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搂腰贯穿她_嗯好宝贝别乱动陌隐曦难受的

原标题:


如今,一想到可以近距离观赏一下亲爱的小妹的小屁股,战龙藏在被子里面的小龙开始狰狞壮大。  “小妹,我觉得你比更乖一些,我猜你应该是姐姐吧?”  小萝莉高兴地说:“是啊,是啊,九妹太坏了,经常冒充我,还是六哥眼光独到,到底被你看出来了。”  

战龙恩了一声,说:“不过,我需要鉴定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说着,就用色迷迷的目光,看着她罗裙下挺翘的小屁股。  她满脸羞红的站在那里迟迟没有动作,战龙冷冷的看着她用严厉的目光不断逼迫,终于她恩了一声,站到战龙面前,背过身子,开始解衣服,颤抖着双手开始解开罗裙上的丝带。战龙在AV中看见过不少女人宽衣解带的场面,但是从没像现在这样兴奋过。  那件淡绿色罗裙,在她小手的巧解下终于滑落到地上,然后她身上只剩下上半身穿的短袖小褂,及一件绣着梅花图案的小内裤。萝莉妹妹下半身的曲线展露无疑,那双漂亮的小腿修长而纤细,这幅似脱非脱的模样更是引人遐思。脱到了这里她的小手犹疑不定,战龙焦急地催促了一声,萝莉妹妹极不情愿地将雪白粉嫩的小屁股翘起来,在她雪白无暇的玉臀的左半边,果真有一块蝴蝶摸样的暗红色印记,有一半露在白色内裤的外边,还有一半被白色的内裤的遮住。  战龙吞了一口口水,开始仔细欣赏着眼前这个极品小萝莉妹妹的美丽身体。她的皮肤光泽如绸缎,那种属于儿童的娇嫩肌肤浑然天成,小衫里面平坦的胸部还只是微微隆起,只是点缀在上面的两团小巧可爱的粉红色。战龙的手轻轻地放到她的美臀上,轻轻地抚摸,就仿佛是在抚摸一件极其珍贵的艺术品。  “六哥,你摸得我好痒啊,看完了没有?”  战龙嗓子里咕噜了一声,发出了一句连自己都听不懂的声音,他颤抖的双手将那纤柔的内裤的两边拽住,缓缓地往下退下来,小萝莉妹妹那白嫩光滑的小屁屁就整个露出来。她的下部光润而洁白,尚未有任何野草胆敢侵犯,微微隆起的耻丘则展示着完美的形状,只有一条淡红色的细缝从中间划分开来。  战龙将身体往前靠,鼻子用力嗅着她身上的女儿香味。  “六哥,你一定看过了,我的胎记在左边,我是姐姐。”  “梦萝,六哥确定你就是梦萝,不听话逃跑的那个是梦莉。”  战龙附和着,赞扬着,同时也爱抚着。  梦萝高兴地转过真来,一边娇羞地收拾自己的衣服,一边说:“六哥,梦莉就是这样的,经常以我的名义做坏事,或者以我的名义领奖赏。”  战龙点着头,叫梦萝过来坐在自己身边,“梦萝,刚才給六哥喂饭的也是你吧?”  梦萝用力地点着头,生怕梦莉抢走她的功劳,战龙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搂着她的小蛮腰,“好妹妹,六个一定好好感谢你。”  梦萝恢复了以前的活波,毕竟刚才脱了衣服显得紧张,现在有穿著衣服,干脆依偎到战龙的怀里。“六哥,你要怎样奖赏八妹?”  “恩,我想想,有了,就让六哥亲亲你吧。”  战龙猥亵的提出奖赏的条件。  “恩,好吧。”  战龙搂着她感到她仍有点畏惧,于是轻轻拨弄她那头柔顺的长发放松她的心情。然后将脸靠过去要亲她,梦萝有点害怕的全身僵硬往后退。战龙微笑着要她放轻松,然后在她那两片如同花瓣般轻薄的樱唇上亲下去。  这是梦萝的初吻所以她显得相当紧张,战龙心里面也很紧张。亲小女孩子还是第一次,他想让梦萝对接吻留下一个美好印象。她的嘴唇小巧而柔软,大小只有自己嘴唇的一半,所以战龙可以轻易的就把它盖满了。当战龙丰厚的双唇印在她的小嘴上时,梦萝不断闭紧嘴巴发出“嗯嗯”的抗拒声!战龙奋力的撑开她的嘴唇却无法再深入,舌头只能在她那洁白如编贝的小齿外来回刷着。战龙感觉她牙齿的整齐心中却有点生气,于是轻轻咬了一下她的下唇。梦萝有点疼痛“啊”的松开牙关,战龙把握机会毫不客气的立即深入,梦萝的瞳孔收缩,呼吸开始急速加促。  梦萝的小舌头柔嫩而滑软,在战龙的挑逗下不断退缩,战龙将舌头完全深入,使她没有转回的余地,战龙带着她的舌头一大一小不断缠绕着。而这当中战龙感觉梦萝原本僵硬的身体开始松弛,最后不知是不是缺氧的关系,她的脸熟透的像颗红通通的苹果,战龙赶紧放过她让她喘一口气。  梦萝的身体像一滩烂泥巴,软软的靠在战龙赤裸的胸膛不断起伏。战龙不知道是不是太激烈了,自己是用吻大人的方式亲她。刚刚的深吻太累的关系,她居然娇羞地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一动不动。战龙享受这小小身躯的拥抱感,贪婪地闻着她呼吸中香甜的味道。  “六哥亲的你舒服吗?”  战龙将手探入她的衣服中,抚摸着她腰间丝绸般光滑的肌肤问,没想到梦萝恩了一声之后,突然挣开战龙的怀抱,头也不回地跑出去了,战龙不知道她出了什么问题,或许是害羞了,战龙摇摇头,发觉自己的下身早已经是坚硬如铁。伸手摸过茶壶,连灌了好几口凉茶,都不能解决小腹下那股难以熄灭的烈火——

