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够了不要太深了_古言男主每天强女主

原标题:


让何丽更加用力的抓住自己的坚硬钢铁,一边卖力的扣动着喷出水渍的洞口,一边看着自己的那根粗壮苦瓜在何丽的无骨小手中进进出出。

 

何丽不断娇喘呻吟,老罗不再刺激那颗敏感肉粒,而是将两只手指刺入了何丽的湿润甬道之中。

何丽的甬道内无比紧凑,老罗的两根手指在里面被嫩肉不断挤压吮吸,让他的坚硬苦瓜更加刚硬起来。

 

当第三根手指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入潮湿甬道之后,何丽突然高高拱起了身体。

 

老罗淫邪的笑了一声,在何丽胸口狠狠咬了一口,何丽闷哼一声,他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抱着何丽将她扔在了沙发上。

 

何丽刚刚坐了起来,老罗突然跪在地上,用双臂分开何丽的两腿,一头就扎进入了两腿之间卖力的吮吸起来。

 

“真香!”

 

老罗将温泉口渗透出来的晶莹液体全都咽进了肚子,腥香的味道让他流连忘返,他伸出舌头,直接捣入了何丽的最深处,不断在里面捣来捣去,身体内部的舒爽刺激让何丽夹紧了双腿,用力压着老罗的脑袋,和自己的两腿之间无缝结合。

 

“老罗,再深一些,好舒服,我已经半年没有这么舒服过了,我快要飞起来了,快点,再快点,我快要升天了……”

 

何丽不断娇喘,老罗的动作也更加卖力起来,他的舌头好像按了电动马达一样快速的拨撩着甬道内的肥美嫩肉。

 

一阵阵浪潮随着何丽失声呻吟倾斜而出,老罗来不及躲避,被喷涌出来的水流激射的满脸都是。

 

他依依不舍的将舌头从何丽的甬道内抽了出来,将脸上的水渍擦拭干净,老罗舔着嘴唇淫笑问:“何小姐,爽吗?”

 

何丽有气无力的半躺在沙发上,高潮过后,她的力气被抽离的干净,早就没有力气讲话了。

 

老罗看着刚才淫言乱语的绝美娇躯一颤一颤的躺在沙发上,他直起身子吸食着另外一只豪乳。

 

老罗挺着宽厚的腰部,将早就坚硬如同的擎天柱搭在何丽下腹的黑色丛林上来回耸动。

 

黑色丛林已经被粘液涂满,擎天柱从一根根卷曲的毛发中穿过的时候,一阵阵酸爽的感觉让老罗更加卖力的吮吸起来。

 

何丽高潮完毕,第二波欲望又被老罗给带动起来。

 

她坐在软床上紧紧抱着老罗的脑袋,迎合着他下体的耸动。

 

老罗的擎天柱已经彻底充血,他迫切的想要挤入何丽滑嫩的甬道内,尝试着被吮吸的快感。

 

老罗吃力的探出一只手,紧握粗壮的苦瓜对准了何丽流汁的蜜洞口,腰部慢慢用力,苦瓜挤开两片薄肉,朝里面慢慢滑去。

 

当鸡蛋大小的顶端即将要进入何丽最为潮湿润滑的甬道内时,何丽的身子突然一个机灵,她猛地松开了紧抱老罗脑袋的双臂,费力挣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老罗的擎天柱无法进入朝思夜想的蜜洞之中,耷拉在半空不断抖动。

 

12

何丽急忙说:“老罗,我们已经过头了,不能错下去了。”

 

老罗压抑在心头的火焰无法彻底点燃,他抱着最后一丝侥幸说:“何小姐,我们已经都到了这一步了,难道你还害怕啥吗?”

 

何丽闭眼说:“我已经结婚了,我有丈夫,我不能做出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这有啥?你丈夫不能满足你,只有我才可以,难道你就不空虚寂寞?我现在可以满足你的空虚,让你的身体充实,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不行。”何丽依旧坚持己见:“可是我丈夫就在家里,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老罗长叹一声,刚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击入洞,可自己却没有把握好这个绝好的机会,只能任由机会从眼前离开。

 

孤男寡女一丝不挂的共处一室,老罗再也承受不住这具酮体的诱惑,猛地将钢枪对准了鲍鱼,直接就刺入了进去。

 

何丽被这猛烈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喊道:“老罗,你疯了,你能不能轻点?”

 

何丽被老罗疯狂的撞击着身体,娇喘连连,无力的躺在软床上,任由老罗将钢枪送入甬道的最深处。

 

姜桂之性,老而弥辣。老罗见到何丽还在和自己死撑着不放,越发激起火气。双手抓住了她的两瓣桥头,奋力一顶,将整个钢枪全根没入。

 

何丽浑身一僵,几秒过后,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清澈水流狂喷而出,绵绵不绝,下体一个痉挛接着一个痉挛,快活得几乎要死,两眼已经不自主地翻白了。最后,终于再没有一丝力气,晕了过去。

 

老罗再也不能把持,猛烈的快感让他的快感达到了巅峰,随即爆发,全数涌入了何丽的甬道深处,然后伏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许久之后老罗睁开眼后,首先想的是“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不过,何丽横陈的娇躯和房间内淫秽的味道,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何丽如一只睡懒觉的小猫,依然未醒,蜷缩在他的怀里,而他则有机会第一次仔细打量她。尖尖的脸蛋,紧闭的细长的双眸,秀而挺拔的鼻子,小而好看的嘴,还挂着甜甜的笑容。

 

老罗也有些意外,想不到睡着的她和平时判若两人。也许是她闭着眼的缘故,因为她的目光总是流出与年龄不符的妩媚,从而影响了整体。

 

这时,何丽嘴里发出了一些呢喃声,翻了个身,从老罗怀里坐了起来,盯了老罗好一会儿。

 

“老罗,真想不到,原来你是这么强。”她突然奇怪地笑了笑。

 

何丽笑着,趴在老罗身上,张嘴在他肩上就是一口,老罗忙说:“谁让你勾引我的?刚才是不是很生猛?”

