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责打贱妾,夹好了别让掉出来_宝贝用笔夹住不能掉

原标题:


但一想到爸爸,一想到要挨打,我只能对他所做的一切视而不见。

 

除了他,学校里经常还有别的男孩子跑来和我说话,说要和我做朋友,我忍住心里的渴望恶声恶气地赶跑了所有接近我的男孩子。

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我恶劣的态度,反而给我起了个外号,“女王”,对我越发热情了。

 

期末考试的时候,我考了全级第一名。

 

爸爸很高兴,头一回吃饭的时候把我抱在怀里,一口一口的喂我吃,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幸福,仿佛坐在棉花糖铺成的云朵上,满心满眼的梦幻。

 

而此时的我并不知道,我已经打破了这个家里长久以来的平衡。

 

在其他女孩子的眼里,爸爸给予我的爱,过于多了,多到她们敏感的感受到了威胁。

 

第一个来对我示威的人是叶初雪,自从上次姨姨因为我挨打后,她就一直没有给我过好脸色,如果爸爸不在,她对我的态度就像是对待空气一样。

 

当时我正喜滋滋的对着成绩单傻笑,她门都没敲就闯进来,在看到我手里的成绩单后脸黑的就像是鞋底一样。

 

“不就是考了个第一嘛,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她一脸不屑的看着我。

 

我平时有点述她,但这个第一是我努力了很久才得到的,我想也没想就顶撞了她。

 

“那又怎么样,爸爸喜欢就行。”

 

这一句话就像是戳到了她的要害一样,她顿时疯了一样一把抢过我的成绩单,几下撕成了碎片。

 

“爸爸才不喜欢这个,爸爸喜欢的是和我一起睡觉,你知道爸爸亲我摸我的时候爸爸是什么表情吗?比看你成绩单的时候笑的高兴多了!”

 

第七章

### 007命运翻手为云

 

我楞在那里,努力的琢磨着她的意思,却怎么也不明白。

 

这沉默落在叶初雪眼里,无疑是对她耀武扬威的一种不屑和藐视。

 

她高高的抬起手,对着我的脸,啪的一声扇了下来,我的左脸被打歪到一边,火辣辣的疼,她是用尽了力的。

 

“哇——”我扯着嗓子哭了出来。

 

听到我的哭声,叶初雪急了,使劲的推搡着我,把我推到床上,抓起铺开的被褥就往我头上蒙。

 

刺耳的哭声透过被子变成了闷着的哭声,平时柔软服帖的被子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手脚胡乱蹬着,想掀开头上的被子,却无济于事。

 

“叫你跟我抢爸爸,叫你表现。”叶初雪的声音穿过被子落在我的耳朵里,像极了童话故事里恶毒的皇后,完全不复头一次见她的优雅矜贵。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乎过去了几秒,我的眼前开始模糊,挣扎的四肢也脱了力,直到叶初雪猛的揭开头上的被褥,大量的空气灌进我的喉咙,我才再一次清醒过来。

 

“我去陪爸爸睡觉了,你最好记住了,要是敢跟我抢爸爸,我就捂死你!”

 

缓过气的我被吓傻了,我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瞅着地上散落的成绩单的碎片,哭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管我做什么,都会惹人生气,为什么总有人对我不满意,我只是想让爸爸高兴,从来没想过要跟初雪姐姐抢爸爸,为什么她要误会我?

 

我一边哭一边下床把地上的碎片拢到一起,捡起来全部装进了铅笔盒,这是我头一回努力得到的东西,虽然碎了。把铅笔盒放进书包的时候,我瞥到了一张蓝色的卡片。

 

我疑惑的打开,卡片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字。

 

“叶茹雪,对不qi,妈妈说不可以suibian叫女hai子女朋友,我向你daoqian,你不要生气好吗,我hai是xihuan你。”

 

看着卡片上拼音和汉字混合在一起的滑稽,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鼻涕吹了个大大的泡泡,心里却觉得甜甜的。

 

我把卡片偷偷的藏在了放文具抽屉的最底下,没有跟任何人说,把这张卡片和萧景灏都变成了心底的小秘密。

 

自从叶初雪差点闷死我后,我就开始躲着她了,不光躲着她,也躲着爸爸,除了认真的上爸爸安排的那些才艺班,其他的时间都窝在卧室里看书。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三年里每一次考试我次次都是全级第一,只是我不再用有意用来讨爸爸欢心了,爸爸想起来问了,我就回他,没想起来的时候,我从来不主动说。