 

  战龙心烦意乱,突然四处乱摸的手摸到一件纤滑的事物,拿到眼前一看,竟是四娘那块香帕。  那块香帕的面料是苏杭最好的丝绸,上面有四娘亲手的刺绣,绣的是凤鼓朝凰。尤其那香帕上残留着四娘身上那股幽香迷人的气息,战龙心中越发难以忍受,撩开被子看看,如同烧红的火棒,战龙呼吸紧促,将那块喷香的方帕包了上去,上下滑动着,没用多少时间,就将积蓄已久的滚烫岩浆爆入方帕之中。  随着呼吸逐渐匀实下来,战龙长舒了一口气,脑海中还满是四娘风姿绰约的倩影以及两个极品萝莉妹妹幼稚可爱的身影,正在出神之际,猛然发觉四娘从外面走进来。  战龙赶紧将那方帕藏手枕头下面,再用被子将身体盖住,四娘满面春风走至近前,说:“六郎,是不是感觉身体舒服多了?”  战龙带着真诚的笑意,“四娘,真的很感激你啊。”  四娘说:“又跟我说外话?只要你能平平安安,四娘就放心了,对了,我的手帕呢?”  战龙心中一凛,支支吾吾说:“没有看……看见。”  “没看见?”  四娘奇怪地望向战龙,同时眼角一扫,看到战龙枕头底下露出的方帕的一角,四娘摇头苦笑,走过来道:“六郎,不是在这里吗?”  说着就将那一方丝帕抽出来,浓烈的栗子花味道,刺的四娘一皱眉头,她怎么也没想到,战龙居然会将雄性的精华爆射在这上面,但四娘是位人妻,马上嗅出这手帕上沾的是什么东西,眼睛中射出凌厉的目光,“六郎,你这小坏蛋,把我的手帕都弄脏了……”  战龙无限尴尬,恨不得躲入老鼠洞,不敢抬头去看四娘的目光,四娘并没有过多的责怪他,而是嘱咐他好好休息,手中拿着那一方沾满了战龙怒射精华的丝帕,缓缓地离去。  临近傍晚的时候,起风了,风越刮越大,伴着滚滚雷声,一场春雨哗啦啦降落下来,四娘举着一把花伞,提着食盒走进来,收起花伞将食盒放下,“好大的雨啊,将我的衣服都湿透了。”  她没有避讳战龙热辣辣的目光,将披在身上的海棠刺绣对襟脱下来,晾在屋子中。  眼前的四娘,绝对就是倾国倾城的美艳动人,身材极其修长,一身雪白的衣裙,上边还点缀着朵朵兰花,都是蚕丝绣上去的,湿漉漉的长裤贴着地裹在她玲珑曼妙的身体上,上身仅有一件半透明的月白色丝绸肚兜,被藏在里面的饱满的双峰撑的鼓鼓的,那破衣欲裂的一对怒峰有一半暴露在战龙眼中,雪白细腻,喷香迷人的乳沟,直叫战龙口水往肚子里一劲的咽。  胸部高挺,腰依然纤细,臀部圆满肥大,说不出的婀娜多姿,曲线曼妙,脸如秋水,目光妩媚,流转间,成熟妇人的风情算然散于无形,她娇嫩如婴儿肌肤一样的脸蛋,没有任何的胭脂水粉点缀,但是却比任何胭脂水粉的点缀都要美丽动人,娇嫩的肌肤简直就是吹弹可破,眉如远山,凤眸闪闪生辉,修长的琼鼻下,樱桃般的小嘴红润,富有光泽,令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修长的雪颈有如天鹅,臀部向外挺凸,将湿漉漉的裤子绷得紧紧的,显得格外纤细,笔直。因为沾了雨水的缘故,美好身形上,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欲望,恨不得扒开她的身上的衣裙,一睹里面迷人的风姿。而最最迷人的地方,四娘天生有一种贵气,圣洁、优雅,知性,又充满淑娴的母亲,令战龙产生一种恨不得骑在身下,狠狠蹂躏的感觉。  战龙生怕自己再犯下严重的错误,低下头不敢再看。  四娘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是魅光四射,还如以往一样,她只当战龙还是先前那个循规蹈矩,品行兼优的杨门六子,她却不知道,原本那个老实本分的杨六郎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极富心机,狡猾好色的新新人类。  战龙眯着眼睛,斜视着四娘成熟丰腴的玉体,“四娘,辛苦你了。”  四娘微笑说:“中午没让你吃饱,一定饿了吧?我亲手给你做的好吃的。”  四娘说着,红油烧里脊,清蒸大闸蟹,松仁香玉米,爆炒虾仁,还有一壶陈年佳酿和一瓦罐小米粥。“小坏蛋,饿了吧?看你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四娘弓着腰,站在战龙面前,将食盒中的好吃的一样样摆出来。战龙确实是垂涎三尺

>>>本文《四娘的艳史》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