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编一个男女做爱的故事/老师求你快进来里面好难

原标题:


宫久的妈妈说着都哭了。

宫久咬牙切齿:“这帮家伙一定没有好下场了,有种,把我们全家都打死。我们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陆晨听着非常生气。要这是在他的地盘上,凭他家族的势力,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群恶狗宰了丢去喂狼了。不过,现在可是在三四千公里以外,真是爱莫能助。

 

他只能留下八千块钱,说给宫久买点营养品,尽快把腿给复原。

 

宫久很感动:“兄弟,真不好意思,你千里迢迢地来到这,我一点都帮不到你不说,还让你破费。我真不知道……”

 

说着哽咽起来。

 

陆晨拍着宫久的肩头:“不要说这,等腿好了,我们哥俩去网吧打三天三夜的魔兽争霸!”

 

“好!”宫久两眼放光。

 

就在这时,外边隐隐传来女孩子的喊叫声。

 

“放开我!不要这样……你们想干什么……”

 

宫久先喊了起来:“是妹妹……那帮恶棍,又在那欺负我妹妹?”

 

老楼外边的一片空地上,几个吊儿郎当地混混拦住了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漂亮女生。

 

这些混蛋恶行恶相地,有的去抓女生的头发,有的去拉她的手,还有的居然猥琐万分地将手往她屁屁上摸。

 

女生打开了这只手,却有另一只手摸了过来。

 

她哭着喊了起来:“你们快滚!我叫我哥哥来收拾你们,我哥哥学过功夫的,你们欺负我……他一定会打死你们!”

 

那群混混很嚣张:

 

“哈哈,你叫啊,赶紧叫你哥哥啊,扯直了嗓子叫,要不要我找个话筒给你?”

 

“你哥还能救你么?不是被打断了一条腿吗?”

 

“要是他真能来救你,我们把他的另外一条腿也打断!”

 

一个混混伸手就要抓住女生的肩膀,忽然一道黑影窜了过来,啪的一声。

 

嗷!

 

这是那混混的惨叫,他的小臂上顿时多了一道红痕。

 

混混们愕然扭头,看见一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正一手抓着皮带,一手往裤腰往上边提了提。

 

然后,这个年轻人抬头朝混混们粲然一笑:“呵呵,幸好我的裤头够紧。要不,这皮带抽出来就变成脱裤子了。”

 

他正是陆晨。那个混混小臂上的红痕,正是他用皮带甩的。

 

这甩得干脆利落的,刹那间那条小臂已经是又红又肿。

 

“你是谁?”

 

那些个混混都又惊又怒地嚷。

 

陆晨嘴一撇,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伸手招呼那女生过来。

 

女生赶紧跑到他身边,然后就被他像抱小猫那样揽在了他怀里。

 

“我是她哥哥。”陆晨一字一顿地说。

 

女生本来吃了一惊,还想挣扎的,但听到这么一句话,心中忽然就涌出了强烈的安全感。她不挣扎了,乖乖地蜷缩在陆晨的怀里。

 

在那只剩半截的老楼上边的阳台上,一对老人都看呆了:

 

“阿久,你那是什么朋友?怎么……怎么把你妹妹抱住了?”

 

躺在床上的宫久也没去看,就淡淡地说:“陆晨是我兄弟,我的妹妹也就是他的妹妹。我也经常抱着妹妹啊,没见你们奇怪。”

 

两个老人相对着看了一眼,不由得点了点头。

 

然后,做母亲的问:“阿久,你那兄弟能对付得了那么多混混么?”

 

宫久说:“他当年打魔兽争霸很厉害的。”

 

“哦,那就好……不对呀!那那……那不是电子游戏吗?”

 

而在那空地上,在混混们叫嚷着说了一句“就算她有十个哥哥都打断腿”之后,他们就被一条来无影去无踪的皮带甩得找不到北了。

 

“哎哟!我的脑袋,疼死了!”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好像被打下来了。”

 

“小子,有种你……你别甩我嘴巴,哎呀我的妈呀!”

 

仅仅是七八分钟,四五个混混都倒在了地上。有人的耳朵肿得像猪耳朵,有人的嘴巴肿得像猪嘴巴,当然也有人的脑袋肿得像猪头。

 

陆晨啧啧连声,将手中皮带对折,然后拉得啪啪作响,吓得那些混混都以为还要再挨一顿,个个都喊着别再打了。

 

“啊哈,这巴马特鳄鱼皮带就是好,打了这么多下,一点都不变形。”

 

 

 

情窦初开

陆晨边轻轻松松地说着,边将皮带系了回去。

 

他的声音忽然变冷:“告诉你们,不要再欺负我妹妹,要不然,下次把你们的腿都给抽断。你们要相信我绝对能够做到这一点!”

 

混混们连连点头,哪里敢反驳呢。

 

“滚!”陆晨大声吼道。

 

于是,那些混混连滚带爬地走了。

 

陆晨得意地笑,怎么说他也出身武道世家,虽学艺不精,打飞几个混混还行。想着又是黯然,可是,那晚他却只能逃命,将那个刚刚相遇却得到了她的一切的女孩丢下。

 

小女生傻乎乎地盯着陆晨看了一会儿,一双美丽的眸子里透着青春懵懂的气息,她的一张笑脸忽然变得通红,怯生生地朝陆晨伸出一只小手:“哥哥,你好,我叫……”

 

“你叫宫小依。”陆晨一笑:“我知道你,我是你哥哥的兄弟,所以你是你哥哥。以后一起玩啊,拜拜。”

 

说着,也没有握宫小依的手,只是在她头发上轻轻拍了一拍,扭身就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