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上课同桌打开衣服吃我@作文 巨兽之喉(1v1甜肉)

原标题:


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头野兽。

 

她要被牲口干了一样。

这种想法让她发自内心的羞耻,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刘聪。

 

可刘聪见她把眼睛闭上,却嘿笑一声,一只手揉着她沉甸甸的大nǎi子,另一只手则是悄悄来到了她的两腿间,然后伸进去。

 

趁着张晨梦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将她的内裤扯了下来,然后不由分说的把两根手指chā进了张晨梦的ròuxué。

 

第10章

本以为她刚生过孩子,下面肯定会有些松。

 

谁想刘聪把两根手指一chā进去,才发现那个ròuxué紧的好像一条小缝,虽然里面已经shīlùlù的了,但他的手指还是仿佛陷入了泥沼当中,被死死夹住,动弹不得。

 

张晨梦也没想到刘聪会出尔反尔,手指chā进下面的时候,她整个人猛地僵硬了,娇躯紧绷,同时顿时哀鸣一声:“不??不要??好疼啊??快拔出来??”

 

因为下面有些疼,张晨梦下意识的用力抓了一下刘聪的命根子,让他感觉有些疼。

 

“sāo货,报复我?”刘聪有些生气,故意上下一起用力。

 

他猛地一捏张晨梦的nǎi头,同时下面用力往里一chā。

 

被这么一刺激,张晨梦立刻shēnyín一声:“啊??好疼??老板你别折磨我了??”

 

张晨梦喘着粗气,眼角也有泪水滑落,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羞耻和羞耻。

 

但下面被手指chā入,那种强烈的快乐又让她yù罢不能。

 

渐渐的,她下面竟然真的轻松了一些,而且从里面开始蠕动。

 

刘聪就感觉到这女人的ròuxué好像是一条鱼儿的小嘴,不断吮吸着自己的手指,里面那些拥挤的嫩ròu,紧紧包裹着自己的手指,然后不断按摩似得蠕动着。

 

他感觉很爽,快速的抽动了几下自己的命根子,在张晨梦紧握的小手了抽chā,感觉就好像是cāo了她一样。

 

张晨梦呼吸急促,她感觉到了刘聪在chā自己的手,想要松开,那个前所未有的大宝贝让她有些不舍。

 

而且刘聪此时正折磨着她的神经,让她无法松开。

 

“sāo货,爽不爽?是不是比自己自慰爽?”刘聪开始尝试着缓缓抽chā张晨梦的ròuxué。

 

“不要这样??老板??兰姐还在屋里啊??”张晨梦依靠在墙壁上,眼神迷离,随着下面ròuxué里的手指抽动,她的身体也轻轻颤抖着。

 

而刘聪看着她享受的模样,当即将两根手指狠狠往里一chā,然后不断扣挖着:“说,是不是比你自慰爽?”

 

张晨梦惊叫一声,随后xìngfèn的用两腿夹住了刘聪的腰,急促的说道:“老板我说??我说??呜呜呜??你弄得我好舒服??求你别弄了??”

 

因为下面强烈的刺激,张晨梦被迫说出那些羞耻的话语。

 

可刘聪却没放过她,嘿笑道:“既然爽,干嘛还让我停下呢,不如我让你多享受享受。”

 

咕叽咕叽。

 

刘聪开始加速抽动手指,在张晨梦的ròuxué里搅弄着,弄得她舒爽无比,同时又害羞的不行。

 

但身体的kuài gǎn是骗不了人的,张晨梦的下面开始大量流水,同时表情也变得迷离,张开樱桃小嘴:“啊??老板??哦哦??chā的好深??你弄死我算了??两根手指好粗??”

