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男友想看我下边怎么办,男朋友老叫我含他下面

原标题:


刚才这么一折腾,张辉的脸更被夹的严实。他感觉快要窒息一样,努力想推开申静的腿,可是反而被她越夹越紧……

张辉也因此急促的喘着粗气,一股股热流不断袭来。

 

申静顿时觉得仿佛有无数蚂蚁从下迅速爬上身来,一股异样的感觉在骨子里涌动。

 

她涨红着脸,身子微微的扭捏着,几次都差点坐不住。

 

赵德才不是傻子,也看出申静有些异样。“申医生,你是不是生病了,脸色好难看。”

 

“没,没有。”申静不自然的说道,“赵医生,你喝了不少酒吧。时候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没事,申医生,我回去也没事,留下来陪你吧。”赵德才腆着脸,笑吟吟的凑过来。色眯眯的眼睛瞄了一眼申静高耸的胸口,差点没掉出来。

 

申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悦的说,“不用了,赵医生,我自己应付的了。”

 

赵德才依然腆着脸,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扶了扶眼镜,笑道,“申医生,我这里有两张电影票,明天下班后咱们一起去看吧。”

 

申静根本就没什么好话,不留情面的直接拒绝了,“赵医生,我没心情,你找别人去吧。”

 

赵德才依然不死心,说,“申医生,你是不是还为张辉不经你允许诊治你病人的事情生气。这小子也太不把我们医生放眼里了,你放心,我替你出气。”

 

“赵医生,你别乱来。”申静有些担忧的说道。

 

赵德才是医院出名的阴险小人,喜欢暗地里算计人。而且,他在社会上也认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

 

赵德才眯着眼睛,阴阴一笑,“你放心,赵医生,不会有事的。”

 

张辉虽然被夹得难受,但这些话却听的一清二楚。对赵德才,他早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几十遍了。

 

赵德才的手段张辉也是清楚的很,但他一点都不害怕他。甚至,根本就没将他放眼中。

 

他现在以一种很不雅观的方式和申静纠缠一起,而且难受的要命。更要命的是,只要他稍微动一下,就会被申静误会要挣脱出来,于是更用力用双腿死死夹着他。

 

现在只有赵德才滚蛋,申静才可能放他出来。偏偏这混蛋,是奔着不走的架势了。死皮赖脸坐在那里,一边东拉西扯的扯淡着,一边借机上前对申静揩油。

 

赵德才发现申静不像往常对他太过抗拒,看来今晚有门儿。

 

他起身绕到申静身边,笑嘻嘻的说,“申医生,我看你好像不舒服,我给你检查一下吧。”

 

申静想拒绝,但赵德才已经探手朝她胸口袭来。

 

这一幕被桌子底下的张辉,用眼睛余光也瞄到了。

 

“想占申医生的便宜,做梦吧。”

 

张辉嘴角浮起一抹坏笑,冷不丁伸出一手,极快朝靠上来的赵德才小腹上点按了一下。

 

赵德才根本没有注意到,但很快他捂着肚子,慌张的叫嚷着“哎哟,申医生,我出去一下。”

 

他几乎踉跄着跑了出去,刚跑出门口,一个响屁崩了出来。

 

更要命的是,屁股上竟然湿了好大一坨……

 

赵德才羞愤难当,顾前不顾后的赶紧跑走了。

 

申静看到这一幕,一时没忍住,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

 

“申医生,你是不是打算憋死我呢。”

 

下面张辉的声音,让申静回过神来。

 

她慌忙分开腿,放张辉出来了。

 

张辉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看着窘迫不安的申静,笑道,“申医生,没想到你双腿的力气还挺大的。”

 

“滚!”申静从未遭遇如此窘迫的事情,羞恼的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我刚给你解了围,你就赶我走啊。”张辉摇着头,朝门口走去。

 

申静有些意外,吃惊的看着他,“什么,赵德才拉裤子是你做的手脚。”

 

“不然呢。”张辉头也不回,淡淡说道。

 

“张辉,今晚的事情敢说出去,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张辉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申静恶狠狠的要挟声。

 

张辉扭头朝她一笑,“我不会说的,申医生。不过,我会对大家说申医生对粉红色情有独钟。”

 

“王八蛋,你给我去死。”申静气狠狠的骂了一句,要知道她穿的贴身衣物就是粉红色,而且刚才还被这混蛋……,她气不打一处来,抓着一个文件夹朝门口扔了过来。

 

但张辉一溜烟,却闪身跑走了。

 

投毒的凶手是谁

值了一晚的班,张辉只睡了一中午,早早起来就在厨房忙活起来了。他要给同住一个宿舍的李晶晶和宋美美准备午餐。

 

医院的宿舍都是按照科室分布,张辉是妇产科护士,自然也分配护士一起。

 

这不是什么好事,三人不仅各睡一个房间,而且张辉还要服务李晶晶和宋美美。不仅包揽了做饭扫地的家务活,还要给她们俩洗衣服。有时,内衣裤都要给他洗。

 

张辉将饭端上餐桌,两人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两人穿着衣衫不整的轻薄睡衣,随着走动,有致的身段若隐若现。

 

张辉扫视着这美妙的身影,一股热血上涌,妈呀,鼻血差点流出来。

 

两人早注意到张辉异样的目光,但早就习惯。每天醒来,能有一个男人为之沸腾,这也是证明自己充满魅力,是个好消息。

 

