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好热动态图片_揉腿却揉到两腿之间是湿的\男主二

原标题:


似乎想伸出手来拉我,以手引路,可手一伸就不好意思,收回了。

 

她可真是有意思。应该是个比较体贴的女人,对待陌生朋友就是如此,我跟她来到了卫生间。

她指着卫生间说:“我当时没留意,现在我不想把浴缸放这边,还有,这个台子不想这么高,尽量可以伸手摸到,还有能不能再加个壁灯,有花的那种——”,她一口气讲了好多,不时地抿嘴微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

 

见我在思考,她又说:“我昨天看了本装饰方面的书,在里面看到的,感觉很喜欢!”

 

我心想只要你有钱,见到喜欢的就改,那你就折腾吧,谁还跟钱过不去啊!

 

我说:“没问题!”

 

即使有问题,我也不说,在学校里的时候,梦想为设计献身,工作以后是,设计为客户献身,只要客户花的起钱,贴金砖,钻石都能给她搞,并且我发现她说的也的确有道理。

 

这个女人还真不俗!

 

我征求她的意见说:“我画个速写图给你吧!有些想法也许只有出现具体的形像才能知道好不好。”,她笑笑说:“好,好的,真是谢谢你了。”,说着对我蹙眉一笑。

 

如果不是她那种高贵的气质掩饰,她真的是个会让男人心乱身麻的女人。

 

“可爱的狐狸,呵呵!”,我在心里笑着,但马上拿出纸很快地给她画了下,我画的时候,她在旁边低头看着,靠得我很近,我发现她真的很高,比我似乎还高一些,我并不是那种高大的男人,只有一米七二,但还算英俊帅气。

 

她突然伸出手来,放到上面,她的手很白,很丰满,像是婴儿的手,真想不到这样年纪的女人会保养的如此的好。

 

那身上淡淡的香味与她的面容配合的十分和谐,我并不是那种十分时尚的男人,但我知道那香水是CHANEL的。

 

“哎!”,她突然用手指着我的图,“不是这样的,可不可以让这个台子是圆形的,一边圆,四周方。”,她的建议很不错,看起来还真的很懂。

 

我站在那从她的手一直看到了她的脖子、耳朵,最后落到了那微微鼓起的胸口上,手竟然抖了下,我急忙说:“好的,好的!”,我按她的意思画了,但她还是不满意,十分专心地看着图,最后抬起头皱着眉头,“哎,感觉还是不满意!”

 

她可真是个挑剔的女人!可先前也没见她怎么挑剔,偏偏到了卫生间就开始折腾了。

 

这也不奇怪,对于这种喜欢享受生活的女人来说,不奇怪,卫生间是很重要的享受场所。

 

我被她弄的有些不太自然,我对她说:“别着急,我好好想想,一定让你满意!”

 

“恩,谢谢你了!”,她说:“来客厅坐吧,你坐沙发上想,我给你削个苹果!”

 

我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拿出根烟说:“可以抽吗?”,我烟瘾挺大,尤其做设计想方案的时候。

 

“没问题,抽吧!”,她呵呵一笑,坐到对面拿起一个苹果,又拿起了刀。

 

我摇了下头说:“别忙,我不吃。”

 

“没事,你慢慢想,我闲着也是闲着呢!”,她低头一边削苹果一边说。

 

就在我沉浸在构思中的时候,她说:“哎,给!”,她站起来弯腰递给了我,这次,我看到了她的……几乎全看到了,只是底部被蓝色的BRA包着。

 

看到蓝色,我似乎能确定她喜欢蓝色,车子是蓝色的,我给她做的设计主体是蓝色的,不知道她的小可爱是不是蓝色……

 

第三章

 第3章 让我叫她姐

 

我在心里呵呵一笑,但我立刻又严肃地说了声谢谢,从她手里接过苹果。

 

她这次坐到我的旁边,看我的图,两手抱在胸口,像个孩子一样地看着,这次她比较满意,一拍手,“对,就是这个样子!”,我终于松了口气,吃了口苹果。

 

搞定后,她开始抬起头来望着我,一笑说:“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才华。”,我被她说的不好意思,才华这个词,真是不敢当,我们就是混口饭吃,谁也没说要为设计做什么贡献。

 

“那我走了,明天我跟工人说,按这方案改,如果有问题,我再过来。”,我感觉似乎应该告辞。

 

