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你不愿意生是不是朕偏要你生_蜜汁澆在马背上

原标题:


为她画了一幅又一幅美人图,又忍不住将欲望释放在美人图上,看纸上的她沾满自己的精液,这才能入睡。

 

顾墨也是一时失了神。他心知那冯氏姿容绝佳,却不想穿着半裸的白纱衣,那泄出的春色竟然这般撩人,那莹白的肌肤好似明珠一般,在宫灯映照下熠熠生辉。更别提那张倾国之色的小脸,美而不自知的勾人。

魏争见二人此等反应,满意又残酷地笑了笑。

 

“过来。”他沉声道。

 

丝竹之声仍然继续,他们三人一动不动地,眼珠子都盯着她,看她缓慢地吃力地往前爬。

 

待冯婉容经过杨廷、顾墨二人,继续往魏争爬去。

 

她大开的腿心间,那粉色的小穴便呈现在二人眼前。她天生无一丝毛发,媚肉粉嫩至极,随着身子前进,小屁股轻微晃动,媚肉一张一吸,里头的褶皱若隐若现。

 

那嫩穴是天生的销魂窟,任何男子见到了都会情不自禁地插进去。

 

两人下身都已撑起帐篷,只不过魏争还未发话,他们便只能心痒难耐地看着。

 

冯婉容终于爬到魏争近前。仰起小脸,见到俊美的郎君,不禁笑了起来。那笑容格外纯粹,与那日刻意讨好的笑容截然不同。

 

魏争嗅了嗅,察觉到红花膏的气息。

 

难怪了。

 

他手指抬起美人的脸颊,露出邪佞的笑意。

 

冯婉容见他跨间已经撑起,一双素手摸向他腿间,“让奴品一品爷的甘露好不好。”

 

话落,身后传来酒杯坠地的清脆之声。

 

冯婉容的眼中却只有魏争的肉棒。

 

她见他点了头。便大胆地解开魏争的腰带,小手捧着那粗大的肉棒,轻轻抚摸着。

 

马眼里渗出透明的液体,她赶紧低下头,小嘴包裹着龟头,灵动的舌头舔弄着马眼,将他的甘露纳入口中。

 

魏争低哼一声。突然右手重扯她的奶子,奶子被狠狠扯向他的肉棒。

 

冯婉容吃痛,脸上却不敢显露。懂事地赶紧捧起自己的双乳,将魏争的肉棒包围在中间,上下套弄。她的一双豪乳竟然可以完全包裹住魏争粗大的棒身。这令魏争剑眉一挑,又是赞赏又是揶揄道:“果真是够-

 

淫荡的。”

 

分卷阅读7

 

她的乳波沿着棒身上下荡漾,简直令人目眩神迷。看得他血脉膨胀。身下的肉棒又大了几寸。冯婉容见马眼处又有甘露渗出,一边用双乳上下套弄,一边伸出丁香小舌,吮吸龟头和马眼。那龟头的褶皱处亦是被她吮吸地干干净净。自双乳间伸出的龟头被她舔得水亮照人。

 

“爷的甘露好好吃,奴好喜欢……”她涨红了小脸,美目含情。双乳也因为搓揉,涨成了粉色。小穴更是已经情不自禁流出爱液,滴落在地板上。

 

魏争抬眼看到杨廷、顾墨二人皆是已经忍无可忍之态,轻笑道:“二位何须谦让。”

 

这便是允了他们了。

 

名穴(h)

 

冯婉容正卖力地舔弄肉棒。突然感到腰身被人掐住,一条灵活的舌头入了她小穴,沿着她的褶皱吮吸挑弄,她的嫩肉因此抽搐起来,小肚子也跟着一缩一缩的,腹下热流奔腾,汇聚而出,又被那条舌头吸了个干净。

 

她忍不住嘤咛一声,脸涨得更红了。

 

顾墨身份比杨廷高,故而没有谦让的道理,这会儿抱着冯婉容的名穴,细细品味。这小穴出水得欢畅,一点也不干涸,身子这般就动情了,真是妙不可言。

 

