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餐桌放肆h 皇上_当狗伺候侍卫

原标题:


我和舅母迅速恢复之前的距离,我赶紧提上裤子,妈妈出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们

 

“刚刚小斌说渴了,给他拿水喝不小心把水倒在了他身上,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

 

妈妈没有怀疑,让我回房间换衣服,我换好衣服,想到刚刚和舅母的荒唐事心里觉得十分对不起妈妈。

 

我对妈妈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怎么就对舅母动了欲念。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中一会儿是舅母的身影,一会儿是妈妈的样子,最终我从床上爬起来,我实在是太想念妈妈的身体了,抱着的软棉,有弹力的大胸脯,还有那令人神往的桃花源地

 

我走出房门,打开了妈妈的房间,房间里没灯,我以为妈妈睡着了,但是房间里却响起慌乱的声音,同时打开了灯,看到我时脸上是又羞又慌张,她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上翘而性感的红唇,让

 

我走不动路。

 

“妈,我一个人害怕,想和你一起睡。

 

“都多大的人了,还想和我一起睡觉?”妈妈轻声细语的责怪,我却听出了里面的不好意思。

 

我知道妈妈肯定也是喜欢我的,撒娇自己在她面前永远是小孩子,一边爬上了床,妈妈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只是让我好好睡觉,自己也翻过身睡着。我等到身边传来匀称呼吸声时,转身抱住妈

 

妈,双手也试探的摸上了妈妈的胸脯

 

妈妈似乎睡着了,睡的还很香。

 

这样我更加放肆了,我捏着那两颗红艳艳的果实打转,一支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揉捏著她的两个桃子,再往下移动,抚摸著她的细腰,丰臀,最後突破了她薄薄的小三角裤,抓了抓几把浓密的yin

 

毛,抚摸著如馒头般挺凸的yin阜。我下面也瞬间立了起来,死死的抵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我没有穿内裤,裤子是宽松的,兄弟没有阻碍的立的很长。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震颤了一下,我已经顾不上其他,我牢牢地把

 

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著她的手在大鸡巴上移动抚摸著,虽然还隔了层布,但那柔软手的威力还是让我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用食指轻轻揉捏著那粒敏感高凸的yin蒂,准备将中指插进私处里,却发现入口处有一个物体挡住了我的动作。

 

我立刻想到那个是什么,想到妈妈将这个东西放在里面自慰时的样子,我兴奋不已,伸手拿住那个物体抽出来,房间里响起啪的一个色情的声音,妈妈也嗯哼了一声,似乎很是眷恋。

 

我知道妈妈这个时候已经醒了。只是母子关系将要转变为肉体关系还有点抗拒,虽然她心里已是千肯万肯了,但在表面上她还是拉不下这个脸,丢下妈妈的尊严和我共渡春宵。

 

我将妈妈的身体转正过来,妈妈依旧闭着眼睛,脸色却是潮红,她伏在我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於是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

 

入怀里,用嘴儿热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唇,又疯狂地用我的嘴唇和舌头,吻舐著妈妈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再将中指插进花园里,轻轻地挖扣著。

 

我这些举动,挑逗得妈妈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著,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酥麻,从口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昑著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脱下妈妈的睡衣,我仔细欣赏著妈妈那全身雪白而又丰满的胴体,细嫩洁白,一对肥嫩、高挺的双峰,两粒绯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圆头,矗立在两圏暗红色的乳晕顶端,我张开了嘴唇,一口就含住

 

那粒大nai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我兴奋极了,这是我第一次吃到nai头,我一手搓揉摸捏著另一颗桃子和它顶端的nai头,用力的嘬着。

 

妈妈媚眼微闭,红唇微张,全身火热酥软,下面像是洪水泛滥

 

我的兄弟兴奋的震颤流水,我忍不住了,又很狠地挖了几下,才把手指头抽了出来

 

个跃起的动作,把妈妈那身丰腴的胴体压在我的下面,分开了她浑圆细嫩的两条大腿,三角地带的迷人风光。只见连那令人无限神往的桃源春洞,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肉缝,,对准了

 

她那个绯红色的小肉洞用力一挺.

 

 

 

第八章 ? ? ?

 

“嗯~”妈妈的喉昽里溢出来一丝爽快的呻,吟。

 

我像是得到了回应般开心,从头到脚就是一阵爽快,我说了句别急,就要挺胯朝里面挤

 

砰的一声,门外响起了开关门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父亲和舅舅回来了,我此时下面还抵在妈妈的黏软的小肉洞里,不上不下的折磨着我,我心中大骇,要是被爸爸发现,他老人家一定会从厨

 

房拿把刀劈了我,我一时间没了主意,妈妈却像是睡觉翻身一样转了过去,我的兄弟也从那个肉洞里面脱离。

 

门口响起爸爸的脚步声,我顾不得回味那种感受,慌忙提起裤子就朝衣柜里面钻,刚把门关上,房间门就被打开。我通过那个衣柜的门看去,没想到进来的根本不是爸爸,而是舅舅。

 

舅舅走路有些摇晃,脸上泛着春光,看样子喝了不少,我躲在衣柜中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舅舅直接来到床边,竟然慢慢俯下身子,通过衣橱的缝隙,我清晰的看到舅舅的手竟然放在了妈妈的胸前,轻轻揉起来

 

我差点叫出声,心中生了火气,但为了避免此时出来解释不清,我忍了下来。

 

舅舅的动作越来越大,但妈妈却没有任何反抗,看起来妈妈应该是把舅舅当成爸爸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舅舅胆子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慢慢将被子掀开妈妈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一对雪白的

 

饱满虽然躺着也像个小山一样挺着。

 

舅舅发出一声惊叹,张嘴就将那颗被我嘬的红艳艳的果实含了上去。

 

 

妈妈发出轻微的嘐咛声,红颜的嘴巴微微张着,吐着香气,而舅舅的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揉捏另一只饱满,一只手则顺着雪白而又丰满的胴体,穿过茂密的森林直接往下面探去,拨开两侧肥嫩的

 

瓣,里面的水立刻汩汩朝下流,舅舅明显一愣,随即嘴里骂了一句:“骚货

 

他无声的骂着,一边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拿出一个手指头粗细的家伙上下撸动,只是即便如此他老二也没有什么动静。

 

此刻我心里明白舅母为什么会依赖按摩棒了,舅舅的性能力实在是太差劲,见到如此美艳的妈妈都硬不起来。看到这里我放心了不少,既然他不能勃起,那么就不会进入到妈妈的身体,我安心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