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强取豪夺的高干文推荐/有干过亲戚的进

原标题:


他心想,听故事也好,转移注意力。於是点点头。

“嗯,那我开始讲了。 ”刘芯儿清清嗓子,缓缓说道:“从前有一户人家,有爸爸妈妈,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共五口人,他们的生活很幸福,很开心。三兄妹感情深厚,不分彼此。特别是妹妹,被两位哥哥万分宠爱,有什麽好吃好玩的都先给她。

 

可是在妹妹十二岁的时候,悲剧发生了。那是夏天,一家人开车旅游,途经一个山区的时候,妹妹看到遥远的山上,开满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小花,她从小就喜欢纯白的东西,看到那些花儿,不知道为什麽,著了魔一样,特别特别想摘几朵回去。十七岁的大哥和十五岁的二哥为了心爱的妹妹,自告奋勇,前去摘花。谁知道那花儿看著近,实际离他们特别遥远。想著妹妹拿著花朵可爱娇美的小模样,两兄弟把心一横,越走越深,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

 

谁知道夏日的山区,阴晴不定,不多时,暴雨倾盆而至,山洪暴发。等一切平静下来,那两兄弟已经失了踪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妹妹呢,因为深深的自责,慢慢自闭,没过几个月,便成了植物人一般,对外界再也没有反应。就这样她日渐消瘦,不成人形,可怜伤心的父母,不光要忍住失子的悲痛,还要照顾病危的女儿,一瞬间苍老了。”

 

刘泽潜听到那妹妹成植物人,父母年迈的时候,心猛地一痛,见刘芯儿不说下去,急忙问道:“後来怎麽样?妹妹醒来了吗?”

 

“後来啊?不告诉你。”刘芯儿语气一转,从讲故事的悲伤直接变得调皮。

 

刘泽潜气极,沈默不语了。

 

刘芯儿不管这些,安稳地趴在他身上,眼神迷蒙,陷入了回忆之中。

 

第九章 禁忌的回忆H

 

   我静静在躺在水中央,宁愿从此长眠於此。水很温暖,平和,不像那日,汹涌如怪兽,吞噬了心爱的哥哥们。但怎麽能怪水呢,是我的贪心怪死了他们,我才是真正的凶手。我没脸再活著,我的心已经跟著哥哥们一同死去。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祈求上天,让我死後与哥哥们重逢,永远在一起。 我一直一直闭上双眼祈祷,不去听任何声音,不去感受任何触觉,我忘记了一切。然而有一天,我感觉一股热潮从小腹传送到大脑,这热潮打开了我所有的神经。我害怕地睁开眼睛,发现身体上面压著一个人。我想尖叫,却被他捂住了嘴。他说:“芯儿别怕,我是大哥啊。”定神一看,眼前正是日日想念的大哥!我的祈祷成功了,我终於死了,见到大哥了!满心欢喜的我扭动著身子想坐起来好好看看大哥,却不想体内有根硬硬的东西让我难受极了。大哥用力抱住了我,他一边吻著我的额头,一边安抚:“芯儿,对不起,是大哥的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