杨廷此刻抱起冯婉容的左腿,如同朝圣般,从她的左腿根一路舔到脚心。这双玉腿他朝思暮想已久,两年前远远见她在湖边踢水,便再难忘记。

 

两条舌头在她下身游走,冯婉容感到身上越来越热,细汗沁出,打湿了白纱衣。

 

魏争索性撕开了她的衣裳,令她完全赤裸在三人面前。他伸手揪住她右乳的金针,往外用力一扯再放开,那乳头猛得弹落回去,左右撞击,双乳摇晃不止。她吃痛地皱眉,右乳头比左乳头涨大了一倍。

 

“专心点!”魏争沉声道。

 

冯婉容不敢怠慢,便不去想那两条舌头,专心侍奉魏争的肉棒。

 

偏偏那顾墨沿着花穴舔弄时,发现一颗仰首挺立的花核。舌尖更是滑过金属触感。他收了舌头,用双手扒开她的花穴,清晰见到那颗挺立的硬豆,涨如黄豆,上面穿了一枚锁扣金针。

 

“果真是魏兄的淫奴了。”顾墨自然知道魏府蓄奴的手段,“难怪这般乖巧,任人肏弄。”他一时起歹意,右手两指用力地掐住花核,狠狠搓弄!

 

“啊啊啊啊……”冯婉容不可抑制地叫出声。下腹越来越酸胀,大股的阴精汇聚而出,沿着穴口流出,湿哒哒地乱坠。

 

顾墨却没有打算收手,继续用力捻动,指甲刮过小金针,将豆子掐成紫红色还在继续,为泄他被拒婚之恨!

 

“求求,停下来,啊啊啊……嘤嘤嘤,爷啊,奴不行了啊啊……”冯婉容此刻胡言乱语,双手乱挥,再也无法为魏争口侍。

 

她小穴中的阴精已经流了顾墨满手,甚至打湿了他的衣襟,他却不想放过她,心中只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就是将她弄坏!

 

“这般不专心。”那边,魏争冷笑出声,便禁锢住冯婉容后脑,开始在她口中深深挺动。她此刻人已神智不清,小嘴被迫打开,小舌下意识在棒身打转,讨好他的侵入。

 

杨廷已经啃完了左腿,换了右腿开始细啃,将她的每个脚趾头都含入口中品味。身下亦是肿胀难言,看小侯爷和世子爷一时半会不打算收手,便解开衣带释放出来,用她的右足摩擦着他的肉棒……

 

顾墨还在死命地掐弄着她的花核,冯婉容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子都轻飘了,她小嘴被堵不能言语,扭动的腰肢亦是被顾墨一手掐住……全身所有的知觉都从天灵盖冲入下腹,一大股阴精喷洒而出,正面洒到小侯爷脸上,久久不停,只将他洒得满脸都是……

 

他的手终于放开她充血的花核。一手划过脸侧,将蜜液送入口中品尝。

 

“真是好滋味。”顾墨缓缓解开了腰带……

 

泄身(3p)

 

有了充分的水润,顾墨的阳具一肏到底,他舒服地喟叹一声,便开始狠戾挞伐。

 

冯婉容小嘴和小穴都被疯狂顶弄着,整个身子瑶瑶乱坠,只能被动承受他们的侵入。心中仅存的一点念头,便是千万侍奉好了,她不要受铁马之刑啊……

 

魏争此刻涨着巨物,从她口中退出来,将她往上一推,使得冯婉容坐起来,被夹在魏争和顾墨之间。他朝杨廷道:“杨三,这小嘴给你了。”

 

魏争掰开冯婉容的臀肉,从后穴中挺进!

 

她的小嘴,她的小穴,她的后穴,都必须由他来开苞!

