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男友喜欢从后面要我\我和男友在楼道啪啪

原标题:


“就她,会与漂亮这两个字沾边?”

李南方满脸都是不信的神色,眼前又浮现出十年前看到的岳梓童小模样了,张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哼哼,我老人家的小姨子,会不漂亮?”

 

老头冷哼几声:“要不要,问问你师母?”

 

那老家伙又抬出师母,就算岳梓童是个一只眼睛的丑八怪,李南方也得捏着鼻子承认她很漂亮:“行,行,她很漂亮行了吧?赶紧说下一个注意事项。”

 

“这个呢,很简单,就是你要以什么身份接触她。”

 

“富家公子怎么样?我觉得我最适合”

 

“别做那美梦了。”

 

“靠,那就留学海归,文质彬彬的那种”

 

“你初中毕业了吗?”

 

老头再次打断了李南方的话,这让他很愤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的意思呢?”

 

“刑满释放人员吧。”

 

老头慢悠悠的说:“这个,很适合你。”

 

要嫁给一个怪物

 

七月一号,华夏青山市。

 

坐落在天桥街37号的开皇集团总部大楼会议室内,十数名公司分列会议桌两侧正襟危坐,聆听岳总的训话。

 

作为青山市明星民企的开皇集团,主要业务与女人有关。

 

这个世道,女人的钱无疑是最好赚的,身上穿的,脸上抹的,手里拿的只要忽悠的水平够高,价钱高的够人心疼,她们就会哭着喊着的把钱送来,才不在乎老公赚钱赚的有多辛苦。

 

今天岳梓童召开这个会议,是因为有消费者使用了公司的脱毛膏后,发生了严重的过敏休克现象,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出人命。

 

这可是重大事件了,由不得岳梓童不郑重对待。

 

负责生产的副总齐红军在会议开始后,额头上的汗水就一直干过,平时就相当冷傲的岳总,今天火气特别大,当着这么多人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甚至说出了‘不行就退位让贤’的狠话。

 

直到岳总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拿起香烟点上一颗后,大伙心中总算才松了口气,开始琢磨岳总为啥发这么大火了。

 

大家伙哪儿知道,岳总发火的真正原因,是上个月她在美国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竟然把黄花身子给不小心弄丢了。

 

唉,真是倒霉啊,怎么就那么巧呢?

 

袅袅青烟冒起时,岳梓童又想起了让她无地自容的那一幕,以及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家伙了。

 

其实当天离开酒店后,她就后悔没开枪把那个男人一枪崩掉了。

 

不过同时她也有种隐隐的报复快感:第一次送给谁,也比送给那个恶心的怪物要好很多。

 

十年前,那个怪物竟然敢偷看她洗澡被发现后,他被家里最没出息的大姐夫揍了个半死时,岳梓童还是有些可怜他的。

 

可大姐带走那个怪物的当晚,爷爷竟然不顾她的感受,说他俩也算有缘,那就按照岳家的第四条家规,长大后结为夫妻吧。

 

尽管那年岳梓童才十二岁,可在听爷爷这样说后,还是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如果不是为了母亲,岳梓童宁死,也不会嫁给那个怪物的。

 

为了让出身贫寒且又生性怯懦的母亲,远离勾心斗角的豪门,能够有个幸福的晚年,岳梓童在不吃不喝一整天后,才答应长大后嫁给那个怪物,但前提是不许告诉任何人,而且岳家要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她要带母亲单独另过。

 

岳老爷子答应了她的要求,开皇集团就是她的嫁妆。

 

深感命运不公的岳梓童,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在十六岁那年加入了国安,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特工。

 

岳老爷子倒没反对她去干特工,只是给她开出了条件:最晚今年六月底就得退役,准备与李南方完婚。

 

为确保她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总裁,早在两年前,岳梓童就正式接手了开皇集团总裁位置,为她的正式退役做准备。

 

听说那个怪物当初偷看我洗澡后不久,就被大姐夫带去了国外,不知有没有死在外面,这么多年来也没消息。

 

不过够呛,昨晚爷爷还专门打电话来说,今天那个怪物会来青山找我的,还让我不要害怕,因为他现在已经变成正常人了。

 

切,就算他成为正常人,也是个恶心的怪物!

 

想到自己这具娇媚柔嫩的身子,即将被一个恶心的怪物压在身下可劲儿的践踏,岳梓童就想呕吐,就恨得咬牙,嘎崩嘎崩的响。

 

高管们看到她这样子后,神经再次绷紧,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会招来岳总的倾盆怒火。

 

会议室内死一般的沉寂,压抑的让人窒息。

 

发现下属们被自己吓得够呛后,岳梓童脸色稍稍缓和,淡淡地说:“散会吧。”

 

众高管这才如蒙大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会议室,只留下了岳总的小秘书闵柔。

 

“岳总,您不要紧吧?”

 

看出岳总脸色很不对劲后,替她满了点水的闵柔,轻声问道。

 

“我没事。”

 

岳梓童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今天,是不是要有一场特别招聘?”

 

“是的,这是您上周就吩咐的。”

 

“嗯,那好。”

 

岳梓童想了想,才说:“等会儿,如果在参与特别招聘的人中,发现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时,先不要声张,把他带来我办公室好了。”

 

“李南方?”

 

闵柔稍稍愣了下,点头:“好的,岳总。”

 

刑满释放人员

 

开皇集团创建后,承诺每年帮助国家解决五个有家庭的下岗职工,三个退伍军人,两个残疾人,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的就业问题。

 

每年的七月一号这天,他们手持相关部门开具的介绍信,来开皇集团参与面试。

 

其实只要他们愿意,基本都会被招聘的,所谓的面试,无非是主考官要根据他们的表现,来安排适合于他们的工作而已。

 

招聘工作定于上午十点,大家伙早早就来到了大厅中等候,满脸兴奋的小声议论着,毕竟开皇集团可是青山地区最大的民营企业,福利待遇特棒,一般大学生要想被招聘也很难的。

 

眼看马上就十点了,十个人议论的焦点,转向了还没露面的最后一个人刑满释放人员。

 

毫无疑问,无论吃不上饭的下岗工人,还是身残志不残的残疾人,都对刑满释放人士没多少好感。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蹲过监狱的家伙,就是回炉重新锻造一次的人渣而已据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人渣能在开皇集团干满一个月。

 

无他,人渣一般都很反感被纪律约束,而且心比天高。

 

今年这个好运气的人渣,能不能干满一个月?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的人渣,正摸着青虚虚的脑袋,乘坐公交车向这边赶来,心里还在咒骂着该死的老头。

 

根据老头的建议,李南方最好以刑满释放人员去就业,毕竟这种人渣无论去了哪家公司,也不敢有人欺生的,可以充分发挥他亡命、不要脸的精神,迅速站稳脚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