 

他还能说什么。

 

忽然,他脑中出现了一句话,是原来上学时背过的,不知怎么这时候突然想了起来,低声念了一遍。

 

何丽有些奇怪,“老罗,你刚才说什么?”

 

老罗声音放大了些,又说了一遍。这次何丽听清楚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

 

何丽已经离开了,是带着满足的神情和虚弱的步伐走的。

 

老罗的头脑也从刚才的激情中,逐渐清醒,他偿夙愿得到了何丽。

 

很快的,两天的时间过去了,平平静静的两天,什么也没发生。

 

老罗因为发泄过慾火,这两天过得比较舒服,早晨睡觉起来也不至于那么难受了。也见了何丽几次,但她什么表情也没有,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这让他松了口气,但也有一点失望。

 

又是两天过去了,老罗开始感到了不安和烦躁,不为别的,因为他的“老毛病”又犯了。睡觉起来,胯间又恢复了前些日子的一柱擎天。

 

本以为发泄过一回,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谁知正好相反。钢枪胀硬时的难受,闭起原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夜深了,老罗又喝了第三杯凉水,才暂时压住了发热的身体,准备睡觉。

 

“砰砰砰”一阵敲门破坏了他的睡觉计划。

 

13

老罗奇怪地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人,他愣了愣,有些出乎意料。

 

“何小姐!你……”声音微微带着些颤抖,但他自己没有发觉。

 

何丽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显然是刚从家里出来。她快速地走了进来,然后关上门,才对老罗笑了笑,“呵呵,想不到我会来吧!”

 

“这么晚了,有事明天说吧。”他强自镇定。

 

“好了好了,在我面前不用装了。我可是趁其我老公睡着了,才过来的。”脱去了睡衣,露出了只穿着内衣的身体。

 

老罗看得呆了呆,才开口:“何丽,我们有一次就可以了,不要在这样了。”

 

“少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何丽满不在乎的,又上前摸住了他的裆部,嘻笑道:“老罗,你想当好人,可是你的兄弟出卖了你哦!”

 

老罗开始崩溃了,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被轻易撕破,多ㄖ来的漪念再也难以压抑。

 

看到这种情况,何丽显得很满意,握着裤裆的手开始套弄起来

 

其实,自从上次和老罗发生了关系后,何丽也曾后悔,心里直怪自己,竟然让这地位低下的老头得到了自己人人羡爱的身体,而且还是主动倒贴,一想起来就觉得郁闷。

 

虽然,和他做时产生的空前快感,在现在想来是那么回味无穷,但是总认为自己吃了大亏。

 

几天过后,自己的欲火又周期性的上涨了。找丈夫做了几回,觉得他变得更弱了,更不能满足自己。这样忍了几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今晚在确定丈夫都睡着了以后,便偷偷地溜了出来。

 

胯下熟悉的快感不断传来,老罗微喘着享受着,过了一会儿,终于难以自禁,把何丽推到了床上,扯去她身上的衣服,害人也好,堕落也罢,在这一刻都已微不足道,剩下的只有满腔的欲焰。

 

很快两人就一丝不挂,老罗让何丽的双腿夹在了腰间,直接便刺入了他的身体。

 

“啊”何丽美得双目一翻,发出满足的声音。

 

箭在弦上,老罗也不再犹豫了,奋力一顶直接来到了尽头,然后开始快速互动起来,发泄无尽的欲望。

 

何丽疯狂喊叫,身体内一股股激流流窜而出。

 

受到灼热的冲击,老罗只是身体微抖了一下,继续有力冲刺着。

 

何丽很快又进入了状态,美得无以复加,两腿一伸勾住了老罗的腰,屁股上下挺送着,配合他的动作。

 

疯狂运动了数百次,何丽身体酸痒无比,体内再次涌出了一股清澈液体。

 

连泄两次的何丽,显得有些娇弱无力,很难得到满足的她,在老罗的面前却是那么容易高潮。

 

老罗看着她高潮后迷醉的双目,嫣红的脸颊,却仍旧吃力地把丰臀撞向自己,老罗顿时兴奋起来。

 

何丽极为满足,浑身无力地倒在床上,勾着老罗的两条腿也软了下来。

 

“老罗,你真是好强,你是我见过最强的男人!”

 

没有男人不喜欢听这句话的,老罗也是一样,脸上虽没露出什么,心里却很高兴。

 

就在老罗高兴的时候,何丽提了一个让他吃惊的要求:“老罗,我要小便,你快抱我去厕所!”

 

“你你说什么”

 

“抱我便啊!人家被你弄得那么惨,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何丽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由分说,两腿又缠在了老罗腰上,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老罗无法,又想现在这么晚了,不会有人,便答应了。

>>>>本文《错爱》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