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很污很骚的文章_夹住黄瓜不准掉厨房

原标题:


所以如果你想对付毛坤林的话,不妨找酒吧一条街的东哥试试。”

 

我忍不住道:“你让我找个后台?”

兰沁用手在我下面抓了一下,笑道:“毛哥,靠这里是打不赢毛坤林的哦。”说完像个小狐狸一样跑了。

 

我陷入沉思。

 

毛坤林是武胜的手下,武胜靠开KTV,称为西王。他的冤家对头,是酒吧一条街的老大东哥,称为东霸。如果我搭上了东哥这条线,就不用害怕毛坤林找麻烦了。

 

可我特么知道东哥是谁啊?我就是一个小小的酒水销售业务员,根本不了解这些行情啊。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想趟入社会混混这片浑水。

 

所以我决定,不去考虑这些事情。毛坤林不是想找我麻烦吗?老子打不起还躲不起吗?小打小闹,能赚个外快更好,赚不着外快,至少落个艳福,像虞菲和兰沁这样的妞,不定期可以来个以身抵债,我也知足了。

 

当然,如果能把韩易瑶这个校花拿下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微信。没有好友验证请求。

 

兰沁明明已经把我推荐给韩易瑶了,她既然急着用钱,为什么还没添加我呢?想起在兰沁手机上看到的那张照片,我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韩易瑶的果照。

 

真的想看一看,那白色T恤下面鼓鼓的地方,是怎么样的风景,还有牛仔裤下的腿,以及神秘而诱人的三角地带。

 

接下来,我像神经病一样,一直心神不宁的看手机。十一点半了,还是没有好友请求。我心想,去她娘的吧,爱来不来。今天晚上,跟兰沁这小浪婊折腾了那么久,我也累了。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手机“滴滴”两声,我急忙拿起来一看,一个好友请求进来了。

 

昵称是一个“瑶”字,头像是个虚化的背影,验证信息是:毛哥?

 

我知道是韩易瑶来了。平复一下心情,我点了验证通过。问她:“你是?”

 

“我是雪红的同学,想跟你借点钱。”

 

“兰沁跟我说了。你想借多少?”

 

我盯着手机,心里还有些忐忑,害怕她借的多,我拿不出来。因为我手上也就剩下三千块钱了。

 

谁知道韩易瑶竟然一直没有回信。我特么盯着手机,等到了快两点,都没有动静。

 

不是吧?又他娘的玩我?

 

 

7

第7章:校花约见

第二天早上,我被电话吵醒,胖子在电话里骂道:“毛文希你个狗了日的,你让老子给你拉私活儿,还不快滚过来!”

 

我这才想起,我前几天做了点私活,给一个婚礼推销了十箱白酒,约定的今天把酒送过去。我们公司一般不零售,跟酒厂定制条码之后,再批发给二级代理商。像我这种业务员,一般主要是开发并维护二级代理商。所以平时比较轻松。

 

很多同事做私活,就是从自己手下的二级代理商手里,以批发的价格拿货,然后再以零售的价格转手卖出去,这也算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公司不会管,而代理商能多走点量,也愿意配合我们。

 

但是其中的利润可不低。就拿我这一单来说,十箱白酒,出货价格,已经算是比平时的市场价优惠了,我还是能赚一千块钱的差价。

 

有钱赚谁不积极啊,我急忙爬起来,冲了出去。

 

“毛文希,你狗了日的晚上是不是日狗了?睡到现在还不起来!”胖子给我递了一根烟,没好气的说道。

 

我接过烟,想了一下,又夹到了耳朵上。笑道:“日的小母狗,可性呀感了呢。”

 

“真的?”胖子眼睛亮了起来。这家伙绝对老司机了,咧着嘴道:“你肉日的不能吃独食啊,给胖哥介绍一下。”

 

我拍了拍他的大肚子,笑道:“还是算了吧,你这小丁丁都被脂肪没过头顶了,我怕人家姑娘埋怨我啊。”

 

一边说笑着,我催促着胖子开车,送酒去了。

 

对于我放贷的事,以及和虞菲还有兰沁发生的那些事,我是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

 

把酒送到举行婚礼的酒店,我如愿拿到了一千块钱的差价,心里美滋滋的。快中午了,准备请胖子吃个饭。

 

胖子去买烟,我突然想起什么,忍不住点开了微信。一看之下,不由吓了一跳。

 

韩易瑶一连给我发了好多条信息。

 

我看了一下,第一条是凌晨3点,回复我的:“五千吧。”

 

然后她又不停的发了几条“在吗?”

 

“毛哥在吗?借我五千,我十天就还你。利息可以高一点没关系。”

 

从文字和发送的时间来看,她似乎很着急。我实在想不到,昨天晚上我睡着了之后,她会给我发这么多信息。

 

“毛哥,你睡了吗?不好意思,方才在接电话,没有及时回复。我知道你那里的规矩,我发张照片给你。”

 

然后是一张照片。

 

看上去比较昏暗。韩易瑶靠在床头上,一手拿着一张身份证,另只手把上身的睡衣掀起来,露出带着花边的罩罩,而罩罩下面,是巍峨的两座圣女峰,雪白的高耸!

>>>本文《校贷的风流事》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