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细松紧带怎么缝 图解_她越是哭泣求饶他越凶狠

原标题:


沈浪从怀中摸出一个怀表,时光倒流,思绪回到十几年前的一个傍晚

天空灰沉沉的,老旧的街道,浑身脏兮兮的男孩蜷缩在小巷子里,散乱的头发上还有几根枯黄的杂草,手里揣着一个刚偷来的面包。

 

行人来去匆忙,赶着避雨,没时间对这样的小家伙停驻脚步。

 

“轰隆!”

 

阴暗的天空电光一闪,突然响起了雷鸣声。男孩小手一抖,面包不小心从怀中掉落了下来,滚到了街角一边。

 

他急忙伸手去抓那个面包。

 

“那个”小女孩走了过来,透着轻柔的嗓音,大眼睛里带着一丝关切。

 

男孩拽紧面包,冲女孩狠狠地瞪了一眼。

 

女孩从小熊背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糖果盒,对男孩说道:“你吃奶油蛋糕吗?”

 

她看起来也就五六岁左右,两只粉嘟嘟的小手,捧着一盒透明包装的奶油蛋糕,粉扑扑的脸蛋有些不好意思。

 

天空依旧阴沉,老旧的街道,这个好想童话里走出来的天使一般的漂亮小女孩,成了男孩眼中唯一一抹亮光。

 

他知道女孩的这个奶油蛋糕从哪来的,是街头对面一家点心屋,摆在橱窗最高最显眼的地方。

 

“这个是草莓味的呢,很好吃的,给你。”

 

男孩看着小女孩洁白的脸蛋,突然一阵失神,立即摇了摇头,然后,却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他颤抖着的手,接过女孩手中的奶油蛋糕,男孩能闻到,从包装盒中散发的草莓香味。

 

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好饿。

 

小女孩很高兴的点了点头:“下次有空来这,我再给你一个好吃的草莓味的!”

 

男孩嘴唇微动,眼中的世界仿佛静止,心中洋溢着一股暖流。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路边,车窗打开,一名司机对着小女孩打着招呼。

 

“大小姐,您怎么又一个人来这里了?快下雨了,赶紧上车吧!”

 

小女孩傻笑着点了点头,裙摆随风吹动,她像小云彩一般的跑进了车里。

 

不过跑的时候,女孩掉落了一块怀表。男孩伸手想喊住小女孩,但车已经开走。

 

男孩走上前捡起那块纯金制的怀表,表盘的背景,正是小女孩天真可爱的照片。

 

之后的几天里,男孩每天都在那个小巷子里等着,希望小女孩能再次出现,他能将女孩遗失的怀表物归原主。

 

但等了一个月,男孩始终没有等到小女孩,却偶然等到了一个糟老头。

 

那个糟老头,就是沈浪的师父。

 

没有那个女孩,没有那块怀表,没有坚持一个月的等待,沈浪或许现在还流落街头,或许早就饿死了。

 

那个女孩就是苏若雪,正是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也是第一个给了自己温暖的女人。

 

苏若雪恐怕早就不记得这件事了,沈浪本想将这件事藏在心里,但偶然的一个机会,让他和苏若雪再次有了交际。

 

这场阴差阳错的婚约当然是有原因的,苏若雪的爷爷和沈浪的师父关系匪浅,这桩婚约就是他们安排的。

 

苏若雪现在的处境艰难,被某个背景很深的阔少逼婚。和沈浪,实则是苏若雪的爷爷为了保护他的孙女不受伤害而想的一出办法。

 

沈浪从未想过自己也会闪婚,因为想保护这个女人,他还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沈浪拿起手机一看,是熟悉的号码。

 

“师妹,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打电话了?浪哥,想我了没?”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如银铃般好听的声音。

 

沈浪叹了一口气:“师妹啊,我每天晚上太寂寞了,特别想念你。”

 

“少嘴贫了,就你还会寂寞呢,你不是有那个美若天仙的未婚妻陪吗?每天晚上让她给你暖被窝呗。”

 

听着电话里俏皮的声音,沈浪既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无语。

 

虽然他和苏若雪两人订下了婚约,但连手都没牵过,更不用说睡在一起了。

 

两人现在的关系不仅不像未婚夫妻,甚至连朋友都不如。

 

“对了浪哥,你不是缺钱花吗?要不要给你打个几百万过去?”