 

那后穴头一回有活物入侵,却因为含过玉势,又有红花膏加持,在短暂痛楚后,她竟然适应了体内的两根肉棒。

 

魏争和顾墨的阳具只隔着薄薄的一层肌里,动静间皆能感受到对方。两人一起狠狠肏弄,一寸寸撞击深处的嫩肉。这种前所未有的欢愉令冯婉容丧失了所有的理智,此刻她花颜尽展,笑的如同娇媚的妖精,口中胡言乱语道:“奴好舒服,啊啊啊好舒服,好喜欢爷的肉棒……再深一点,啊啊旁边一点,就是那啊啊啊……”被顶到了一处敏感,冯婉容弓起身子,后仰在魏争身上。

 

魏争看着怀中美人春色尽现,嘴角噙着笑意。在后穴律动的同时,一手抓住了她的右乳,此刻右乳头仍然充血涨大着。他作恶地用指甲拨弄,听到怀中人嘤咛,继而掐弄她的乳肉。顾墨见此,也伸手抓住了她的左乳,两人默契的一手一乳,左右撞击,乳波涟涟。

 

杨廷见美人这般容貌倾城,忽然不舍直接爆入她口中,他扶着阳具,将龟头沿着美人的脸庞来回滑动。冯婉容只觉得脸上有点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来回滚。可在杨廷眼中,那张令人怦然心动的脸正和自己的肉棒连在一起,画面美得他忍不住要喷射出来……他努力地忍住欲望,将龟头沿着她的唇瓣摩挲……

 

冯婉容半眯着眼,闻到男子的气息,感到有东西正压着自己的唇瓣,下意识伸出小舌舔了一圈龟头。

 

杨廷倒抽一口气,只觉得魂都要交给这小妖精了。当下不再延迟,扳过她的脸,禁锢住她的后脑,将欲望深深送入她的檀口中,直入食道……

 

冯婉容此刻三处穴尽被填满,无法言语,无法动弹,只感到自己像个器物,被迫承欢,淫贱至极……

 

偏偏被人占有的饱胀感,令她舒服地轻哼。乳间作恶的两只大手,时不时捻动金针,令她又痛又爽,她的下身双穴都分泌出清液,冲击那两条欲龙,三人之间不断发出啪啪拍的淫靡水声,那声音太大了,竟然高过了丝竹之乐。

 

两侧的乐师们低头抚琴,仿佛看不见三人的尽情寻欢。

 

冯婉容突然抽动了腰肢。魏争知道她这是要泄了,便威胁道:“不许泄!泄了就重罚!”她耳边听到魏争的话,当即吓得浑身发颤,两只豪-

 

乳更是晃动不止,停不下来。

 

分卷阅读8

 

魏争说完,将另一只手摸向她的花核。他知道这处是她的死穴,一碰就湿身,此刻却重复道:“你敢泄就拖去暴室!”他开始用力搓弄她的花核,那里刚刚抱受折磨,哪里经得起,简直下意识就要泄身!

 

冯婉容却恐惧到极点,努力忍住喷射的欲望。此刻口中含着杨廷的肉棒,突然间小脸涨得通红,身体亦是抖如筛糠,小手下意识摸向前方,抠住了顾墨的乳头。

 

“小妖精!”顾墨啐了一声,受激后更加使劲撞击,竟然撞开了胞宫,将肉棒又肏入三分。爽的他直抽气!

 

冯婉容感到自己受不住了,开始疯狂甩头。杨廷已经泄在她口中,此刻离开了她的小嘴。冯婉容口中的精液沿着嘴角滑落,滴向双乳,此刻还喊着精液口齿不清地说道:“奴真的要泄了,奴受不了了,呜呜呜……求求世子爷了,呜呜欧……贱奴被肏的要舒服,贱奴要泄了……”

 

“你敢!”魏争戾声道。吓得她赶紧用双手掐住自己的小肚子,生怕那热浪冲出去。她痛苦地泪水挥洒,滴落而下,和乳上的精液混在一起,无比淫靡。

 

魏争见此景,再也无法抑制,狠狠泄在她的后穴,那精液来势汹汹,直冲入她的肠道。

 