“哎,这样——”,她慌忙从沙发的一角拿过包,又从包里拿出了大概有一千块钱对我说:“拿着吧,给你的,你等于重新帮我做了个卫生间设计,老板也不会多给你工钱,姐给你补上。”

 

她第一次说“姐”这个字,她用这个字让我感觉有些亲切,也想到这女人真会处事的。

 

我连忙推辞说不要,应该做的。

 

她用上牙齿咬了下嘴唇说:“没事,我又不跟你们老板说,你也是给人家打工的,不容易的。”我笑了笑,拿了那钱,心里想,不拿白不拿,谁让你这么大方。

 

接过人家的钱,我就话多了,也关心多了,“哎,怎么没见大哥在家啊?做大生意的吧,这么久也没见他露面。”

 

是的,从设计到施工我来过几次,可都没有见过她的男人。

 

前几次见面都是和主任一起来的,并说不上什么话,似乎对她也没多大感觉,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见到这样身材迷人的女人,怎么能没有想法呢!

 

她听了抿嘴一笑,把低微微低了下,然后抬起头说:“我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想我是不是问错话了。

 

“没事!”,她从桌上的果盘里拿出一个葡萄放进嘴里,咬了咬,很精致地吐出籽,然后慢慢地说:“如果是两个人,这么大的房子怎么会就我一人折腾呢?”,她说这话的时候没看我,不知是不敢看,还是很自然大方。

 

她没男人?不可能吧,这种女人会没男人?如果没,一定也是离婚了。

 

我也没再多问,四周看了下说:“其他的地方还都满意吧?”

 

“恩,满意,超级满意,比我想像的还好,多谢你了,我开始还怕遇不到合我心意的设计师呢,真是多亏你了,有机会姐请你吃饭吧!”,她看了我下,一笑说:“哎,你多大,有二十岁吗?”

 

“我都二十三了。”,我有些不服气地说。

 

“恩,小伙子!”,她抿了下嘴,对我一笑,眼睛一直看着我,“帅气的小伙子!”,她如此直接的夸奖把我弄的真的不好意思了,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直接的女人呢!

 

“没有了,就这样,一般般了,呵!”,我有些不敢看她,这个女人真是勾男人的魂,我把一只腿放到了另一条腿上。

 

第四章

 第4章 留我在家吃饭

 

我到如今都不知道,她说的话是不是在诱惑我,但我知道她是个好女人。

 

“有好多小丫头喜欢吧?”,她似乎很喜欢问这些。

 

“也不是,我都没女朋友呢!”,我刻意说了这句,男人大抵是一样的吧,面对美味的猎物,不管真想要还是假想要,都要给自己留下撒网的地方。

 

“不会吧!”,她皱眉一笑说:“现在的小丫头审美也太有问题了吧,你这么优秀!”

 

“姐,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那是我第一次叫她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这个姐,出于礼貌,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许能拉近跟她的关系也不坏吧,以后工作会有帮助的。

 

她被这个姐叫的很舒服,脸似乎红了,“恩,以后叫我眉姐吧,我叫何眉。”

 

“我知道,在协议上见到过你的名字,我叫于童,你也应该知道吧!”

 

“恩,小童!”,她竟然叫我小童,我真的不舒服了,感觉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个孩子。

 

这感觉在开始的时候真不好,我不喜欢她这样叫我,在家里只有我妈才这样叫。

 

“你家是哪的啊”,她一笑问我。

 

“本地的。”,我说。

 

“家里人都还好吧?”,她问。

 

我感觉她还真的挺会关心人,于是说:“爸妈原先是小学教师,现在退休了,家里就我一个孩子。”

 

“那他们肯定急坏了吧,年纪应该都挺大的,你应该早点结婚啊,老人最想抱孙子了。”我呵呵一笑,“我爸妈三十几岁才要孩子,是挺急的,可我没女朋友啊,这事急不得,他们托亲戚朋友给我介绍了不少,但都没成。”,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她聊这些,那晚真是怪极了,竟然不知不觉地一下子把心敞开了,也许在她面前,我不需要防备,她身上很自然流露出的感觉让我很轻松。

 

“那姐帮你介绍个,保证行!”,她特自信地说:“告诉姐,想要漂亮的,贤惠的,还是有钱的,姐认识的女孩子多着呢,几乎都没男朋友。”

 

我只顾笑,感觉真是有意思,没过十多分钟,她就对我如此关心了,难道她愿意做红娘,她自己都没男人。

 

