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扒开臀部调教打阴部/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教室

原标题:


 沈墨尘忧伤了,犹豫再三也只能爱抚爱抚过过手瘾。他的抚摸很“艺术”,一种让他臆想陷入软红的痴迷的“艺术”。轻拢慢捻抹复挑,手指过处水成溪。接着他就想到了一首诗,古代第一色/情诗,应该是“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马勒戈壁地,自己的蜻蜓比可馨的尖尖角大得多,要是哪天打算破瓜还得找个医院附近的钟点房,万一大出血,赶紧去医院。

 

想了这么多也只是想转移注意力,让自己的天赋异禀软下去,以免耽误事。谁知道小姑奶奶扭着腰身迷蒙着双眸竟一把抓住了他的命根子。惊奇的赞叹:“哇塞,舅舅的这个比我梦里的那个独

角兽的还大呢。”

 

沈墨尘揉弄的手指顿了一下,慢慢的将棉条往里送。“放松放松,腿别夹得那么紧。”他心里突然晴朗了许多,被赞美器大总是好的。何况比她梦里的独角兽器大。

 

好不容易放好了棉条,沈墨尘急忙逃跑,躲进浴室,想着唐可馨曼妙的身体和妙不可言的小花蕊闭着眼一顿自我释放。然后放水冲凉,深秋将尽初冬来临,他就用凉水浇灭了浑身欲/火。

 

回到房间,搂着她又怕自己凉到她,拿过被子裹着女孩像个粽子,然后抱着沉沉睡去,唐可馨一开始睡不着,后来也慢慢睡了,那个棉条虽然有一些不舒服,适应了也就感觉不到了。

 

第二天,沈墨尘带着唐可馨去买了一套小清新的套装,打扮好了就像个女学生。他不想让她引人注意,越普通越好。两个人驱车到了乾爷的私人会所,有人带着走秘密通道来到换衣间。

 

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浑身上下脱了个内裤不剩,只能穿会所给准备的衣服。而且连头发耳朵咯吱窝都检查一遍,确定没有异样这才放行。

 

“舅舅,这个会所怎么这样啊?里面住着怕被暗杀的高级人物吗?”她小声问。

 

沈墨尘低声说:“好奇害死猫,进去只管吃喝玩乐,其余的十么都别说,也别多打听。记住了吗?”

 

唐可馨用力点点头,紧紧攥着沈墨尘的一根手指头,心里忐忑不安,“舅舅,我那个里面好像有响动。”

 

“怎么会?我没听见啊。”他急忙俯身听,做出暧昧的亲吻状,“别瞎想,根本没声音。”

 

“我一走路,里面就像滚珠在动。”她小脸通红,有些哀怨的看着沈墨尘。

 

他抬手揉乱她的长发,“错觉,都是错觉,走吧,有很丰盛的佳肴美酒等着你呢。”他牵着她的手,一手捂着后腰,仿佛腰肌劳损肾虚过度。

 

唐可馨是个很快就能好到乐趣的人,沈墨尘把他安顿好了,就去见乾爷了。过了一个多小时,沈墨尘和一个留着青胡茬的中年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大厅里立刻安静了。

 

这个青胡茬的男人就是传说中久居国外,很少回国的李正乾,他走到正中间目光扫视了一周,大声说:“今天,把你们九位和九位的夫人都请过来,是有大事宣布。咱们内部出了扒手内鬼,将黑桃K的老婆带上来!”

 

唐可馨吓得一激灵,夹紧了双腿,就听身边有个女人小声说:“又有五十度灰可以看了。”

 

“小姐姐,什么是五十度灰啊?”唐可馨小声问。

 

她身边好看的女人一笑:“你是小九的女人吧?呵呵,五十度灰之惊声尖叫听说过吗?”

 

“没有。”她摇摇头。

 

“那就让你今天长长见识哦。”那女人自我介绍,“乾爷你应该知道吧?他是我男人,你叫我翠姐就行了。”

 

乾爷的五十度灰(二)

 

翠姐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光着上身的胳膊纹着刺青的壮汉推着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女人走过来,人们自行后退给空了一片场地。

 

乾爷左右看看,语气温和的对那个女人说:“黑桃K拿着我价值八千万的古玩去哪儿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