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我被多p的经历多人插我|轻点 人家受不了/男朋友

原标题:


“放松点,你现在很安全,桌子上有笔吗?”

“有,干嘛?”

 

“拿一根笔,你那边肯定有酒精吧,消毒之后该怎么玩,不用我告诉你了吧,千万别告诉我你不会。”

 

就算周围没人,此刻我的脸也腾地一下红透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让我用笔自己作弄自己。

 

一想到这里,我就突然想起了之前在他空间当中看到的图片,图片里面的那些女人,好像也是这样做的。

 

可是我真的要这么做吗?如今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吗?

 

我心中隐约有一种感觉,一旦照着对方的要求做了,我很可能就没办法回头了。

 

可是我的身体的确有些想要,从脱掉底裤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两条腿就在不停的摩擦着,此刻已经一片泥泞了。

 

看着桌子上的那些笔,我突然有些犹豫,最后竟然发信息询问道:“一定要用笔吗,我用手可不可以?”

 

说完我羞的都要哭出来了,我怎么能问出这种话,我根本就不认识对方啊,这样做也太下贱了吧!

 

对方很快就回复道:“可以,只要你舒服就行。用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你感受一下在这种环境下做这种事情,会特别刺激,也特别舒服。”

 

会不会特别舒服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现在真的很想要。原来我的心里面一直都住着一个魔鬼,让我堕落的魔鬼。

 

“来吧,勇敢一点,不要犹豫。只要你能迈出这一步,你就会发现生活多了很多的乐趣,整个人生也就完全不同了!”

 

看着对方继续发过来的那些蛊惑的话语,我纤细的手指忍不住往上抬,划过了大腿,慢慢的往上,最后悬在了那里。

 

真的要按下去嘛,一旦按下去,我恐怕会疯掉的……

 

 

 

逃兵

就是在这种犹豫不决之间,我越发难受,两条腿夹在一起,不停的摩擦着。

 

可这样根本就是隔靴搔痒,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的体温上升着,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我急需降温,急需给自己的欲望找个宣泄的出口。

 

而这个出口的开关就掌握在我的手中,只要我愿意按下去,一切就都能回归和谐了。

 

理智告诉我现在不应该继续下去了,否则我恐怕真的会沉沦的。

 

可脑海当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在不停的诱惑着我。

 

“别怕,他说得对,反正没人看得见,不就是随便玩玩嘛。”

 

“只要你按下去,绝对舒服的魂儿都飞了。”

 

“只要不被人发现,你做什么都没问题。”

 

“没有被人发现的问题,就是不存在的问题。”

 

渐渐地,我被脑海当中的这个声音说服了。

 

我再次分开了双腿,咬了咬牙,一闭眼,面色激动的把手按了下去。

 

“呜!”

 

我闷哼一声,整个身子都倒在了桌子,如今还空着的那只手急忙堵住了嘴。

 

即便是这样,整个安静的走廊上仍旧还回荡着我呜咽的声音,从喉咙当中发出的那一阵阵呻吟声,如何也止不住。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到达高潮,也从来没有如此剧烈的高潮。

 

我的身子趴在桌子上,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不停的抽搐着。

 

喉咙之中发出一阵阵似是哭泣,又极其愉悦的声音,像极了一直被人逗弄的百灵,认命而欢快的叫着,取悦着别人。

 

如今回想起来,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我居然在医院,在我的工作岗位上,脱下了底裤,用手指一下把自己送上了高潮。

 

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这次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甚至比任何一次和男朋友做都要强烈,都要痛快,甚至都要舒服。

 

那是一种极致的宣泄,在我到达高潮的那一刻,我的灵魂甚至都随着喷涌而出,滴滴答答的落到了地上。

 

那种做了错事的罪恶感,夹杂着身体的愉悦,简直像是罂粟,明知道有毒,却忍不住的还想要,简直成瘾。

 

就在我舒服的浑身发麻,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手机再次来了信息。对方自信满满的说:“是不是来了?你的身子也太敏感了,这才刚开始网调,居然就到了。”

 

此刻脑袋发晕的我已经没了对抗他的心思,我拿起手机编辑信息道:“你怎么知道的?”

 

“姑娘,我都调教过上百人了,这点经验还是有的,我是专业的。我猜的没错吧,你应该来了,是不是特别爽?如果你现在咬咬牙,继续动手指的话,我保证你会更爽,爽的你想咬人,爽的直接哭出来,想不想试试?”

 

我必须要承认,对方的确有骄傲的资本,我必须要收回之前对这个人的印象,他绝对不是那种只能在网上玩弄女人的丝,对方在现实当中看恐怕也是个高手。

 

对方对于女性心里的把控,以及对女性身体的了解都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对方说的没错,如果我继续刺激身子的话,真的会爽的不要不要的。到现在为止我的手还没有拿出来,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

 

可是我不敢,因为我不知道继续刺激下去,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心里面已经响起了警钟,如果再任由对方这么指挥下去,我恐怕真的会越陷越深的。

 

就在我思索这些事情的时候,对方还在不停的给我发着信息,甚至有具体的步骤,一步步的叫着我如何玩弄着自己的身子。

 

看着那些我从来都没想过,十分新奇的方法,我吓得浑身哆嗦。

 

因为在看见这些方法的时候,我的确有着想要去尝试的欲望。

 

不能继续下去了,我必须做点什么,我决定结束这次荒唐的对话。

 

“我下了。”

 

说完之后,我就立刻退出了账号。

 

我呆呆的坐在值班室里,就像个战场上的逃兵,明明一开始还不服对方,结果最后居然被对方高的丢盔卸甲,只能用鸵鸟的方式保护自己。

 

周围一片寂静,我的身子还在轻微的抽搐着。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退出了账号,可我的心还是惴惴不安。

 

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这真的只是在网上随便玩玩吗?

 

 

 

成瘾

可能是因为高潮之后的疲惫,也可能是因为我不善于熬夜,总之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我果然被病人投诉了,护士长也理所当然的找到了我,将我扑头盖脸的一阵训斥。

 

我嘴上说着以后再也不敢了,可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那是一个荒唐而又旖旎的梦,虽然梦境透着种种诡异,但其中总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吸引着我,让我不停的去回想。

 

见我还是这样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护士长的火气越来越大,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