“晶晶姐,美美,赶紧洗漱吃饭。”

 

宋美美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到张辉身边,说,“是啊,下午院长和主任要一起来探望马桂芬呢。咱们可不能出错,否则护士长肯定会狠狠责罚我们的。”

 

张辉伸手在充满弹性的翘臀上拍了一下,嬉笑道,“美美,护士长是不是要打屁股惩罚呢。”

 

“啊,死张辉,你这个坏蛋。”宋美美羞涩的娇嗔一声,扭身跑开了。

 

李晶晶朝他投来一个妖娆的笑意,说,“小辉,你这坏蛋昨晚还没被申医生教训够啊。”

 

张辉一个箭步上前来,紧紧靠着李晶晶,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芳香,坏坏一笑,“你说的没错,晶晶姐,所以我等你来教训呢。”

 

说着,一手就摸向她那引以为傲的雪白的大长腿。

 

“啊,你这个小坏蛋,我看还是让申医生教训你吧。”李晶晶鬼精的很,用力打开了张辉的手,巧妙的避开了。

 

张辉不止一次的产生对李晶晶的坏坏念头,但李晶晶总能看穿他的心思。关键时刻和他避开,始终和他保持距离。张辉也清楚,李晶晶这种女人的心思,可都在那些高富帅身上,可对他这小小的男护士没多大兴趣。

 

没多久,两人穿着雪白的护士服,踩着白白的美腿,扭着迷人的身段走了过来。

 

张辉不免叹口气,自己迟早要被她们俩给活活馋死的。

 

三人吃饭很快,不敢做耽误。

 

马桂芬是医院的特殊病人,她是一个医药公司负责销售的总经理,和东江市人民医院是有密切的战略合作。而且,她父亲还是市卫生局的副局长。

 

正因为如此,这个病人才受到重视。不仅得到妇产科的金牌主治医生申静负责,更享受很高档的全天候的服务。故而,院长和妇产科主任才会亲自屈尊来探望她。

 

三人刚赶到病房门口,就见里面乱成了一团。几个人在叫嚷着,“快点上呼吸机,她有呼吸衰竭的迹象。”

 

张辉看的清楚,马桂芬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浑身抽搐着,那迹象,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他赶紧冲了进来,刚挤到跟前,就被赵德才揪住了衣领,恶狠狠的骂道,“张辉,你还敢过来。都是你昨天擅自给马小姐诊治,现在出问题了。”

 

申静在一边凝神冷冰冰说道,“赵医生,现在问题还没搞清楚,你凭什么就把责任推卸张辉身上。”

 

“这还用说吗,事情已经很明显了。申医生,你要明白啊。”

 

赵德才说着,给申静眨眼睛。仿佛暗示她,我是帮你推卸责任的,你要明白。

 

申静并不买账,冷哼一声,说,“无凭无证,我不会认同的。”

 

张辉打开了赵德才的手,扫了他一眼说,“赵医生胡说,马小姐没什么大碍,我只要给她诊治一下,她就会没事。”

 

“小张,这不是开玩笑的。”院长看了他一眼,严厉的说道。

 

“我没开玩笑,若真出了事,我负全责。”

 

“好,这是你说的。”赵德才嘴角浮起一抹阴森森的笑意,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张辉随即上前,如法炮制,运用按摩手法,迅速给马桂芬施治起来。

 

几分钟后,马桂芬咳嗽了一声,渐渐恢复了意识。

 

此时众人松了一口气,纷纷夸赞起张辉。而唯独赵德才,脸色显得苍白。

 

张辉看了他一眼,说,“马小姐病情出现反复是被人偷偷注射过强效镇定剂氯丙嗪,才导致她出现异常,甚至各器官衰竭的迹象。赵医生,你说我们认真查,能查出凶手吗?”

 

赵德才脸色苍白,支吾着说,“这,凶手肯定跑了,我看没必要查了。”

 

“害我们马总那兔崽子呢,给老子滚出来。”

 

咣当一声,病房门被踹开了,一群凶神恶煞的打手在一个青年的带领下冲了进来。

 

背黑锅的人

那青年二十七八岁年纪,长的白净,不过人却非常的嚣张。

 

这人叫陈光,是马桂芬销售部的副经理。同时,他也是和江海市人民医院进行医药销售的主要负责人。

 

院长在内的一干领导和他客气打招呼,但陈光根本就不鸟他们。

 

这人毕竟是马桂芬的下属,他狐假虎威,院长他们也不敢多放个屁。

 

赵德才脑子转很快,看了一眼张辉说,“陈经理,张辉也不是有意的,你消消气。”

 

要说赵德才够阴险的,这是故意告诉他害马桂芬的人就是张辉。

 

果然,陈光上前,不由分说,就朝张辉狠狠打了一拳过来。

 

张辉身子一转,躲开了他的攻击。

 

陈光看一眼身后的几个打手谩骂道,“你们都他妈是蜡台吗,给我动手弄死他。”

 

那几个人凶相毕露,当即朝张辉冲了上来。

 

“住手,干什么呢。”马桂芬从病床上站了起来,迅速走到张辉面前。

 

这些人全部住手了,惶惑不安的看着陈光。

 

陈光吃惊的看着马桂芬,讶异的叫道,“马总,你,你怎么……”

 

“陈光,看我安然无恙,你是很吃惊还是很失望啊。”马桂芬目光咄咄,凝视着他说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