

 

那不就是炎子昂和她分手的时候么?

 

他说她在等一人,难道就是她么?

 

苏浅突然间只觉得心如刀绞,可还来不及细想,就听见孙妈继续道:“可就在一年前,少帅也不知道是突然想通了什么,说不会再等那个人了,我原本以为少帅只是说说,可后来看见他去您家求亲,我才知道,少爷是真的想通了。”

 

张妈说的一脸欣慰,可苏浅却只是觉得胸口一痛,近乎踉跄的倒退一步。

 

她知道炎子昂所谓的想通,不是真的放下了。而是对她彻底失望了。

 

彻底认清了她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所以不再等待她回头,而是直接将她娶回来,尽情羞辱。

 

苏浅不敢想象,在最开始的那两年里,炎子昂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在等待,也不敢想象他到底是有多失望才会变成如今的残忍。

 

她光是想想,都只觉得心如刀绞,突然只觉得一口气没提上来,一股血腥味从胸口漫出。

 

“噗!”

 

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苏浅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少夫人!”

 

第八章

 第8章 没几个月好活了

 

等苏浅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送来了市里面的洋人医院。

 

负责她的,正是父亲的主治医生,一名姓张的华侨。

 

张医生站在床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苏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是肺癌晚期,已经没有几个月好活了。”

 

听见张医生的话,苏浅却是丝毫不吃惊。

 

关于她的身体,她早就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她三年前才会选择和炎子昂分手。可她却是没想到,在和炎子昂分手后没多久,父亲竟然会生意破产,重病缠身,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她才不得不嫁做人妇。

 

只是造化弄人,谁会想到,娶了她的,竟然就是当年被她所抛弃的“穷兵小子”。

 

“你既然知道,就不应该那么操心。”张医生见苏浅如此,原本生硬的脸也不由缓和了几分,微微叹息一声,“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这一年来,作为苏父的主治医生,他看着苏浅为父亲的医药费奔走,也的确是有几分同情的。

 

苏浅听见张医生的话,无力的扯了扯嘴角,正想询问父亲的情况,可不想这时候——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护士惊慌失措的进来,“张医生,不好了!三号床的苏先生突然急发血症,失血过多失去意识了!”

 

听见小护士的话,苏浅脑子里轰的一声。

 

三号床,苏先生,那不就是她的父亲么!

 

大脑里一片空白,她顿时也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猛地起身一把抓住张医生的胳膊。

 

“张医生,求求您!”她满脸是泪,声音都在颤抖,“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张医生的脸色此时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苏父的这病症,最怕的就是急发的血症,唯一治疗的办法,就是输血,可是他们在上海城的医院血的库存并不多,都是为军人和高层所保留,他也做不了主。

 

“不是我不想救你父亲。”张医生为难的看着苏浅苍白的脸,“只是我们这里的血,真的不够。”

 

苏浅身子一颤,但不过一瞬,她就再一次抓住张医生的胳膊,毫不犹豫的开口:“用我的血,用我的血来救我父亲!”

 

张医生先是一愣,但随即露出焦急之色,“你疯了!你这身体,怎么可能能捐血!”

 

如果苏浅是一个健康的人,张医生的确会用这个法子来救苏父。但偏偏苏浅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脆弱到了极点,只要稍微抽取一点血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

 

“没关系的。”苏浅明白张医生在犹豫什么,可她的目光依旧坚定无比,“反正我已经是将死之人,还不如用我的血,救活父亲!”

 

张医生看着面前女人恳求的目光,刚想拒绝,可苏浅却是更用力的抓住他的胳膊。

 

“求求你了,张医生,”泪水从她的苍白的脸上颗颗滚落,卑微而又恳切,“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看着苏浅如此,张医生到了嘴边拒绝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

 

“好吧。”他终于松口,“我答应你。”

 

第九章

 第9章 最后一通电话

 

半小时后,苏浅被送进手术室。

 

张医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一脸复杂的低声道:“苏小姐,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联系的人,或者想处理的事,就尽快做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苏浅这一次很可能就会再也醒不过来。

 

苏浅眼神微微一闪,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声道:“我能最后打一个电话么。”

 

张医生点点头,电话很快就由小护士送进来,苏浅拿起话筒,拨下张嫂告诉自己的少帅府的电话。

 

苏浅也不知道炎子昂在不在家,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罢了。

 

可不想嘟嘟声刚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

 

“喂。”一道生硬冰冷的声音,从话筒里响起。

 

认出那道声音的刹那,苏浅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她没想到,老天在最后一刻还是对她不薄,让炎子昂刚好接起了她的电话。

 

“炎子昂。”她努力压下喉头的酸涩,低声开口,“是我,苏浅。”

 

电话沉默了片刻,下一秒,就响起炎子昂充满厌恶的声音,“苏浅,你打电话回来做什么。”

 

苏浅努力忽略炎子昂声音里的嫌恶,只是垂下眸,颤声道:“我……我只是想要和你说说话。”

 

虽然苏浅早就在两年前就已经决定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人世,可当死亡真的那么近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听听炎子昂的声音。

 

“和我说说话?”苏浅说的满是苦涩,可电话那头的炎子昂却好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冷笑起来,“怎么苏浅,你是没钱花了,还是欠男人艹了?”

 

尖锐而又刻薄的话,让苏浅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我……我没有……”她捏着话筒的手止不住颤抖,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可不想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炎子昂冷冷打断——

 

“没有就给滚远点,苏浅,光是听你的声音就让我想吐。”

 

【苏浅,光是听你的声音就让我想吐】

 

一句话,终于是将苏浅早就已经鲜血淋漓的心,再次狠狠捅碎。

 

她低头,露出一抹苦涩至极的笑容。

 

这,就是炎子昂最后想跟她说的话么。

 

心疼的几乎无法呼吸,可她还是努力安慰自己——

 

或许也是好事。

 

至少这样代表,等炎子昂发现她死去的时候,他不会伤心难过。

 

这,就够了。

 

“我明白了。”想到这,苏浅费力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别担心,从今以后,你都不会听见我的声音了。”

 

因为我就要死了。

 

你永远清净了,也永远自由了。

 

说完这句话,苏浅害怕自己的情绪会被发现,慌乱的将电话挂断。

 

简单的一通电话,却仿佛用尽了苏浅全身的力气。

 

她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的情绪,才终于抬头,看向身侧的张医生,“张医生,我们开始吧。”

 

手术室门很快关上,苏浅躺在病床上,转头,看向躺在身侧另外一张病房上昏睡的父亲。

 

看着父亲苍白而又满是胡渣的脸色,苏浅眼眶微微发红。

 

记忆中的父亲总是严厉却又温柔,每当家里有任何困难,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最前面为她遮风挡雨。

 

而如今,也该轮到她来守护一次父亲了。

 

想到这,她轻轻伸出手,握住父亲的手。

 

“父亲。”她低声开口,声音温柔,“别担心,你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话落,她就感到冰冷的针孔插进自己的血管里。

 

随着殷红的血液不断流出,身体越来越冰冷,她终于承受不住,缓缓闭上眼……

>>>>本文《南方有佳人》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