前头顾墨感到一层肌里后,魏争的释放。他亦控制不住,朝胞宫深处射入浓精。

 

冯婉容感到身下两穴同时被两股热浪冲击,扬起天鹅颈尖叫道:“啊啊啊奴去了……”当下阴精一泄而出,纷纷扬扬冲刷在顾墨的肉棒上。后穴亦是分泌出清液,淋在魏争阳具上。

 

两个男人同时满足地叹了一声。

 

杨廷见此景,感到下身又勃然而起,那两穴他都还没品味过,此刻欲望高炙,他听到自己声音都哑了,对顾墨道:“求小侯爷腾个地儿吧……”

 

任人宰割(h)

 

冯婉容的身上淋满了汗水、精液、阴精,为了不误了爷们的兴致,她被拖下去简单地清洗了一番。

 

再次被送上来时,她美目半闭,长睫颤动,好一副柔弱无骨的娇花状。

 

人被放置在茶几上,如同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魏争闻到那红花膏的情欲之气,知道下人们这是又加药了。嘴角冷笑,几分邪魅。

 

杨廷正要肏弄她,小侯爷抬起酒壶笑道:“杨三且慢,美人与酒更是入味。”

 

顾墨将酒壶的长嘴插入她的前穴,将满壶的美酒缓缓倒入,直到酒壶空了,一滴也不剩。

 

冯婉容感到下身淌进了冰凉的液体,迷迷糊糊以为麽麽在给她洗肠,双腿下意识地晃动,口中胡乱说着:“轻点,轻点……”

 

杨廷一个挺身入内,肉棒毫不费力地分开花径,将美酒全部捣入子宫深处。

 

他终于肏了冯婉容!!他终于肏了冯婉容!!

 

这个曾经在多个夜晚令他饱含相思之苦的女人,此刻如同娼妓般在他身下任他予取予求!爽!太爽了!

 

他疯狂地进出,那酒水在她子宫中剧烈摇晃,冰凉的液体拍打在子宫内壁上,令冯婉容皱起小脸,呻吟道:“奴受不了了,奴受不了了,放过我吧……”

 

“贱奴!”杨廷一边狠戾进出,一边下重手掐在她细腰上,“本来就是爷们跨下的低贱玩物,给你贵妾也敢拒绝,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这话戳到了另外两个男人的心眼。

 

魏争此刻已经穿上整洁的衣衫,坐回上座,吃着一旁明流递来的葡萄,再将葡萄籽吐入她手中。此刻听到杨廷这话,俊脸一沉,直接将葡萄籽吐到明流脸上。

 

明流被他吐了脸,赶紧道:“谢世子爷口吐莲花。”复小心翼翼再献上一颗葡萄,送入男人口中。

 

顾墨这时将另一瓶美酒,全部洒在她饱满的双乳上,将两只大奶子浇得湿漉漉的,宫灯照耀下波光粼粼,诱人至极。心中赞叹冯婉容果真是尤物,即便平躺着,豪乳仍高耸挺立,香艳撩人。

 

他也发现了乳上金针,于是拎起她左乳头,将那左乳高高吊起,竟是比平躺的右乳高出一大截。

 

“啊啊啊,奴痛,奴痛,奶子好痛……”冯婉容晃动着小脑袋,泪水涟涟地看着他。那眼神迷离,又仿佛什么都看不清,身陷情欲不可自拔。

 

顾墨仍然抓着那只奶子,另一只手又拿起一壶酒,揭开盖子,直接将酒水浇在被吊起的大奶子上。这才放下,那巨乳猛得弹落,酒汁飞溅四溢,整个案几上湿漉漉一片。

 

顾墨却还是不尽兴道:“若是有法子让少女产乳便好了,这么肥美的奶子,一定能产下许多。”

 

明流的眸中闪过一丝恶毒,启声道:“禀侯爷,府上有产自西域的活乳丸,只需一粒,便可让少女在半个时辰内产乳。”赶紧把冯婉容的奶子玩坏吧!她真的恨死了!

