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插得越深越容易怀孕|快穿耽美肉多高h主受

原标题:


是刚才出声救我的人,可能是因为他刚才帮我解了围,也可能是因为他的动作透着轻柔,我没反抗,被他拉着走进了包厢隔间。

他递给我一块毛巾,“清理一下吧。”

 

我接过毛巾道了谢,眼睛透过镜子,才发现自己此刻有多狼狈。

 

妆花了,被打了一巴掌的左脸颊红肿一片,刚才拉扯中头发也松散开了。

 

这里没办法卸妆,我用毛巾将就着清洗了一番,脸上总算不是花红柳绿,又把头发捋顺放了下来。

 

救我的人就坐在旁边的矮凳上,一言不发看着我忙碌。

 

我朝他道谢,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我,“白沫,你怎么自甘堕落到这个地步。”

 

我吃了一惊,抬起头仔细打量他。

 

“宋……宋书澜?”

 

几年不见他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合体的西装包裹着他修长的身体,宽阔的肩膀,坚毅的脸部轮廓,和他的哥哥们一样成为一个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的宋家少爷,只有眉眼间依稀还有当年那个阳光少年的模样。

 

“终于记起我了?”他说。

 

我终于惊慌起来。

 

 

 

第5章

第5章 没有选择的权力

 

从白家破产那一刻开始,我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事——偶遇故人。

 

“谢谢你帮我。”我仓促地再次道谢,然后快步走向门口。

 

“等等!”宋书澜拉住我,语气里再次染上怒意,“还准备出去让他们继续羞辱你?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

 

羞辱?

 

是啊,对普通人来说,刚才那些可不就是羞辱吗。

 

可惜在夜幕,这些戏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我只是今天身体不适又倒霉遇到这么个局而已。

 

高高在上的宋家少爷不会懂这一切,正如以前的我也不会懂这一切。

 

我避开他的视线,越过他盯着身后的墙壁,“如今已经不是从前了。”

 

他抓着我的手僵硬了一下,声音温柔了几分,“我知道白叔叔过世后,你们的日子不好过,但你没必要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为什么不找份正经的工作,钱少就节俭一点……”

 

“宋书澜!”我打断他。

 

他以为我还是几年前的少女心性,适应不了破产之后有落差的生活才破罐子破摔,来夜幕这种地方混生活。

 

可惜,他错了。

 

“我没有选择。”我平静的开口。

 

他不知道许彻当初做的有多绝情,白家破产时还背着多少债,更不知道我妈为此……实际上,许彻想让我过什么样的日子,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要不是齐左及时出现,给了我这个选项,我连能不能活下来站在这里都还难说。

 

不是不明白他的好意,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不能面对的自己。

 

我再次真诚的向他道谢,不是每个能帮你的人都会真的站出来帮你,这也是我这一年来学到的。

 

宋书澜叹了口气,“外面那几个人都被许彻抢过生意,心里有怨。你和许彻的关系……既然被他们知道,肯定会拿你出气。你再出去他们也只会变本加厉折腾你。”

 

商场上就是这样,表面一团和气,背地里明枪暗箭防不胜防。

 

我只能低着头沉默,就算知道了这些又能怎么样,总不能在这隔间里一直躲下去,这里并不是我的庇护所。

 

“我送你离开吧,有我在,他们不敢说什么。”他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回去考虑一下我的话,实在不行就来宋氏找我,安排你一份工作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闻言,我今晚第一次抬头和他对视,他眼里有显而易见的担忧,目光清澈又热忱。

 

我缩回视线,不知该说什么。

 

他把他的西装脱下来套在我身上,盖住我单薄的裙子,“走吧。”

 

我用外套包裹住自己,好久没体会过的温暖将我环绕,我突然就红了眼眶,“宋书澜,谢谢你。”

 

他无奈地笑了一下,“你怎么变得这么爱道谢,我们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就几年没见,不用那么生分。”

 

说着帮我拉开了门,我走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他的脚步。

 

包厢里很多人打量着我们,我能感觉到周围的声音在我们出现之后明显弱了下来。

 

宋书澜高大的身影挡在前面,我突然有了安心的感觉,只要跟着他,我就能走出这个噩梦一般的夜晚。

 

 

 

第6章

第6章 我没有选择

 

走廊的灯光明亮了许多,出了包厢,我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兰姨看到我明显愣了一下,径直赶过来问我,“怎么回事,你怎么出来了?”

 

正待我开口,宋书澜挡在我和兰姨之间,“我带她出来的,我现在还要带她走,有问题?”

 

他刚才对我那般温柔体贴,让我忘记了他还是宋家威风凌凌的少爷,此刻突然的强势好像换了个人。

 

兰姨毕竟在夜幕呆了许多年,见过无数大风浪,短短几秒钟便堆起笑脸,“宋三少想带人走自然没什么问题,不过我们小沫是不陪客人出去的……所以……”

 

说着朝我投来出询问的眼神。很明显,兰姨误会了宋书澜那句‘带我走’的含义。

 

她并不是真的关心我的安危,主要是担心齐左知道后,会责怪她。

 

不过经历了刚才那惨不忍睹的一小时,现在听到这样的维护,我还是觉得胸口一暖,抢在宋书澜再次开口之前,以身体不适向她告假。

 

她知道我时不时发作的胃病,见宋书澜一直面色不善的站在一侧,也没再说什么话就放我离开。

 

我原本打算先和宋书澜告辞的,可惜他十分倔强,我简单收拾了物品走出夜幕,就看到他倚在门口一直等着我。

 

我最终妥协,把地址给了他,让他送我回去。

 

一路上我们都没讲话,我实在不知道和这个几年不见,现在身份地位都相差太多的儿时伙伴聊什么好。

 

说实话,我甚至都没想通,他为什么屈尊降贵帮了我一晚上的忙。

 

白家破产的时候,墙倒众人推,那些往日的朋友亲戚争先恐后划清界限,爸爸过世之后,我更是没再见过任何一个故人。

 

宋书澜一直专心开车,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车停在我家楼下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请他上楼,只是再三道谢。

 

他也没有勉强,看着我进了大楼便绅士地离开。

 

我关上家里的大门,拧开房间灯的那一刻,才真正放松了下来。

 

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我一刻也不敢回想,就着凉水吞了几颗回来路上随手买的胃药,倒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梦里,我又看到了许彻。

 

他拉着我的手去买生日蛋糕。

 

那时候他也不怎么爱笑,但是看到我的时候,眼角总是温柔的一塌糊涂。

 

我看到他眼底那一抹宠溺的目光,不自觉地撒起娇来,抱着他的手臂摇来摇去。他嘴角挂着笑,伸出另一支手放在我头顶,揉乱了我的头发。

 

我想朝他笑,他却转眼拉下了嘴角,冰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慌了,在后面不停的喊他的名字,许彻,你不要走。他只留给我一个陌生的背影,越走越远。

 

我跌跌撞撞摔倒在地上,地上铺着厚实的地毯,一双擦的光亮的手工皮鞋出现在我眼前。

 

我不敢抬头,拒绝抬头,那个冷冰

 

>>>>本文《夜幕迷情》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