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我在公车上被人摸湿/男票开车小叔在后要我

原标题:


王德义眼珠子不由自主的移向了郑新月饱满的两腿间,随后心里莫名的一慌,想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女孩儿不傻,只是单纯而已,需要慢慢引导才可能达成目的。

“伯伯先给你提个醒,万一真要到了深切的地步,可能会让你非常的难为情,但你一定要明白我是为你好,因为伯伯是医生,深切只是一种治疗的手段知道吗?”

 

“嗯。”郑新月眨了眨纯真的双眼,似懂非懂。

 

“现在你的病症隐藏太深了,光用手是捏不出来的,只能用吸的了,你看这样行吗?”王德义立马装作淡定的道。

 

说出这话后,连王德义自己都觉得无耻,他有点儿希望郑新月严厉的拒绝他,虽然这样代表以后将失去女孩的信任,但也算让他悬崖勒马了。

 

心跳不安……

 

几个呼吸后,只见郑新月粉红着脸,轻点了下头。

 

王德义见状浑身一颤,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响。

 

要用到嘴吸,郑新月当然会感到羞耻,可是经过刚才一连串的刺激,她现在既难受又害怕,而家里只有她和王德义两人,同处在一个狭窄封闭的房间里,却让她的胆子变大了起来。

 

只是吸一吸啊,又不会做别的坏事……两人似乎都抱有这个想法。

 

王德义老脸憋成了猪肝色,再也忍不住了,俯下身来,将嘴巴慢慢的凑过去。

 

不管对哪个女孩来说,这里都是非常敏感的部位,何况是一个黄花闺女呢?

 

同样是吸,婴儿和大人的却有天差地壤,刚才郑新月虽然也会产生异样,但更多体现的是一种调皮和童真。现在换成王德义的嘴巴,体现的却是一种情欲,空气中还弥漫着荷尔蒙气息,这让郑新月的异样感更加强烈了。

 

她不由得蹩起了眉,睁大的双眼不断流转着秋波,娇躯微抖不止。

 

王德义正在慢慢的品尝着,忽然觉得两坨柔软不断挤压着他脸庞,耳边还传来一连串吃力的嘤咛声。

 

这让他瞬间气血冲头,像是饥渴的野兽,疯狂的饮水起来。

 

郑新月再也忍不住了,她现在憋得很慌,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究竟她的身体在渴望什么。

 

她只好跟着扭起了杨柳细腰,想要冲淡这股奇特的感觉,却没想到越扭越慌了。

 

随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主动举起手,放在两坨上,缓缓的转起来,她只觉得这样做很舒服。

 

她甚至有股冲动,想要让将王伯伯那张火辣辣的脸,深深的按到自己的两坨雪白上,可是她还没有完全失去自我,便强忍着将这股念头压下来了。

 

“这不能全怪我,为什么发育那么好啊……”王德义两眼红通通的,他真的好多年没有动过女人的身体了,就像是一只饿坏很久的猫,突然闻到了鱼腥味。

 

光是这样怎么能满足呢?

 

他忍不住再次伸出两手,先在两坨柔软上按几下,再沿着白嫩的皮肤,慢慢往下滑去……

 

寡妇的心思

其实当王德义决定将手往下边延伸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嘴巴贴在雪白上,眼珠子往上移动,发现郑新月这时候双眼紧闭着,额头渗出香汗,似乎陷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了。

 

这让王德义胆子变大起来,不安分的手游到了腰间,揉了几下,再继续往下滑行。

 

虽然饱满上传来的异样让郑新月快窒息了,脑子晕晕沉沉的,但腰间的刺激还是让她察觉到了。

 

她有点想不通,明明是胸口有问题,可为什么王伯伯的手要往下滑去呢?

 

“我下边有什么问题吗?”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不知为什么她害怕了,直觉告诉她不应该这样。

 

可王德义已经掉进情迷的漩涡里无法自拔了,哪里舍得半途而废?于是嘴里含糊的道:“光是吸着不行,还要用手去推拿,让你全身的气往上走,助我一臂之力。”

 

“好,好吧。”郑新月呻吟一声,只好答应了。

 

这么强词夺理的话,她竟然相信了?