 

“不用了,你浪哥是纯爷们,可不好意思向小女人要钱。”

 

“谁是小女人了!”

 

“好好好,咱家幽儿是大美女。”

 

和师妹调侃了几句,沈浪挂了电话。

 

心情稍稍恢复了一些,沈浪其实是想好好经营一下自己和苏若雪的感情,但是有点力不从心。

 

晚上没吃东西,沈浪也有些饿了,他刚走出卧室,就听见大厅内传来笑声。

 

这笑声是苏若雪发出来的,非常好听,沈浪有些吃惊,这冰山居然也会露出笑脸。

 

不得不说,苏若雪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看,但是她从来没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

 

沈浪听力和普通人不同,隔着老远,他也能听出来苏若雪电话那头是个男人。

 

“文志哥别笑话我,这些年咱们都没,你现在还好吗?”苏若雪在电话里问道。

 

听着苏若雪声音中居然还带着一丝关切,沈浪心中一股怒火顿时就涌了上来。

 

虽然自己和苏若雪没有感情基础,但也本能的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叫别的男人“哥”,还和他有说有笑,沈浪忍不了。

 

等到苏若雪挂了电话,她瞥了眼走过来的沈浪,不冷不淡道:“晚上我要出去见下老朋友。”

 

沈浪面无表情的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苏若雪黛眉一蹙。

 

“我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夫,问问这个问题不算过分吧?”沈浪哼道。

 

苏若雪皱眉道:“他是我一个同学,名叫张文志。好了,你问完了吗?”

 

“难怪叫别人文志哥,这大晚上的,你该不会和你的文志哥去约会吧?”沈浪冷笑道。

 

苏若雪怔了一下,随即嘴角一弯,勾勒出戏谑的弧度:“呦,你还会吃我的醋呢?那我还真是受若惊啊。我告诉你沈浪,本美女的事你最好别管,文志哥最少比你这种男人强百倍!”

 

那个张文志是苏若雪的大学同学,约过她好几次了,自己都没时间,这次推脱不了,苏若雪才准备去应付一趟饭局的。

 

没想到沈浪居然会有这么大反应,苏若雪早看沈浪不爽了,借这个机会故意气一下他。

 

沈浪嘴角抽动了一下,突然按住了苏若雪柔弱的香肩,星眸中迸溅着火花。

 

“沈浪,你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苏若雪见沈浪霸道桀骜的目光,突然有些心慌起来。

 

“强百倍?女人,我倒要看看你说的那个男人是怎么比我强百倍了,如果没有,看今晚劳资怎么你!”沈浪阴冷道。

 
 

第八章

第8章高调

 

十分钟,苏若雪换了一身紫色长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比模特还要惊艳。

 

“死沈浪,臭沈浪,你有什么资格对老娘发火!”苏若雪咬着贝齿,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怒火,将边的枕头扔飞了出去。

 

刚才沈浪霸道的要求下,苏若雪只好答应让他一起去,并且以男女朋友的名义。

 

让那家伙去,估计也只会给自己丢脸!苏若雪闷闷不乐的走出了房间。

 

正好,沈浪这时也走出了卧室。

 

苏若雪本来还想捞到两句,但一见沈浪出来,她顿时怔住了。

 

今晚的沈浪,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身得体的休闲西装,还是纪梵希今夏流行的格子色休闲西装,和沈浪的身材搭配的十分完美,衬托的玉树临风。

 

深邃的双眸洞若星辰,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修长的身材,锐利的剑眉,五官仿佛刀刻般俊秀,但带着一丝凌厉和霸气,就这么大步走出来,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

 

尤其是男人刚刚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苏若雪敏感的闻到了一丝古龙水味道。

 

这这个看起来气质惊人的青年就是自己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未婚夫?

 

苏若雪有了一瞬的失神,不过又很快恢复了过来,这家伙打扮起来还有模有样的,不过再怎么装,也改变不了他恶心低俗的本质。

 

“好了女人,赶紧出发吧。”沈浪拍了拍苏若雪的肩膀,冷淡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