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短篇言情十章左右肉肉|床上高潮细节描述

原标题:


 我们相拥激吻,旋转挪移到卧室。我一把把她推倒。

"小凯,来爱姐姐。"

 

苏姐含着手指魅惑地说。

 

她那天很美,一身职业装,洁白的衬衣,胸前微敞,包臀小短裙,黑色丝袜。

 

她穿的那么性感,眼神那么迷离。

 

我扑向了她,像一只饿极了的野兽,眼里满是绿光。

 

"姐,我爱你!"

 

我轻咬着她的耳根,手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游走。

 

"姐也爱你,小冤家,爱你爱的发狂。"

 

她抚摸着我的头,急切又兴奋地说。

 

炙热的鼻息一股有一股地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愈加疯狂。

 

我们在那里来回翻滚,整个地方被我有节奏地摇晃着。

 

啊!

 

一声欢快的声音从苏姐嘴里发出,她叫的那么大声,那么愉悦。

 

我们停了下来,苏姐在我怀里躺着,身体一颤一颤的。

 

"小坏蛋,姐姐快被你折磨死了。"

 

苏姐喘着粗气,有气无力却无比兴奋地说。

 

我坏笑,手悄悄伸进了她的腿下。

 

啊!

 

苏姐又是一声轻吟:"别,好弟弟,别再折磨姐姐了,姐姐不行了。"

 

苏姐伸手阻挡,看着她红润的面容,我有些不舍得松开了手,心里很是不情愿。

 

"小混蛋,真能折腾,竟然还这么旺盛,看来姐姐真是老了。"

 

苏姐笑眯眯的摸着我说,然后一下伏到我的身上,头便埋了下去。

 

两片红唇包住了我,我一阵兴奋,手按在苏姐的头上。

 

温热轻柔的快感一次次撞击着我的心房。

 

我醉了,醉在苏姐的温柔乡里。

 

都说温柔乡,英雄冢,我徐凯不是英雄,却有着这样一块乡野。

 

我觉得值了,今生只要能和苏姐在一起,我便不在奢求任何。

 

喝醉的苏姐

 

天很快便黑了下来,只吃了一顿早饭的我又加上之前的剧烈运动,早已饿得前胸贴着后背。

 

咕噜!

 

我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苏姐听到微微一笑。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在叫,跟只癞蛤蟆是的。"

 

苏姐俏皮地说。我假装生气地白了她一眼。

 

"我在叫。"我说

 

"你在叫?我没看到你张嘴啊。"

 

苏姐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

 

我一阵无语,手伸到她的腋下开始挠痒痒。

 

"啊!求饶,不闹了,吃饭去,姐姐带你吃饭去。"

 

苏姐扑棱一下翻起来,笑着对我说。

 

我们冲了一下澡,然后去了附近的一家快餐店。

 

正吃着饭,苏姐的手机响了。

 

苏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又偷偷看了看我,然后接了起来。

 

"喂,陈总啊!这么晚还给妹妹打电话,妹妹都要睡了。"

 

苏姐谄媚地说,此时已经很晚,快餐店已经没人了,所以苏姐才敢这样说。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心里极不舒服。

 

听着他们哥哥妹妹的叫着,我觉得特别恶心。

 

"呵呵,妹妹啊!这也不能怪哥哥啊,要是没有要紧事,哥哥怎么忍心打扰妹妹休息呢。"

 

电话那边的陈总笑呵呵地说,我从语气中听出这个男人有些不怀好意。

 

"哥哥为了你晋升可没少出力,这不,今晚陪公司的几个大佬喝酒,你要是能过来,事基本就定下来了。"

 

"啊!是这样啊,那可多谢哥哥了,这样,我打扮一下马上过去。"

 

苏姐笑着说,我能看出她有些不情愿。

 

"好好好,我们都等你这位未来的副总。"

 

说完便挂了电话。

 

苏姐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说:"小凯,今晚姐姐有应酬,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吃吧。"

 

苏姐说着从钱包拿出一百块钱给我。

 

"就不能不去吗?"

