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握住男孩的分身&男主把巧克力涂在女主身上的图

原标题:


杨泽琪说不下去了,急忙用双手捂起了脸,可以看见白皙的手掌下已经烧红了一片。

 

“棍子会怎样你倒是说啊,琪琪你一定要放松心态,大爷是为你的健康着想,这事关你以后能不能嫁出去啊,可不能马虎的。”肖闵辉尽量压下浮躁的心,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杨泽琪听到会影响出嫁立马心慌了,因为她奶奶时常在她耳边念叨着让她嫁个有钱的人家,那样也能跟着享清福了。

 

“当我看到男人用棍子打女人的时候,我下面老是流出怪怪的东西,还口渴着。”她急忙道。

 

“然后呢?当你看到男的尿出那些白白的水,你会产生怎样的反应啊?”肖闵辉厚颜无耻的问道,脸上笑容变得僵起来。

 

杨泽琪闻言顿时支支吾吾的,还一个劲的摇着头,胸前没有裹住的两坨大胖圆跟着晃动,简直要把肖闵辉的心给抖出来了。

 

肖闵辉知道杨泽琪是身体起反应了,可是村里封闭落后,家里的奶奶又保守没有教她,导致她一点都不懂。

 

很久没有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而眼前的女娃儿似乎又好骗,这让肖闵辉胆子越发壮大。

 

“可以肯定了,你被电视携带的病毒感染了,可能会出人命的。”肖闵辉目光如炬的道。

 

“电视病毒是啥玩意啊?我第一次看电视,我不懂啊。”杨泽琪终究还是个心智没成熟的女孩,一听有生命危险立马心乱了,捉急的抓住肖闵辉的胳膊,身体贴了上来。

 

那两坨大肉挤压着肖闵辉的手臂,因为没有戴胸罩的缘故,能感受到又大又软的,还夹有两小凸点,蹭得让肖闵辉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豁出去了,便忽悠道:“我们村很多人没有接触过高科技,对电流没有抵抗力,要是看电视入迷了,会有大概率感染到病毒,严重的话会器官衰竭而亡。”

 

杨泽琪闻言立马吓傻了,她上学不多,家里奶奶的迷信守旧影响了她,对未知的事物充满着恐惧,再联想到自己底下的那股瘙痒,以为真是身体衰歇的反应。

 

一时之间她手足无措,眼眶里酸酸的,便有热泪涌出来。

 

肖闵辉看得心神恍惚的,咽了一把响亮的口水,急忙跑去把院门关起来了。

 

“不要怕,大爷见多识广,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先让我看看你的病情吧,或许还有得救呢?”他哆嗦的道。

 

杨泽琪已经怕得魂不守舍了,一听还有的救,便急忙哽咽的点着头,可怜巴巴的看着肖闵辉。

 

肖闵辉于是目光往下扫去,贪婪望着女孩底下陷进去的轮廓,那道夹缝太令人神往了,顿时气血冲头的抓了过去。

 

3

 

 

 

看到一张粗糙的大手朝自己私处摸来,杨泽琪下意识的伸手拦住了,面色浮现两抹红晕。

 

“你想要做什么呀?”她声音亮亮的,夹着一点无知。

 

肖闵辉眼里看到的都是裤子勒出的夹缝,那里面该多么的馋人,便强颜欢笑道:“你让我看病,总得脱下来才行啊,这病真的拖不得,想要治好还得听我的。”

 

“你不能告诉别人啊。”杨泽琪纠结得面红耳热。

 

“想哪去了?你就像我孙女一样亲。”肖闵辉正色道。

 

杨泽琪斟酌一下事情的轻重,于是憋足了气,捏住了裤头,缓缓拉到了膝盖。

 

首先映入眼前的是一双白嫩匀称的秀腿,碰一碰都会担心刮伤,这惊讶得肖闽辉两眼放光。

 

视线再往上移,发现大腿根处是一条洗得白白的小内内,但底部却出现了一抹深色,令人浮想联翩。

 

凑近嗅了嗅,还能闻到杨泽琪说的怪气味,这把肖闵辉刺激得身下鼓成了热气球。

 

杨泽琪正犹豫着是否要将小内内拉开一道缝隙让肖闵辉查看,可她忽然发现了肖闵辉身下的大帐篷,顿时心里猛跳不止,看电视节目产生的那种怪异反应又出现了。

 

她不由得夹了夹两腿,底下渗出了一道瘙痒的热流,痒得让她拧紧了眉头。

 