 

刘聪见到她都开始口无遮拦了,顿时露出得意的模样,将她的裙子掀起来,看着那ròuxué。

 

原本应该是一道ròu缝的美xué,此时已经被撑开,变成了一个狭长的小ròu洞,而且里面不断的往外流水。

 

刘聪的手指正被吞没其中,甚至那痉挛的美xué还在吮吸着。

 

张晨梦已经闭上眼睛,不断颤抖着享受快乐,顾不上面前的人究竟是自己的老板,还是自己的男人了。

 

她双腿已经不由自主的张开,甚至因为腿分开的太大,粉嫩的屁眼也露出来了,看上去还是个处女之地。

 

刘聪看了一眼,有些心动。

 

不过这女人ròuxué就够紧了,屁眼肯定更加紧致,还是先开垦前面再说吧。

 

望着已经几乎全身赤luǒ的张晨梦,那雪白的娇躯让刘聪很xìngfèn。

 

第11章

他伸手抓住一团雪白沉甸甸的ròu球,轻轻捻搓着,然后将自己的命根子凑向了她的下面。

 

而这期间,刘聪的手还一直扣挖着张晨梦的ròuxué,弄得她嘴里shēnyín不断,完全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张晨梦半躺在鞋柜上,仰头望着天花板,眼神已经不聚焦了,显然是前所未有的快乐。

 

刘聪心道,老子今天让你更加开心。

 

他将又粗又黑的命根子凑过去,轻轻顶住了张晨梦那粉嫩的ròuxué,然后迅速将手指拔出来,里面的爱yè也跟着流淌出来一大片,全部淋子了那ròu棍子上。

 

刘聪看着被爱yè弄得油亮的大ròu棍子,用力顶住张晨梦的ròuxué,然后猛地往里一chā。

 

“啊??好疼??呜呜呜??”张晨梦惨叫一声,感觉下面好像随时要被撕裂了一样。

 

而刘聪也没想到张晨梦这么紧,他借着爱yè的润滑,只是进去了一小半不到,那个小ròu缝就被撑开,变成了小圆洞。

 

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甚至ròu洞旁边的小ròu唇都已经被撑的发白了。

 

张晨梦痛苦的用小手抓住刘聪肩膀,一双修长美腿也死死夹住他,哭喊着:“不要??老板我好疼??下面好像要裂开了??”

 

刘聪被张晨梦好像八爪鱼一样的抱住,下面也紧的根本进不去一分,让他觉得很是为难。

 

拔出来?

 

他不甘心,毕竟那个ròuxué里面的软ròu正包裹着他命根子上的蘑菇头,而且痉挛蠕动的嫩ròu,让刘聪蘑菇头被摩擦的很舒服,感觉身体都轻了几两。

 

至于chā进去,他又感觉里面的排斥的力量很大,让他有种chā入沼泽的感觉,根本使不上力气。

 

正在刘聪无奈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扭动的张晨梦甩动她的大nǎi子,那两团满是nǎi水的宝贝,不正是用来润滑的好东西吗?

 

这样想着,刘聪xìngfèn的抓住一团nǎi子,用力一挤。

 

一股nǎi水流淌出来,刘聪顺势捧起来抹到了自己的ròu棍子上。

 

张晨梦见到他用自己的nǎi水润滑,顿时羞耻无比,哭着哀求道:“老板,求你别折磨我了??你的太大了??哦哦??不要动??我会被弄烂的??”

 

刘聪不爽的抱住张晨梦的柳腰,bī问道:“那你说,是我让你爽,还是你老公让你爽?”

 

张晨梦怎么好意思用别人跟自己老公比较,所以想要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是那潮红的小脸和屈辱的模样,也给了刘聪莫大的刺激。

 

刘聪的命根子猛地一跳,好像又粗了一点。

 

张晨梦惊恐无比:“你??你怎么还能变大??”

 

“嘿嘿,告诉我,到底是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刘聪得意的晃了晃命根子,弄得张晨梦啊啊叫了两声。

 

她害怕极了,慌忙用小手推着刘聪的肩膀,气喘吁吁的说道:“你厉害??你太厉害了,你比我老公厉害,呜呜呜??”

 

说完这下贱的话,张晨梦直接哭出来,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勾引自己的老板也就算了,还要亲口承认自己老公不行。

 

可刘聪却xìngfèn的很:“既然我比你老公厉害,那我让你爽不是应该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