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口述激情性经历过程|我和男友啪啪啪的缠绵

原标题:


我压力倍增,连连点头,不再吭声了。

进了屋子,他将所有的设施一一向我介绍了一遍,随后又带我去了车库。

 

交代完毕之后,他便低头道,“陆少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

 

我现在就有需要。

 

我拜托他去查一下那对贱男渣女的情况。

 

时隔四个月,想必那个女人已经快要生了吧?

 

或者已经生了。

 

要报仇的第一步就是要了解敌人的情况,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森川显然早有准备,我刚说完,他便按开了车子的后备箱,递给我一份资料。

 

我道了谢,翻看起来。

 

却不曾想这份资料,让我心寒的可怕。

 

在我“死亡”的这四个月里面,周易安去警局申报了人口失踪。

 

理由很是可笑,说我给他带了绿帽子,最后还和野男人跑了!

 

为了让警察相信,他甚至伪造了聊天记录,还ps了床照,以此证明自己的言论。

 

反正我都“死了”,没人会反驳。

 

自然,他取得了胜利,法院判定了我和他离婚,并且把我的房子过户给了他!

 

那套房子是我妈省吃俭用一辈子的钱换来的。

 

当初我和周易安结婚,我妈是千百个不同意,说我嫁给他不会幸福的,可我满脑子都是周易安,不惜偷了户口本去领证。

 

最后木已成舟,我妈便含泪买了套房给我当嫁妆,然后和我断绝了母女关系。

 

为此她至今还住在廉价的出租房里!

 

可更讽刺的是我自打结婚后,便再也没有和我妈联系。

 

如果当初我听了我妈的劝告,没有和周易安结婚,又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又怎么会丢了我妈一辈子积蓄买的房呢?

 

我们在痛苦,在悲惨中挣扎着。

 

而周易安却可以心安理得的坐拥这一切。

 

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怕了!

 

正想着,一旁的森川便提醒我,“洛小姐,心情不应该写在脸上。”

 

我这才抬手一抹,手背上一片冰凉,原来不知何时,我已经哭了。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缓和下来一点,我又继续往下看。

 

那个女的叫做徐娇,是周易安公司的前台,两个人眉来眼去就搞在了一起。

 

眼下,徐娇已经进去了待产期,便辞去了前台的工作,正在江中市最好的妇科医院待产。

 

我气得牙痒痒。

 

他们杀了人,夺了我的家产,还能这样心安理得的准备生孩子,做幸福的一家人。

 

看完了这一沓的资料,森川问我,“洛小姐,你打算怎么开始?”

 

“资料上说,徐娇在医院待产,那周易安每天都会去吧?”

 

森川点头,“每天下班之后就会过去,一直守到第二天去上班。”

 

还真是个好丈夫和好爸爸啊。

 

我冷着脸和上资料,“那明天我们也去医院,陪他们待产!”

 

初见周易安

说完计划,森川打算带我四处去转转,我拒绝了。

 

陆简苍选的这个位置,显然别有居心,我进卧室的时候注意到了,正好窗户的斜对面,就可以看见我家的客厅。

 

不对,准确的说,现在是周易安家的客厅。

 

很显然,陆简苍希望我能看到周易安的一举一动。

 

可我觉得这样的偷窥有些变态,便下意识的拉紧了窗帘。

 

至于小区和小区附近,我已经买菜经常路过,早已经是轻车熟路。

 

另外我今天不想出门了,我只想好好的躺着睡一觉。

 

见我没什么兴趣,森川便作罢,将门钥匙交给我便出去了。

 

我翻个身躺在床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周易安,想必你也很期待见到我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和森川去了妇科医院。

 

这是江中是最好的妇科医院。

 

我真是恨的牙痒痒,恨不得上去给周易安两巴掌。

 

虽然说当初怀孕的时候我并不知情,可意外流产之后,我被送去的只是一个小医院。

 

设施很简陋,给我做清宫手术的时候,甚至差一点出现医疗意外。

 

而现在呢,徐娇是怎么被他对待的?

 

天壤之别,我怎么能不恨?

 

不过想想,也就释怀了。

 

因为属于他的报应很快就要开始了。

 

我和森川先到的医院,找到徐娇的主治医师办公室后,我便坐在外面的长廊上等。

 

没一会儿,他们就来了。

 

徐娇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走起路来像蹒跚的企鹅,可这并不影响她打扮。

 

桃色的眼影带着亮片,复古红的嘴唇,以及脚上那双细跟的五厘米高跟鞋。

 

在这一堆穿着拖鞋素颜的孕妇当中,她显得尤为的突出。

 

周易安脸皮薄,抵不住众人异样的眼神,就嘟囔着说起了徐娇的不是。

 

徐娇立马红了眼眶,哭得梨花带雨,抽噎道,“我要是不这么漂亮,你肯定不爱我了。就像你之前那个前妻,她不就是不打扮,就被你踹了吗?”

 

我拳头攥紧又松开,磨得牙根子直响,又听见周易安哄她,“胡说,我怎么可能踹了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呀,别提那个黄脸婆了,你比他好千倍万倍,而且你现在有周家的血脉呢!”

 

很不错,周易安,你给我等着!

 

徐娇将能做的检查都给做了个遍,钱没少花,周易安还在旁边美滋滋的笑。

 

大概是觉得这钱花得值得,都是为了儿子做贡献。

 

检查完毕,徐娇说自己饿了,要让他去楼下买早餐。

 

周易安一口应下,扶着徐娇到边上坐下,就屁颠屁颠往楼下去。

 

我本来是想跟着他下去,然后来一个完美的邂逅。

 

可经过拐角的时候,却发现徐娇匆匆忙忙的赶着去了洗手间,我现在觉得有问题,便临时改变了计划,也跟着去了洗手间。

 

徐娇进了最后一间隔间,我在他旁边那一间坐着,果然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

 

电话里对方的声音我听不清,但是徐娇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

 

她说,“我刚到医院做检查报告,还没出来呢,你急什么?真要急,你怎么不来陪我?”

 

然后说话声停了下来,应该是对方正在说话,徐娇很是不满的撒娇,“医生还说这几天就要生了,我就害怕疼,周易安说给我做破腹产,可那样会留疤啊,早知道我就不生了。”

 

我听着也没什么太重要的信息,以为也就是和朋友发发牢骚。

 

便准备推开门离开。

 

可手刚碰到隔间门,便又听到一个爆炸性新闻。

 

“你就知道骗我给你生孩子,也不来陪着我,我看到时候,如果生出来是女儿,你肯定就不要我了。”

 

“人家说,检查出来也可能是错的呢,我可不管,反正我说的是男是女,都是你的孩子,都得你负责!”

 

“到时候你就和你家里那个母老虎离婚,然后我们三个一起过日子。”

 

真是没想到,徐娇背后还有这么一手。

 

亏得周易安这样为她忙前忙后,不过是当了个便宜爸爸!

 

随后徐娇又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无关紧要,我便不想再听下去,推开门出去了。

 

刚走到洗手间门口,便意外撞到了人,我抬头想说对不起,这才发现这人居然是周易安。

 

他正着急的往里看,大概在找徐娇,目光落在我脸上,瞬间便惊呆了。

 

“宋......宋南絮。”他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恐惧。

 

他在害怕

我该如何来形容她现在脸上的表情?

 

恐惧,害怕,还是深深的不相信?

 

 

>>>>本文《赎爱》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