后来我知道,她是真的想帮我介绍女朋友,那晚把我留下来就是这个目的。

 

“行啊,看着办,就是我家庭条件不怎么好,人家别看不起我。”,我不抱任何希望地说,一直偷偷看着她,她真是让人喜欢,她笑的如此有味道,嘴角弯弯的,真想上去亲一口。

 

“没事,姐认识的可都是好女孩呢!不会在意这个的。”,她呵呵一笑说:“哎,还没吃饭吧?”我笑笑说吃了。

 

“你就别骗姐了。”,她一笑说:“你等着,一会就好。”

 

“别麻烦了。”

 

“你跟姐客气什么啊,姐刚到这个城市,一个朋友都没,感觉你挺负责的,帮我做了这么好的设计,嘴又甜,才认你做弟弟,留你吃饭的啊,可没别的意思啊!”她低头抿嘴一笑,走进了厨房,我坐在沙发上,四周看了看,桌上有本舞蹈杂志,全是关于舞蹈的。

 

随便翻了翻,感觉没意思,于是站起来,往其他的一些房间看了看,又望了望通往二楼的楼梯,卧室是在二楼,室内结构我很熟悉。

 

最后就溜达到了厨房外面,我看到她系着围裙很熟练地炒菜,真没想到,她这么有钱,还可以自己做饭,并且看起来技术比我妈都熟练。

 

我双手抱胸靠在门边上看着她,她很认真,竟然大声说:“哎,小童,喜欢盐大点还是盐小点啊?”她以为我还在外面客厅。

 

我没说话,笑了笑。

 

她又喊了声:“你在干嘛呢?走了吗?”

 

我仍旧没出声。

 

她突然赶紧关掉火门,然后解下围裙,就猛地转身……

 

第五章

 第5章 不好意思了

 

很有意思,她转头就见到我站在门边一动不动,正直直地看着她,于是她就不好意思了,但马上皱起眉头,“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我呵呵地笑,她也笑了。

 

就在那刻,她的脸微微红了下,然后赶忙转了过去,背对我说:“出去玩吧,一会就好了。”我点了点头,走了出来,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姐,你电话。”“帮姐拿进来吧!”,她一点都不把我当外人,感觉这人很奇怪,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就这样使唤我,跟自己人似的。

 

我从包里套出了电话,无意掏出了一张名片,看了看,上面写着:“眉羽舞蹈培训学校校长——何眉”,我看了看,然后慌忙放进去,把手机拿给了她。

 

对于她的身份,她一直没跟我们任何员工说过,我们经理也不知道。

 

我把手机拿到她耳边,她在围裙上擦了下手,对我说:“不好意思,我接下”,我说没事,静静地看着她,她接过,说了声“喂!”,她晃着身子,歪着脑袋,笑着说:“妮儿,想妈妈了吗?”,我在电话里隐隐听到那边小女孩的声音,“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美国啊?”,“宝贝,妈妈也想你,很快,等妈妈忙完了,就过去,你听外公外婆的话。”,“恩,我会很乖的,妈妈,妮儿LOVEYOUVERYMUCH!”,“妈妈TOO!”,她有些搞笑地说。

 

接着是她爸爸接电话,她表情严肃地说:“爸,你跟妈身体还好吧?”

 

“好的很,小眉,爸跟你说个事啊!”

 

“说吧!”

 

“上次你李叔叔说想帮你介绍个男朋友,就你现在那城市的,你有空跟他联系下。”

 

“哦,我知道了,最近比较忙,学校刚办起来,事情比较多,等这阵子过去了,我考虑下。”

 

老人家似乎对她的回答不满意,嘀咕几句,意思是,你这孩子一点都不用心。

 

挂了电话后,她转向我说:“不好意思,家里打来的。”

 

我说没事,然后问:“给你介绍男朋友啊?”

 

她低头一笑,“姐也是人啊!”,她的意思似乎是话中有话,我能听的出来。

 

她见我没说话,转移话题说:“哎,会做饭吗?”

 

“不会,在家都我妈做的,我只会吃。”

 

“那可要学,会做饭的男人才讨女人喜欢,现在女孩子会做饭的很少的。”

 

“你不就会做吗?”

 

“姐可不是女孩子,姐是女人了。”她说话,似乎越来越暧昧。

 

我接上说:“看起来不大,很漂亮。”“别笑话姐了,不行了,姐都三十二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