 

考第一的想法,已经从最初的讨爱变成了让我自己开心的事情。

 

我还是不懂姐姐们为什么总是会突然生气,总是会迁怒于我,但我也慢慢学会了一套应付她们的方法,尽量不惹到她们。

 

这三年,萧景灏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给我买早餐,每次帮我做值日,有时候给我写卡片,只是内容已经从最开始的道歉变成了说要好好学习,长大后要娶我了。

 

歪歪扭扭的拼音夹杂汉字也变成了清秀有力的字迹。我从来没有回复过,但是把每一张卡片都好好的收藏在抽屉的底层。

 

一切似乎都变好了,直到有天我在浴缸里泡澡看书的时候,爸爸又进来了。

 

班里其他小孩子们聊天的时候,我听她们说过男女有别,女孩子不能和爸爸一起洗澡。所以我内心是有抗拒的,但是我不敢跟爸爸争辩,更不敢把这些话说给爸爸听。

 

姨姨说过,要做爸爸的女儿,就得所有事情都听爸爸的,就得让爸爸开心。

 

于是我慢吞吞的放下书,从浴缸里出来帮爸爸脱衣服,扶着爸爸的手踏进浴缸。爸爸闭着眼睛靠在浴缸上,似乎很累的样子。

 

我跪在一旁帮爸爸捏肩,不一会儿就听到爸爸轻声打鼾的声音,我悄悄起身,打算穿衣服出去。

 

t恤刚套在头上,身后爸爸沉沉的声音就吓了我一跳。

 

“过完年茹雪就十岁了吧。”

 

我飞快的把t恤拽下来抱在怀里,转身对上爸爸黑漆漆的眼睛:“嗯,过完年就虚十一岁了。”

 

我自以为自己有小聪明,故意说虚岁给爸爸听,爸爸听了后就会意识到我已经长大了,不适合再和他一起洗澡了。

 

可是头脑简单的我忘了,如果爸爸会意识到这一点,那其他几个姐姐十几岁了还和爸爸一起洗澡是怎么回事?

 

愚蠢的我,就这么将自己送上了爸爸的毒手。

 

“虚十一岁了啊。”爸爸絮叨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复杂的我看不懂,半响,他才朝我摆摆手,“你过来。”

 

我听话的走到爸爸面前,猝不及防的被爸爸一把拽进了浴缸,怀里的衣服湿了个透。

 

“倒是真的长大了。”爸爸的手直接放在了我的胸前,不轻不重的按压着我胸前的小疙瘩。

 

我发育的早,十岁的时候胸前已经有了小疙瘩,刚开始我还以为我生病了,一脸害怕的告诉姨姨,后来才知道,原来女生都是这样的。

 

爸爸的手来来回回的动作着,我低着头咬着嘴唇默默承受着,心里觉得可奇怪了,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更不敢说,不敢表现。

 

过了好一会儿,爸爸才停下动作,他的手顺势滑到我的脸上,盖住了我的眼睛。

 

顿时眼前黑漆漆一片,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温热的水和爸爸烫烫的掌心。

 

迷糊中,我的一只手被爸爸牵了过去,按在什么东西上,爸爸的手包裹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一个摩擦的动作。

 

“来,叫声爸爸听。”爸爸的嗓音竟然变得嘶哑。

 

“爸爸。”我听话的出声。

 

“多叫几声。”

 

“爸爸,爸爸,爸爸……”我不明所以的服从着爸爸的命令,一遍一遍的叫着爸爸,直到听见一声闷哼。

 

“爸爸果然最喜欢茹雪了。”漆黑一片里我看不见爸爸的表情,只能听到爸爸满足的声音。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猥亵这个词,更不知道什么是恋童癖。我只是傻傻服从,听话,以为开始了新的生活,以为摆脱了婊子的称号,却不知道,命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我从一开始,就是饱含恶意的。

 

那天从浴室里出来后,爸爸和姨姨单独谈了很久的话。姨姨回来的时候,眼眶是红的。

 

我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怯怯的问姨姨怎么了,是不是我又害她被爸爸骂了。

 

姨姨摇摇头,露出苦涩的微笑,说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心里难受。

 

后来我才知道,姨姨是照顾我太久,对我有了感情,当时爸爸叫她开始教我男女方面的知识时,她反抗了,但是爸爸权大势大,只一句威胁姨姨就不再多求情了。

 

她哭,是为我心疼,是为她自己的懦弱。

 