“行,行了吗?”她说话像卡壳。

 

这哪行啊?肖闵辉在心里呐喊着,但嘴上却正儿八经的说道:“我先探一探,这里的病毒有多严重。”

 

说罢,他立起中指,朝小内内底部滑了过去。

 

“别动这里,刚又流出来了,丑死了。”杨泽琪脸红心跳的道。

 

可一碰肖闵辉的指尖,杨泽琪立马酥麻得浑身打了个颤,小嘴还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肖闵辉收回手指头放在眼前查看,发现上面沾了一点清澈,揉了揉,黏糊糊的哦。

 

“这,这是不是中毒太深了?”杨泽琪紧张的问。

 

肖闵辉已经激动得呼吸凌乱了,他调整了好一会儿,才能稍稍平静下来。

 

“是啊,你不早来让我治疗,现在病毒渗入你体内了,谁帮你都有被感染的风险,但是我就算豁出老命,也要把你治好。”肖闵辉口干舌燥的道,又猴急的将手摸了过去。

 

刚才酥麻的触感让杨泽琪心惶惶的,她本能想要去阻止,但肖闵辉的话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便强忍着不适让肖闵辉对她底下胡作非为了。

 

感受指尖不断传来的柔软和温热,让肖闵辉心口憋着的火越烧越旺,身下大物胀得隐隐作痛。

 

一会儿,杨泽琪难受得扭起了小蛮腰,底下热乎乎的,渗出的怪水把小内内弄得湿哒哒的。

 

她好几次想要大声喊出来,但害怕出糗,只好将手背放入小嘴里咬住的强忍着。

 

“现在怎样了?”肖闵辉停止了手上动作。

 

“难受,比看电视节目那会儿还严重。”杨泽琪颤抖的道。

 

按理说大家都是邻居,对方还是这么一个天真淳朴无知的女孩,不该对她动坏心思的,但是肖闵辉现在那玩意备受煎熬,再不发泄真要炸了。

 

“那就是了,你病入膏肓,但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只要你愿意配合我,我就能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肖闽辉眼睛里迸出了火花。

 

4

 

 

 

肖闵辉绿油油的目光让杨泽琪见了心里发慌,但“治病要紧”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心。

 

最后她还是低着头,红着脸,将两条白皙的腿儿往外分开了,让女人的秘密完全暴露在肖闵辉的视野里。

 

那花芯啊,粉啊,细啊,还沾着一点点醉人的晶莹,没有出现因为岁月或者那方面的经验丰富产生的黑痕。

 

肖闵辉瞬间脑海一片空白,杨泽琪忍不住叫唤几声“大爷”,他才回过神来,但这时候他已经彻底点燃心底的魔鬼了。

 

“肖大爷,那医疗工具要怎样使用啊?”杨泽琪低声道。

 

“先不急,在用工具之前,要按摩一下病处,才有用,就好比插秧之前,要翻土施肥……”肖闵辉放下了盒子,目光灼灼的抬起了手指头。

 

“我能自己按摩吗?”杨泽琪不知怎的心里怕怕的。

 

“病人能自己治疗的话,那世上还要医生干什么?”肖闵辉激动的道,他不管杨泽琪愿不愿意了,手指头便往花芯按去。

 

杨泽琪下意识想要躲避,但随后一股电麻的感觉,从她底部产生,蔓延到全身,顿时让她痒痒的无力。而肖大爷的按摩手法复杂多变,时而用力时而轻缓,各种指头配合无间,杨泽琪承认她自己办不到了,不由又信了三分。

 

只是,那感觉实在太撩人了,让她舒服,让她难受,身心燥热无比,有种像在刀尖上玩火。

 

但她知道肖大爷这么做都是为她好,只好缩起了脖子,咬着牙的去忍着。

 

“怎样了琪琪?”肖闵辉凝视着女娃儿脸上的精彩,心头更加火热了。

 

“嗯……电视节目里好像也有这样做的。”杨泽琪说这句话花了十几秒钟,声音吃力得变形了。

 

“那就对了啊,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是怎样感染病毒的,我就帮你再来一遍,到时候我们再用工具消毒哦。”肖闵辉手指头加快了。

 

这下杨泽琪更加受不住了,只觉得浑身绵绵的,快站不稳了,只能弯腰曲腿的,身体无奈的往肖闵辉靠过来。

 

那两坨没有任何束缚的柔软贴了上来,随着娇躯的发抖而轻蹭着,顿时让肖闵激动得嗓子快冒烟了。

 

他咽了一把响亮的口水,忍不住道:“琪琪你要如实告诉我,你的胸口是不是也很难受呢?”