 

我叹息一声,很不情愿地问。

 

"不能,这关系到我的晋升,也关系到我们的未来,我必须去。"

 

苏姐有些苦涩却很坚定地说。

 

我心里一阵无力,作为一个男人,

 

却要一个女人在外打拼,去默默付出,我觉得很抬不起头来。

 

我没有再说什么,很沉重地点点头。

 

苏姐走出餐厅去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临走时对我说:"你自己先回家睡吧,姐姐要很晚才能回来。"

 

出租车开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路边。

 

我的心很失落,那种感觉就像一个被人抢走心爱玩具的小孩一样。

 

晚上十二点多,烂醉如泥的苏姐回了家。

 

苏姐进门后就冲进了厕所,一阵狂吐。我看着她的样子,在哪傻愣着。

 

吐完后的苏姐摇摇晃晃地出来,我忙去扶她。

 

"闪开,不用你们扶,我自己能走。"

 

苏姐甩开我的手,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身上粘着些吐出来的污物,我看着一阵心疼。

 

"苏姐,我是小凯。"

 

我心疼地说。

 

苏姐转头眯楞着眼睛看我,然后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笑眯眯地看着我。

 

"小凯啊,你咋来了,放心,姐没事,那帮臭男人,有色心没色胆,他们哪个不是靠着自家老娘们上位的,就是现在姐让他们上,他们都不敢,一群妻管严,也就骗骗大学生,姐精着呢。"

 

苏姐喷着酒气对我说。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将她扶到沙发上。

 

"我为公司做了那么多贡献,他们却这样对我,老娘不干了,不就是副总嘛,老娘还不惜得当了。"

 

那晚苏姐说了很多醉话,我在一旁抱着头听着。

 

一个女人靠自己实力去打拼,一路坎坷,却终究没有好的回报。

 

后来我才知道,那晚苏姐被灌醉。

 

那个陈总便想趁着苏姐醉酒把她玩了,但最终他被一个电话追了回去。

 

事后,奸计没有得呈的陈总跟苏姐谈条件,让苏姐给她当情人他才会帮苏姐上位,苏姐没有同意,副总便泡汤了。

 

苏姐说着说着睡着了,我把她抱回卧室,帮她脱了那身脏衣服放到洗衣机里,然后我便在客厅坐了一夜,黎明时,才睡了过去。

 

欠揍的陈国富

 

那天是周六,苏姐不用上班,没睡多久的我被苏姐轻轻摇醒。

 

"小凯,去床上睡吧,这里不舒服。"

 

苏姐很温柔地对我说,我眯着眼睛点点头,然后起身走进了卧室,一下扑在床上。

 

我那时处在一种半醒半睡的状态中,可以听到一切声音。

 

过了一会,洗漱完的苏姐很轻地走进卧室,坐到我身边。

 

"我去买菜做饭,过会儿做好了叫你起床,别睡得太死。"

 

说完,苏姐便换了身上衣服出去了。

 

熬了一夜的我脑袋涨得难受,想睡却又睡不着,我的心里一阵糟乱。

 

不多时,门开了,我知道苏姐回来。

 

然后便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忙活声,我知道苏姐在做饭。

 

她的动作很轻,听着声音我就一阵感动,心里安定了许多。

 

一阵紧促的敲门声惊了我刚刚安定下的心,我的心跳的厉害,眉头不由一皱。

 

不一会儿,苏姐便去开门。门吱嘎一声开了。我听到苏姐很小声地说你来干嘛。

 

"苏晴,说的这么小声干嘛,我们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再说就算做了也没事,我可一个人都没带哦。"

 

一个男人坏笑着说,我听着声音有些耳熟。

 

"苏晴,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来了客人也不请人家进屋?"

 

男人问道。

 

"我这不欢迎你,你赶紧走吧。"

 

苏姐依旧轻声地说,语气略带愤怒。

 

呵呵!

 

男人一笑,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男人走了进来。

 

"苏晴,我该说你什么好,你也不小了,我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呢?"

 

男人有些苦口婆心地说。

 

我当时就想出去,揍他丫的一顿,但又特别想知道苏姐怎么说,便忍住了。

 

"陈总,您是有家室的人,所以,请自重。"

 

苏姐很客气地说,语气坚决,我这才知道来人是苏姐的上司陈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