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王妃小菊被孔雀开屏_镜子对着床用纸贴遮住

原标题:


咕噜咽了一口口水,心里开始胡思 乱想起来。

 

看到儿媳进屋,他也悄悄的跟了过 去。

香云匆匆关上门,两步走到床头掀 起了裙子,把那条花内裤脱了下来。

 

现在那半根胡萝卜在她的泉眼里磨 的她疼痛不已,而且她还感觉到那玩意 竟然像是活了一样越钻越深。

 

说实话,这一刻,香云心里害怕了,生怕那半根胡萝卜钻进她的肚子里。

 

此刻那泉眼的毛发上已经挂起了点 点水珠,投过窗口的阳光,看上去闪闪 发光。

 

香云皱着眉头,两根手指分开了下 面的两片粉唇,想要用手指把那东西勾 出来。

 

可谁知她不动还好,这一动,那胡 萝卜进的更深了,而且还伴随着一股强 烈的刺痛感传来。她情不自禁下口中发 出了淡淡的shēnyín。

 

"嗯……"

 

这一幕被趴在门口偷看的黄中奎看 的一清二楚,他一边欣赏着儿媳fù的私 密,一边抓住了自己胯下的那根东西。

 

这老东西太久没碰过女人,忽然看 见这么一幅场面,一激动,胳膊就撞在 了里屋的门板上,发出了 "砰"的一声,吓 的他身体一哆嗦,那根东西瞬间软了下 去。

 

房间里的李香云听到响动,顾不得 那个还在流水的小xué,连忙套上了内裤。

 

 

········

第2章

········

"爹,是你在外面吗?

 

黄中奎不敢吱声,小心翼翼的退出 了堂屋,毕竟香e是他的儿媳fù,真要 是被她发现了,那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 了。

 

李香云等了半天,见门外没有动 静,心里一阵起疑,过去打开了门。

 

黄中奎已经走到了过道下,样子看 上去气定神闲的,没有什么异样。

 

"爹,你刚才进屋了吗?"

 

李香云心里仍旧不放心,试探着

 

问。

 

黄中奎目光闪烁,逃避着儿媳的眼 神:"没有啊,我刚才一直都在院子里 呢,怎么了?"

 

"噢,没事,我就问问……对了爹,你 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去。"

 

听到公公这么说,香云连忙岔开了 话题。

 

说完,她欠着身子走进了厨房,这 一动,那胡萝卜进去的更深了,现在她 感觉那个洞里奇yǎng难忍,甚至一走路,水都会从那泉眼里流出来。

 

李香云拼命的克制,这才没有瘫痪 在地上。不过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那种yù罢不能的感觉,让他连死的心都 有了。

 

她简单的下了点面条,给公公端过 去了一碗。

 

现在她身上的那件衣服完全贴在她 的身体上,由于没有戴罩罩的缘故,那 红红的两个凸看上去特别的清晰。

 

黄中奎眼睛直直的盯着香云的xiōng 口,下面那根东西蠢蠢yù动。

 

"香云,你咋流这么多汗呀?要是身 体不舒服,你就和我说,我好歹也是半 个医生,说不定能把你的病给治好呢。"

 

黄中奎知道是那胡萝卜在作崇,特 意把那个病字拉的很长。

 

"爹我真的……没事•…•"

 

香云咬着嘴唇,拼命抵制着那种感

 

受。

 

可是那胡萝卜已经钻进了她最敏感 的位置,这种感觉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的。

 

特别是她一用力去夹,那胡萝卜上 的毛刺立马就扎进了那娇嫩的内里,口 中忍不住轻叫了一声。

 

"嗯…

 

就连身体也摇摇yù坠的。

 

看到香云的反应,黄中奎连忙把碗 放下,扶住了儿媳的身体:"还说没事,你看你站都站不稳了

 

此刻她的手正在香云的大臂位置,就差一点就能碰到她左边的饱满了。

 

香云满脸通红,本来她想推开公 公,可谁知身体一用力,那里面一紧,可 怕的刺痛感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歪 到了公公的身上,而且更尴尬的是,那 xiōng前的高茸刚好紧紧贴在了黄中奎的身 上。

 

感受着儿媳róuruǎn部位就在他的xiōng 膛,老黄心头评评乱跳,那根东西一下 子翘了起来,正好对住了儿媳fù的股间 位置。

 

本来香云身上的衣服就少,这一 下,她自然感觉到了公公的大家伙,又 加上她泉眼里面还有一根胡萝卜,被公 公一顶,一种特别的触感传来,口中再 次忍不住shēnyín出声。

 

老王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连忙推 开了她,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为了不让 儿媳看到那顶起来的帐篷,他立马转过 了身。

 

虽说他心里对儿媳fù是有非分之 想,但是面对着lún理纲常,他始终说服 不了自己内心。

 

香云哪里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过 想到刚才的一幕,她真恨不得找个洞钻 进去。

 

为了避免尴尬,她快步走进了屋,然后关上了门,一颗心抨抨乱跳。

 

见儿媳fù进屋,黄中奎内心有些后 悔了,毕竟自老伴走后,他已经好几年 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触过女人了。

 

早知道刚才就顺势把儿媳fù给办

 

 

他越想,那根东西就越硬,感觉就 好像要bào裂了一样。

 

犹豫了半响,他对着堂屋喊道:"香 云,你不吃饭了?"

 

"爹,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香云躺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 复,特別是想到刚才公公的那根东西,那个泉眼更yǎng了。

 

她咬着嘴唇,右手摸了摸内内,发 现那些水已经把整个内裤打湿完了,而 且整个泉眼被那半根胡萝卜整的酥麻难 当。

 

香云知道倘若不赶紧把它弄出来,她早晚会被折磨疯的。

 

想到这里,她慢慢坐直了身子,然 后用手试着分开那两片小唇。

 

经过长时间的刺激,现在她的私密 看上去红芽芽的,颜色比平时妖艳多 了。

 

将那两片粉嫩分开后,香云的两根 手指缓缓的chā入了那紧致狭窄的小蜜 xué。

 

……啊

 

 

········

第3章

········

才一chā入,香云便按捺不住那份舒 爽,轻哼了一声。

 

她本来是想要去把那玩意夹出来 的,可手指实在太短了,根本就够不到 那半根胡萝卜,这可把香云急坏了。

 

正在她无计可施之际,公公黄中奎 的声音再次在门外响起。

 

"香云,你到底是得了啥病了……病 这种东西可不能拖,要不然后果会很严 重的。"

 

听到公公走进堂屋,香云连忙用床 单盖住了自己的身体,同时心里也开始 有些松动了。

 

现在那半根胡萝卜已经完全进入到 了最里面,自己无论如何都是取不出来 了,长久下去,说不定真会发生病变,那 到时候事情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一晈牙,提上内裤来 到了门口,决定找公公帮忙

 

门刚开,就看到公公一脸焦急的站 在□口,仿佛对她的身体很是关心。

 

可是这种事对她一个女人来说,确 实太难以启齿了,又加上对方是她的公 公,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了 :"爹其实我……”

 

黄中奎看到儿媳fù的表情,已然猜 出了她是要找自己帮她取出那半根胡萝 卜。

 

想到这里,他心里激动坏了,毕竟 这种事对于他一个行将入土的人,那确 实比天上掉馅饼还要美。

 

"香云呀,你快给爹说说,到底哪里 不舒服了?"

 

黄中奎咽了咽口水,努力控制着自 己狂跳的心扉,假装困惑的问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