 

“哦?”魏争挑眉,眼中兴致盎然。

 

顾墨也是眸中一亮。

 

唯有那杨廷,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一次次狠狠贯穿了她,无休无止,不知疲惫。见到她小腹越来越胀,除了酒水还有她的阴精堵而不出,隆起得好似怀孕的少妇,他心中更是得意,继续狠命肏穴,低声咒骂着:“贱人!贱人!”

 

回应他的,则是冯婉容嗯嗯啊啊的破碎呻吟……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魏争给了明流一个眼神,她这便下去备药。

 

很快她呈上一个药盒,在众人的目光下,将一个白色的药丸喂入冯婉容口中,灌了酒水令她吞下。

 

明流方要起身,魏争突然沉声道:“等一下。”他看着冯婉容的小脸蛋涨的绯红,粉嫩可爱至极,却令人横生暴戾,只想将她狠狠撕坏,“再喂一颗。”

 

产乳(h)

 

杨廷被她的嫩穴不断收缩夹击,渐渐起了射意。

 

他气息愈发浑浊,用意志力强忍着继续贯穿她。怀中人却是先一步高潮了,冯婉容花枝乱颤,泪水翩飞,含含糊糊道:“奴到了,奴到了……”又是一大股阴精冲刷而出,子宫已经盛不下这么多液体,阴精沿着花径冲出,在两人交合处渗落。

 

那巨大的水流冲击令他情不自禁一泻而出,这下子宫中的液体更是涨满溢出,源源不断冲向穴口,绕着这么紧密相连,浑浊的液体排山倒海般往外急淌,乍一看仿佛是冯婉容尿失禁了般。

 

那液体混着了酒汁、精液、阴精,水色中带几丝浑浊,同时挥发了酒与情欲混合的香气。

 

杨廷拿起一只空的酒壶,在抽身出来的瞬间,用空酒壶接下她喷射而出的液体……

 

那液体自粉嫩的小穴中喷射,穴口嫩肉一张一吸地抽搐、搅动,仿佛恋恋不舍般地挽留,这般绝美的景色看得一旁的杨廷、顾墨两人皆是口干舌燥。

 

酒壶已经灌满了,她却还在喷洒,好一会儿才终于停止下来。

 

小腹又平坦了下去,再次变得纤纤楚腰不盈一握。

 

分卷阅读9

 

“贱奴真能射。”顾墨手指在嫩穴口的媚肉间翻动,冯婉容感受到作恶的手指,腰肢轻摇,口中吟语连连。顾墨见她又发情,轻哼道:“荡妇。”

 

杨廷将酒壶提到她脸前。一手掐住她的脸,迫使她小嘴打开。

 

不得不承认,这般强迫下,这张小脸还是美得动人,目光楚楚好似待人采撷。

 

“尝尝这酒滋味如何。”杨廷另一只手将一壶液体灌入她口中,因她口开得大,酒壶口小,他顺利地将液体全部灌入她口中,没有漏一滴出来。

 

见她将混了自己精液的酒汁全部吞下了,杨廷终是满足了。若是没有旁人,他此刻只想抱着美人快快乐乐地睡一觉。

 

冯婉容被迫吞完了烈酒,忍不住咳嗽起来。顾墨和杨廷都放开了她,见她咳了一会儿,突然揉向自己的乳儿,喃喃道:“奴儿这处好涨啊,爷给奴揉揉啊,涨得不行了……”

 

她的身子突然被压住,半趴在桌案上。顾墨和杨廷一左一右各捧一只乳,给她搓揉起来。她的两只乳头正对着下方的两只空酒杯。同时她人也正面朝向魏争,方便他看得一清二楚。

 

顾墨和杨廷一圈又一圈地揉着她的奶子,捏成各种情况,直到奶子都被捏成深粉色,还是不见半滴奶水出来。

 

冯婉容双臂撑在酒杯两侧,小脸皱起,求饶道:“奴好涨,好疼,爷轻点揉。呜呜呜……”

>>本文《国色天香》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