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小受软软攻很宠*医疗室play道具走绳结

原标题:


找机会把她哄高兴,然后一起滚个床单啥的,简直不要太好。

 

通往女监的路并不好走,路上坑坑洼洼不说,小中巴颠簸摇摆而且憋闷。

 

还没走上一半的路程,金苗就出现了晕车的迹象。

 

让金苗靠在我的肩膀上,闻着她呼出带有幽兰清香的热气,我感觉有点魂不守舍。

 

知道晕车的滋味不好受,我不想让她忍受这份煎熬,转脸对她说:“金苗,我以前学过按摩,要不我帮你按一下,或许你会好一点。”

 

金苗似乎已经习惯对我的依赖,贴着我的脸点点头。

 

我让她侧过身子趴在我的腿上,开始针对性的,给她按摩头上的穴脉。

 

对于按摩手法,我不敢自称老道,但按哪里起什么作用,还是很清楚的。

 

在金苗的太阳穴和后脖颈上,按压了不到几分钟,我感觉她的晕车症状,就得到了明显的缓解。

 

其实这很简单,只看她软塌塌的在我腿上昏昏欲睡,就能证明一切。

 

我对按摩技法的有效感到得意,但接下来,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金苗应该很享受当下的状态,然而她的彻底放松,她那两颗大到离谱而且香软的胸,直接蹭到我的腿上。

 

随着车子的摇晃,我清晰感到腿上传来阵阵撩人的摩擦。

 

这令人难耐的摩擦,唤醒了我胯间的兄弟。

 

夏天本来穿得单薄,金苗放松的呼吸直接吹到那颗小脑袋上,兄弟感受到阵阵吹拂的暖意,变的有点肆无忌惮。

 

到了这种时候,小兄弟根本不听我这老大的招呼。

 

我用尽意念想让兄弟放松下来,但那一股一股的勃发,还是直接朝着金苗的小嘴靠近。

 

车子再次晃动了一下,金苗也实打实隔着我的裤子,用嘴巴触碰了那颗喷薄欲出的小脑袋。

 

传来的酥麻感让我整个人一震,金苗一下抬起头来。

 

她直眼看看还在支着帐篷的地方,然后默默坐直了身体。

 

此刻我真有点担心,怕她当着一车人的面给我难堪,想跟她解释两句。

 

小兄弟有这样的反应,我真心不是故意的。

 

然而不等我说话,金苗用眼角撇我一下,粉唇一动,悄声说:“师哥你真坏,昨夜装君子,现在又这样。”

 

 

昨夜装君子?

 

我特么冤不冤啊?

 

无奈的撇撇嘴,我转头看向了车外。

 

其实车外没什么好看的,落在眼里的,除了只有很少植被覆盖的荒山,就是杂草丛生的荒凉。

 

车子到站,在离着监狱很远的地方停下,我和金苗下来,只能靠步行走过去。

 

在远处看监狱的外貌,似乎很大。但外围没有其它建筑的陪衬,显得很孤单,灰秃秃的颜色让人心情压抑。

 

高墙上是一圈一圈带倒刺的铁丝网,在四角还有突兀耸立的岗哨。看上去并不算威严,只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我深深吐出一口闷气,背起背包,拉着金苗的手,一起朝着监狱的方向走过去。

 

到这里来,似乎是我宿命的一部分。

 

特么只是没答应唐洁的要求,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不知道我对自身精神底线的坚守,是坚守了正确,还是因为倔强走出了错误的一步。

 

离着女子监狱越来越近,我心里突然打起了突突,既有不甘,也有无奈。

 

这里就是我要来的目的地,难道我真要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待一辈子么?

 

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不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不会改变一下,变的屈从和圆滑一点。

 

金苗跟在我身后,一直没有说话。

 

我回头看看她,她穿着我那件宽大的T恤,而我穿着洗浴中心那件劣质汗衫。

 

就这形象,怎么看也不像来工作的,倒是像一对苦命的小夫妻逃难,或者到这里来探监的。

 

从学校毕业到参加工作,期间是没有制服可穿的。

 

这是规定,也是规矩。

>>>本文《女子监狱的男管教》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