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继续|言情短篇肉多小说

原标题:


“咯咯,你这个人真会扫兴。”何丽笑眯眯的盯着黄海川,身体不退反进,隐约的又要压到黄海川身上去,“今天是同学聚会,我早跟他打招呼了,晚上会跟同学玩通宵,你不用担心他会抓奸抓到这里来。”何丽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黄海川,黄海川越是表现的不大情愿,就越是激发的她的征服欲,谁说只有男子才会对女子有征服欲?自负的女子看到出色的男子同样会有让对方拜倒在石榴裙下的欲望,那种征服的成就感能带来心灵上的愉悦和满足。

“你就是经常这样欺骗你丈夫的吗?”黄海川瞥了对方一眼。

 

“欺骗?怎么能这样说,你不就是我同学嘛。”何丽说着又往前了一点。

 

耳边缭绕的是何丽那满是蛊惑的声音,鼻子里充满了对方身上那能让人迷醉的香水味,黄海川直觉自己就快要把持不住了,他不知道何丽为什么会来主动撩拨他,兴许是大学期间他对她的不假辞色,甚至,黄海川不无自恋的想是自己身上的魅力太大,引得美女都要主动投怀送抱。

 

但这一刻,黄海川在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不要被这一刻的冲动冲昏了头脑,他努力的去编排何丽身上的缺点,他对自己说像何丽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要是真跟她好上了,那他就不是好男人……黄海川努力的、绞尽脑汁的为自己想着拒绝一个美女诱惑的理由。

 

黄海川竭尽全力、意志坚强的在自己脑海里构筑了一道道围墙,拼命的抵制着来自围墙外面的诱惑。

 

突地,只见何丽微微站立起来,跨过了座椅,双腿径直跨坐到他身上来,性感的黑色连体裙随着她跨腿的动作,一下子就走光了,那修长白皙的美腿让人目眩神驰,玲珑有致的完美腿部曲线在黄海川的黑色眼球里倒映了出来,让他的大脑直欲眩晕。

 

‘轰隆’一声,黄海川只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道德防线在这一瞬间崩溃了,他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若跟何丽这样的女人好上,我不是个好男人,但此刻我要是无动于衷,我连男人都不是了。”当黄海川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深处那不断升腾的欲望时,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声音,一切一切的坚强品质,在绝对的诱惑前,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

 

‘砰砰’的玻璃声突兀的在这夜深人静中响了起来,刺人耳膜,更是惊醒了刚刚几乎已经是箭在弦上的一对饮食男女。

 

“下车,下车。”伴随着玻璃声响的是一阵尖锐的叫声。

 

隔着车窗,黄海川听不清外面的人讲的是什么,玻璃声响的那一刹那,黄海川吓了一跳,那双已经放到何丽大腿上的手更是急速的缩了回来。

 

“外面不知道是什么人。”黄海川脸色微红的望着何丽,他为自己刚才把持不住而感到羞愧,好在夜幕下的双方,并无法完全看清彼此。

 

“真是扫兴。”何丽咒骂了一句,从黄海川的双腿下来,才打开了车窗。

 

循着皎洁的月光,只见外面站了四个穿着公安制服的警察。

 

宁静的黑夜看到这身扎眼的制服,黄海川心里就情不自禁的‘咯噔’一下,兴许是此刻心虚的缘故,黄海川竟觉得格外的紧张起来。

 

“下来,下来。”见车窗摇下来,外面的警察又对黄海川两人摇了摇手。

 

“凭什么让我们下去?”何丽语气颇为不善的对着外面的警察说道。

 

“让你们下车就下车,聒噪什么。”为首一个警察瞪起眼来。

 

黄海川和何丽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迫不得已只好下了车。

 

两人被带到了附近的风景区派出所。

 

下车后,黄海川也才看清四个人手臂上那清晰醒目的协警袖章,知道四个人并非真正的警察后,黄海川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姓名?”

 

“工作?”

 

……

 

在派出所的问询室里,黄海川和何丽分别被一名协警询问着,协警的手上还拿着记录本,煞有介事的要做着记录。

 

“我们又没犯什么法,凭什么要回答你们的问题。”何丽不满的看着对方,刚才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已经让其相当不爽了,此刻又被当成犯人一般质问着,更是让其火冒三丈。

 

“没犯什么法?哼,那你们晚上十点多的不回家休息,在风景区外边干嘛,是不是想做什么不法勾当?”协警不客气的盯着何丽,冷笑道。

 

“你……”何丽双眼冒火的瞪着那名协警,却是找不出合适的话来辩解,总不能说是来偷情的。

 

“怎么,没话说了?”协警眼里闪过一丝得色。

 

“说吧,你们两人是什么关系,这么晚到风景区又是来干嘛。”协警正了正神色,拿起笔,又要做记录。

 

“我们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告诉你?你又哪只眼看到我们准备做犯法的勾当了?”何丽忍着怒火道,她心里还真没把这些协警看在眼里,若不是怕今晚的事情传到老公耳里,她早就找人来摆平了,眼下不想将事情闹大,她也只好忍气吞声。

 

 

 