 

王德义激动得裆间跳了一下,于是将手对准了女孩裤头的缝隙里。

 

可是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道嘹亮的女声:“老王,王大夫,您是不是在这儿呢?”

 

“有人啊。”郑新月惊叫一声,急忙捂住了嘴巴,面色绯红的去捡扔在床上的衣服。

 

王德义也被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一脸阴晴不定,听声音好像是从院子外边传来的。

 

“好像是刘阿姨。”郑新月贝齿咬唇的说。

 

“哦。”王德义眼神恍惚的看着郑新月还在颠簸起伏的饱满,虽然被衣服遮起来了,但上面的凸点依然清晰可见。

 

“我好了,所以……”郑新月不敢直视王德义的眼睛,缓缓低下了头。

 

“那我先带宝宝回去了。”王德义微微一笑,便抱起了熟睡的婴儿,夺门而出了。

 

他在心里说服自己,年纪都那么大了,还厚颜无耻打年轻姑娘的主意,这还让人家以后怎么嫁人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王德义还是涌起一阵失落感,也责怪起那个不请自来的“刘阿姨”。

 

刘阿姨名叫刘香梅,虽然被郑新月称呼为阿姨,但不过才三十五岁。

 

这女人早年嫁给了一个包工头,后来老公出事故挂掉了,她领了补偿金,一跃成为村里的有钱人了。

 

刘香梅觉得自己还年轻,应该再找个好男人嫁了,可村里的瘪三们她又瞧不起,唯一和她“门当户对”的只有作为中医的王德义了,于是经常来纠缠王德义。

 

出了郑新月家的院门后,果然看见刘香梅眉飞眼笑的站在门口等待着。

 

大晚上的,这女人故意穿着一件紫色的背心,将白皙的胳膊露在外面,还给嘴巴涂上了玫瑰色的口红,将两坨硕大抬得老高,中间的深陷更是引人深思,一看准没好事。

 

刘香梅虽然漂亮,但有些轻浮,不是王德义喜欢的类型,况且他现在对郑新月动了情,对这个寡妇就更加不感兴趣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王德义不耐烦的道。

 

刘香梅瞥了一眼王德义怀里抱着的婴儿,顿时安心下来,微笑道:“我有事来找你,你却不在,于是挨家挨户的问了,有人告诉我说你抱着孩子去郑家闺女那里了,是什么原因呢?”

 

王德义还真害怕被这个经验老道的女人看出点什么,于是硬着头皮陪笑道:“孩子闹,带过去让小月哄哄。”

 

“她一个黄花闺女,哪会哄孩子呢?以后可以来我家啊。”刘香梅眼睛发光的说。

 

“这不是能哄着睡了吗?”王德义扔下这句话,不愿意再和这女人纠缠,急忙往自家方向赶去了。

 

可没想到刘香梅死皮赖脸的跟过来了,大家是同村的,而且王德义手里还抱着婴儿,也没办法赶她走。

 

回家后,王德义先进女儿的房间,将婴儿放进摇篮里安置好,再出来,却发现刘香梅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家的女主人,两腿摊开的坐在沙发上,还故意俯下身来,好让王德义看见藏在衣服里的两坨。

 

王德义是看见了,确实够大的,像两个吃面的大白碗扣在胸口上一般。

 

“我说老王你还站着干嘛,快过来一起坐啊,咱两多交流一下。”刘香梅笑吟吟的道。

 

“这么晚了,孩子要睡觉呢,有事明天再说吧。”王德义走了过去。

 

他觉得有必要将这个骚包赶走,大晚上的留在家里没准要出事,虽然下了决心,但还是低估刘香梅的无耻了。

 

王德义刚走到沙发旁边,让他难堪的场面发生了,刚才被邻家女孩撩拨起来的激情未消,回来的路上因为天黑光线暗,看起来还不显眼,但现在到家了,在明亮的灯光下,那凸起的轮廓尤为醒目。

 

而此刻刘香梅又是坐着的,目视前方,立马发现了这个大惊喜。

 

真骚

裆间的大帐篷像是给了刘香梅一个强烈的暗示,她还以为王德义对她性感的身姿起了反应,不枉她今晚花费心思打扮一番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