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都上课了还做这么污的事|丫头 给我生个宝宝

原标题:


他温柔,浪漫,有才,帅气,是个难能可贵的如意郎君。我配他,属于飞上枝头做凤凰。

 

我们在两方亲友的见证下举办了一个温馨的婚礼,婚后我们也很幸福,唯一让我有点不安的就是我们并没有领证。

起初我还时长催促林清明和我一起去民政局登记,可他是干工程的,工作太忙,经常出差在外。一年有大半的时间在外面,偶尔回来一次也是半天待不了就得走。

 

我最好的朋友姜雅雅对我说:“安妮,男人久不回家,十有八九是在外面养了小的了。”

 

这句话就在我心底扎了根,抽枝发芽,不断生长。

 

一旦你开始怀疑一个人,他所作的任何举动都变的可疑起来。

 

九月末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在接到姜雅雅的一个紧急电话后,我扔下打扫一般的屋子,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就跑出了家门。

 

我在蓝盛大厦的楼下看到了我的丈夫,对我说去厦门出差了的丈夫,此刻正搂着一个身姿曼妙,气质出众的女人从商场的旋转门走出来,有说有笑的。

 

那俩人站在一块,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路过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我在低头看看自己,连冲上去质问的勇气都没有。

 

那一刻拍打在我身上的雨滴里似是藏了针,根根埋入肉中,刺入肺腑。

 

全身都痛,痛彻心扉。

 

姜雅雅把抖成筛子的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

 

当晚我高烧将近四十度,一个人躺在空荡冷清的家里,仿佛死了一样。

 

半个月后林清明“出差”回来,进门第一件事先把我抱起来转个圈,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宝贝,有没有想我?”

 

我熟练的露出练习了半个月的开心笑容,搂着他的脖子说:“想,想的心都要碎了。”

 

林清明满意的在我嘴唇上狠狠的啄了一口,然后唇瓣沿着嘴角滑进了我的脖颈,呼吸开始加重,像个饥饿许久的狼狗,啃的非常用力。

 

他托着我的屁股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大步朝卧室走去。

 

临近门口我一把抓住了门框,“我大姨妈来了。”

 

林清明眼中的情欲立刻被扫的一干二净,他将我放下,大步朝浴室走去,“那我去洗个澡!”

 

我背着浴室直挺挺的站着,手背在嘴唇上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蹭的疼了才停下。一想到他这张嘴还吻过其他的女人,我就觉得恶心想吐。

 

即便如此,我还是盼着他能浪子回头。

 

毕竟我们结婚了,我还爱着他,我不想这个家散了。

 

晚上睡在一张床上,我久久难眠。

 

看着他放松的睡颜,我忍不住轻轻抚摸着他下颌角的青胡茬。他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不然怎么都没有发现我瘦了十几斤。

 

林清明翻了个身,长臂一览将我搂在怀里,手掌挑开睡衣下摆伸了进去,搓揉了两下他又起了反应,一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用下身狠狠的顶着我:“大半夜的不睡觉,是不是痒了,想被干?”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听着他嘴里说出的龌龊话,恶心的感觉再次袭来。

 

我实在忍不住心底百蚁啃食般的难受,轻轻的问他:“老公,你在外面那么久,都是怎么解决这种事情的?”

 

我还期盼着能得到一句坦白,只要他老实交代,我就掀过这篇,忍气吞声的继续过日子。

 

可林清明黑沉沉的眼睛打量了我一阵,忽然坏坏的一笑:“我有五姑娘,你忘了。”

 

“就没想过找个小三?”

 

我的话音方落,林清明立刻捉着我的手摁在他自己的胸口:“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外面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我怕染病。安妮,我爱你,此生有你一个我就足够了。”

 

“我有哪里好,值得你为我付出这么多?”

 

“在我眼里,你浑身都是宝,特别是这对胸和这双腿,够我玩一辈子……”说着他贱贱的一笑,开始对我上下其手。

 

可却激不起我任何的情欲,反而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着说不要。我也很顺从身体的将他推开,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我困了,睡吧。”

 

“安妮,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怪怪的?”

 

“没事。”

 

“是不是在家呆的久了,别总胡思乱想,我是爱你的。”林清明从身后抱住我,我双眼空洞的望着黑暗中的前方,觉得心口的位置像是被剜了个洞,就算补全也会留下一个狰狞丑陋的疤痕,再也恢复不到从前。

 

我想了一整夜,第二天又和林清明旧事重提。

 

“今天是周三,民政局正好上班,我们去把证办了吧。不然等来年生了宝宝,该落在谁的户口上?”

 

林清明看了一眼腕表,非常抱歉的对我说:“宝贝,今天可能不行了,刚刚接到领导的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