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穷酸秀女婚外不自禁全文|一边顶一边吃饭

原标题:


躺下之后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也是没什么力气的低语。

 

我把台灯拧暗了一点,坐在床沿打量他。

齐左其实长得十分俊俏,五官轮廓分明,剑眉微扬有些狂野不羁的意味,夜幕里暗地为他倾倒的大有人在。

 

只是他平日里不善言辞,前后又总跟着凶神恶煞的阿德他们,看起来极其不易亲近,所以也没人有胆子真的去招惹他。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站在我那被讨债的人砸得凌乱的破旧出租屋里,却丝毫没有格格不入的不自在感。

 

闲庭信步一般越过被摔在地上的杂物,走到我面前问我要不要跟他走。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帮我还债。除了让我假装做他的情妇,他也没提过其他要求。

 

我没有什么值得人惦记的东西,自然也就没想着在这个问题上面费多少心思。

 

此刻他那双总是散发惊人气势的双眼紧闭着,脸部刚毅的线条也在暖黄色灯光的映衬下柔和了不少,整个人就像个无害的邻家大哥。

 

我看着他呼吸逐渐平缓,显然又睡了过去。这才走出卧室,缩回沙发上补眠。

 

早晨是阿德的敲门声叫醒了我。有了半夜的那段插曲,很明显后半夜我睡得死沉。

 

阿德应该是在门外敲了好一会儿才迎来开门的我,进门第一句话就问我要开门钥匙。

 

面对比我高了将近两个头,身高马大又面色不善的他,我敢怒不敢言,很怂地把最后一把备用钥匙给了他。

 

跟着阿德进来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手里领着医药箱,进门就直奔卧室而去。

 

我看他们要给齐左换药,便没进去凑热闹,转身去了厨房想给他找点吃的。

 

等我端着盘子走进卧室的时候,三个大汉齐刷刷扭头看我,阿德眼里还有显而易见的责备。

 

换下来的纱布上沾染着血迹,昨晚半夜那一番动作应该是扯到了伤口。

 

当时齐左一点疼痛的意思都没有表达出来,我也就根本不记得掀开被子检查一下他的伤势。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纱布上的血迹染透了,有点触目惊心。

 

我尴尬的轻咳了一下,想把盘子里的食物递给齐左将功补过。

 

他此时已经背靠着床头半坐了起来,裸着上半身,腹部缠了一大层的白纱,眼眸低垂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阿德看了眼我手里的面包,有些不可置信,“你就给左哥吃这个?”

 

我也看了一眼盘子里烤过之后又精心涂了果酱的吐司,很想回他,他左哥昨天早上也只给我吃这个来着,我至少还加工了一下。

 

“家里没别的吃的了。”剩下这点面包,还是齐左带过来的尾货。

 

阿德还想再说什么,齐左已经回神看向我,“没事,拿过来吧。”

 

我把盘子递给他之后就转身出了卧室,还体贴地带上了房门。

 

能看出来他们不仅仅是来换药那么简单,而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听他们的“私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