要多少钱

“你们是不是准备干犯法的勾当我们是不清楚,但我们有怀疑的权利,有将一切犯罪苗头扼杀在摇篮的责任,你们好好回答问题,只要我们觉得没有嫌疑,自然就立刻让你们走,并且还向你们道歉。”协警语气不阴不阳道。

 

“即便是要问,也是正式的警察来问,而不是你们吧。”黄海川这时插口道。

 

“今晚所里的人都出警了,现在只有我们几个。”黄海川对面的协警回答了一句,旋即脸色就冷了下来,“叫你们回答问题就回答,废话这么多干嘛,再啰嗦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吧,你们俩是什么关系?老实交代。”

 

“我们是什么关系也在你们问问题的范畴吗?”何丽冷眼看着对方。

 

“不错,这个问题很重要,你们要如实回答。”协警一本正经,严肃道。

 

“呵。”何丽冷笑了一下,冷冷的看着对方,不作声,直到问其话的协警被看的有点不舒服,板起脸来正欲训斥,何丽的嘴角才微微勾起,眼神轻蔑的看着对方,“说吧,你们要多少钱?”

 

“咳咳……瞧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这是正常办案。”协警差点被何丽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噎到,不动声色的和另外几名协警对视了一眼,几人眼里都闪过一丝喜色,心说这下遇到肥羊了,看何丽的样子,对他们的伎俩已经知之甚深,并且已经做好了挨宰的准备了,想想刚才何丽乘坐的是最新款的宝马,几人心里一阵窃喜。

 

“正常办案?”何丽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讥笑道,“你们这么晚还在风景区外蹲点,无非是想捞点外快,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也别装腔作势了,想要罚多少钱就直说吧,你们的时间宝贵着,我们耽误不起。”

 

何丽的话把几人说得神色悻悻,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明白’又直接的人,不过既然把话说开了,揭掉了那块遮羞布,也没啥不好意思的了,几名协警凑在一起低声耳语了一番,经过了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一名协警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威严道:“这样吧,我们也不计较你们这么晚在风景区外干嘛,至于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们也不问了,你们交三万块罚金就走人吧。”

 

那名协警一说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何丽,其他几人也颇为紧张的看着何丽,何丽经过刚才和对方的口舌交锋,已经被对方认定是能拿主意的人,而他们想要罚金,已经寻思着从何丽身上入手了,至于黄海川,这会已经被他们直接无视,心说这估计是一个小白脸。

 

“三万块?”何丽提高了音调,拿眼斜视着几人,她倒没真把这三万块放在眼里,但却知道这几人是把她当成肥羊在狠宰了,三万块怕是能列入这几人开出的单笔罚金最高的金额了,哪怕是心里已经做出了拿钱消灾的决定,何丽此刻也偏偏要吊吊几人的胃口,明明眼下是处于弱势地位,但她也要拿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去俯视几人,你们不就是要钱吗,老娘有的是钱。

 

“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出的最大宽容了,你要是嫌多,那我们就要按程序来了,到时候后悔的是你们。”说话的协警脸色一黑,但那心虚的眼神却是已经出卖了他,事实上,此刻他心里也是突上突下的,他和同在问询室里的其他几人经常会夜晚到风景区外守着,专门等候一些很晚还到这里来的男男女女,根据他们多年的‘侦探’经验,大晚上还来这里的男女双方基本上不是什么正当关系,大部分都是找刺激来的,遇到这种情况,就是他们来钱的时候了。

 

他们会随便找个借口说要办案之类的理由,先将人带到派出所,然后开始询问,重点询问男女双方的关系,而被询问的双方只要不是正当的夫妻关系,在这种时刻就开始遮遮掩掩了不敢明着说了,这时候就是这些协警表演的时候,他们欲擒故纵的吓唬着说要先通知家里人之类的话,等把人吓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寄出最后一招了。

 

当然,这里面必须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一切目的就是为了最后让人心甘情愿的罚钱还要感恩戴德的,而基本上被带进来的人最后也都捏着鼻子认倒霉,交点钱走人,毕竟碰上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声张,要是真被这帮人通知到家里人,这后果可能就不只是随便交点钱了,而是事关自己的名声乃至家庭和谐问题了。

 

今天碰到了何丽这种明白人,几人都还没来得及唱红脸白脸的,就直接被何丽说出了最后目的,这多少让几人有点尴尬,甚至恼羞成怒,但想想既然对方这么上路,也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刚才几人凑在一起就是在合计着准备罚多少钱来着了,平常一般他们也就罚个几千块,碰到穷点的还更少,鲜少有罚到一万块以上的,毕竟他们这番做法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兔子惹急了还咬人,何况他们一瞅何丽的架势,就知道对方也不是善茬,说不定背后还是有点硬关系的人。

 

但即使是猜到了这种可能,他们也照样不手软,这种事情干多了,他们对这些男男女女的心态再清楚不过了,都是害怕声张,巴不得低调的解决,就算是对方是有头有脸有关系的人,也不敢明着找人来解决,都嫌丢不起这人,多半是恨恨不平的交点钱走人罢了,有钱的人谁会计较这点小钱?

 

>>>>本文《我的尤物老婆》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