 

“嗯,嗯。”杨泽琪闭着眼睛道。

 

“节目里的男女打架,有没有动到那里呢?”

 

“嗯……”

 

“那就对了,为保险起见,我们一样都不能少啊,来大爷帮你也在这地方按摩一下。”肖闵辉伸出另一只手,掀起了杨泽琪凌乱的衣服底,再顺着光滑的小腹,往上抚去。

 

很快,就沿着一片平坦,攀上了凸大的柔软上。

 

这一瞬间,肖闵辉的手心刺激的像是起毛一般,顿时急不可待的狠狠一抓,然后捏了捏,揉了揉。

 

薄薄的衣衫下,只见一轮鼓圆在不断的翻滚着,那情景十分壮观。

 

“是不是有感觉了琪琪?你的反应像不像节目里的女主啊?”肖闵辉伸长舌头道。

 

杨泽琪变得口齿不清了:“不……而是……”

 

5

 

 

 

肖闵辉绿油油的目光让杨泽琪见了心里发慌,但“治病要紧”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心。

 

最后她还是低着头,红着脸,将两条白皙的腿儿往外分开了,让女人的秘密完全暴露在肖闵辉的视野里。

 

那花芯啊,粉啊,细啊,还沾着一点点醉人的晶莹,没有出现因为岁月或者那方面的经验丰富产生的黑痕。

 

肖闵辉瞬间脑海一片空白,杨泽琪忍不住叫唤几声“大爷”,他才回过神来,但这时候他已经彻底点燃心底的魔鬼了。

 

“肖大爷,那医疗工具要怎样使用啊?”杨泽琪低声道。

 

“先不急,在用工具之前,要按摩一下病处,才有用,就好比插秧之前,要翻土施肥……”肖闵辉放下了盒子,目光灼灼的抬起了手指头。

 

“我能自己按摩吗?”杨泽琪不知怎的心里怕怕的。

 

“病人能自己治疗的话,那世上还要医生干什么?”肖闵辉激动的道,他不管杨泽琪愿不愿意了,手指头便往花芯按去。

 

杨泽琪下意识想要躲避,但随后一股电麻的感觉,从她底部产生,蔓延到全身,顿时让她痒痒的无力。而肖大爷的按摩手法复杂多变,时而用力时而轻缓,各种指头配合无间,杨泽琪承认她自己办不到了,不由又信了三分。

 

只是,那感觉实在太撩人了,让她舒服,让她难受,身心燥热无比,有种像在刀尖上玩火。

 

但她知道肖大爷这么做都是为她好,只好缩起了脖子,咬着牙的去忍着。

 

“怎样了琪琪?”肖闵辉凝视着女娃儿脸上的精彩,心头更加火热了。

 

“嗯……电视节目里好像也有这样做的。”杨泽琪说这句话花了十几秒钟,声音吃力得变形了。

 

“那就对了啊,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是怎样感染病毒的,我就帮你再来一遍,到时候我们再用工具消毒哦。”肖闵辉手指头加快了。

 

这下杨泽琪更加受不住了,只觉得浑身绵绵的,快站不稳了,只能弯腰曲腿的,身体无奈的往肖闵辉靠过来。

 

那两坨没有任何束缚的柔软贴了上来,随着娇躯的发抖而轻蹭着,顿时让肖闵激动得嗓子快冒烟了。

 

他咽了一把响亮的口水,忍不住道:“琪琪你要如实告诉我,你的胸口是不是也很难受呢?”

 

“嗯,嗯。”杨泽琪闭着眼睛道。

 

“节目里的男女打架,有没有动到那里呢?”

 

“嗯……”

 

“那就对了,为保险起见,我们一样都不能少啊,来大爷帮你也在这地方按摩一下。”肖闵辉伸出另一只手,掀起了杨泽琪凌乱的衣服底,再顺着光滑的小腹,往上抚去。

 

很快,就沿着一片平坦,攀上了凸大的柔软上。

 

这一瞬间,肖闵辉的手心刺激的像是起毛一般,顿时急不可待的狠狠一抓,然后捏了捏,揉了揉。

 

薄薄的衣衫下,只见一轮鼓圆在不断的翻滚着,那情景十分壮观。

 

“是不是有感觉了琪琪?你的反应像不像节目里的女主啊?

>>>本文《稚气未脱》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