在这件事之后没几天,又发生了另外一件震惊所有人的事。

 

我们学校里,有个六年级的女孩子,跳楼自杀了。

 

女孩子的父母在学校里大哭大闹,花圈摆满了校门口,说自己的孩子不能就这么没了,哭着喊着要学校给个说法,。

 

但是没有人能说出为什么。女孩子是放学昨晚值日后,从七楼的窗户里跳下去的,跳楼之前,甚至都收好了课本装好了书包。

 

学校里有传言说,女孩子被鬼魂缠上才跳楼的,也有传言说,女孩子是暗恋某班男生被拒绝,一时想不开跳楼的。

 

众说纷纭,没有任何证据。

 

但是我,总觉得,自己似乎知道点什么。

 

第八章

### 008年少懵懂无知

 

第二节课大课间休息的时候,班上的男孩子追来跑去,女孩子在唧唧歪歪的说八卦,郝一佳转过来两只胳膊肘拄在我桌子上,一脸衰样:“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林美美了,梦到她站在主席台上示范早操,把我吓得哦!”

 

我没接话,听她继续说:“实在是不明白啊,林美美长的那么好看,有什么想不开的啊,我要是有那么好看,天塌下来我都不怕!”

 

听见她说林美美好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比我们大几届的女孩子花朵一样美丽的脸,以及那天我听到的一切。

 

那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叶初雪又阴阳怪气的威胁我,于是我晚上放学后没有立即回家,打算写完作业再走。

 

一写一个小时就过去了,我背着书包下楼后突然尿急,只能就近去了老师们的办公楼。

 

那天真的是很巧,一楼的厕所门不知道怎么锁上了,我只能上了二楼,二楼是校长还有教导主任们的办公室,我有点怕,但又憋不住,只能轻手轻脚的溜进厕所,冲完水准备走的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和一个女孩子的哭声。

 

顿时吓得我直挺挺的站在隔间里,大气都不敢出。

 

我听着那女生哭的很伤心,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正打算出去安慰她,刚踏出半步看到一个衣角,这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吓得我顿时缩了回去。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刚才不是还叫的挺欢嘛,怎么哭了?”

 

女孩不说话,就一直哭。

 

男人的声音发了狠,“你再哭信不信我在这里弄你!”

 

女孩抽抽噎噎的声音慢慢小了,外面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停下来。接着,两人的脚步慢慢远了。

 

躲在隔间里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等到完全没有声音的时候,我才一点一点挪出隔间,飞奔着离开了办公楼。

 

就在校门口准备上车的时候,红肿着眼睛的林美美从我面前走了过去,我顿时睁大了眼睛,那件粉色的蓬蓬公主裙,就是我刚才瞥到的。

 

没想到林美美这样的三好学生也会被教训啊,我当时心里是这么想的。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我忘在了脑后,直到林美美跳楼后,我才再一次想起来。

 

我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语文课本,不知道要不要把我知道这件事告诉老师。

 

犹豫了一天,第二天周六了,要开始学习爸爸说的什么新东西了。

 

鉴于我学习好,爸爸批准我可以周一到周五好好学习,周末跟着姨姨学习新东西,并且把原来报的几个兴趣班都停了,只留了一个跳舞的班。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学的那些东西,有多么的可怕。

 

周六早上吃过饭,我带着一颗好奇的心,跟着姨姨上了三楼。

 

我早就被告诉,三楼是爸爸工作和睡觉的地方,不能轻易上去,所以这还是我来叶家后头一回上三楼。

 

并排的几个房间门都关的死死的,姨姨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一间,旋开门侧身让我进去。

 

这个屋子和我见过的都不一样,门口正对面就摆着一只黑色的大铁笼子,笼子底还铺着白色的毯子,有点像漫画书中的那种,笼子旁放着一架躺椅,很宽大,上面同样铺着毛茸茸的毯子,除此之外,整个屋子里,就只有一个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大柜子。

 

我打从心底发出一声惊叹,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姨姨已经走到了我面前,手里拿着一个本子。

 

“跪下。”姨姨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冰冷。

 

“啊?姨姨你说什么……”

 

“跪下!”

 

我话都没说完,吓得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

 

“跪直了。”

 

我偷偷咽了口口水,脚尖绷直,挺直了腰背。

 

“接下来我说的话,每一句,你都要牢牢的记住,听到了吗?”

 

“……听到了。”我不知道姨姨到底在做什么,心里虽然很不解但嘴上还是乖乖的应了。

>>>>本文《头牌》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