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女孩把腿张来男孩摸的作文_屁股 撅高 扇肿

原标题:


气的真想狠狠揍张辉一拳。

算了,先弄翻你这小子再说。

 

陈光笑吟吟的说,“看不出来,张辉还挺体贴的。”

 

“那是啊,我不对晶晶好点,恐怕就被一些王八蛋男人给哄走了。”张辉盯着他,说了一句。

 

陈光有些尴尬,不自然的笑道,“啊,张先生真会说笑。来,我们喝酒吧。”

 

张辉应了一声,端着酒,送到嘴边。

 

陈光心里一喜,默默叫嚷着,赶紧喝,快点给老子喝。

 

阿嚏!

 

关键时刻,张辉打了一个喷嚏。一杯的酒直接喷了陈光一脸。

 

“混账,你他妈干什么呢,是不是找死呢。”陈光怒了,仓促擦了脸上的酒水。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嚯的站了起来。

 

张辉这小子分明就是来捣乱的,或许他已经知道酒水有问题了。

 

张辉踢开椅子,笑嘻嘻的说,“哎呀,陈经理,对不起,我失态了。今晚多谢你请客,我们吃饱了。晶晶,我们走。”

 

李晶晶跟着张辉,随即快步向外面走去。

 

想走,哼,他妈的当老子什么人。

 

陈光阴沉着脸,掏出了电话,“你们几个人滚出来,弄死那个姓张的……”

 

感谢各位读者支持,喜欢读者的可以加群530241050

 

微妙的变化

张辉拉着李晶晶从餐厅里出来,没走多远,迎面,几个黑衣人快步冲了过来。

 

李晶晶预感到大事不妙,紧张的靠近张辉,几乎带着哭腔叫道,“小辉,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

 

张辉伸手环腰抚着她那翘翘的屁股后面,不紧不慢的笑道,“晶晶姐,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是我女朋友,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李晶晶还从未被一个男人这么摸着敏感的地方,她没有抗拒,但有些羞涩,同时又心跳加速。她捏着拳头捶打了一下张辉,娇嗔道,“死小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张辉冲她坏坏的一笑,撇开她向那几个人迎了上去。

 

张家的九玄按摩法可不仅仅是看病用的,还有个更恐怖的功能。

 

张辉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扫着那些亮出砍刀冲来的人,表情平添了几分死神一般的恐怖。

 

今天正好可以用你们这些人试试九玄按摩法的打人效果……

 

张辉不慌不忙冲上前来,敏捷的躲闪开挥舞的砍刀。同时,他不失时机的按压在他们腹部的位置。速度极快,如蜻蜓点水。

 

这个部位有个叫玄窍灵穴的穴位,以特殊方式施压,会造成人气血逆行,进而浑身如被无数毒虫撕咬一般剧痛难忍……

 

张辉如同穿花一般,快如闪电的迅速穿梭过他们。

 

然后拍了一下手,那些人几乎同时摔倒在地,蜷缩着,面容狰狞痛苦般的惨叫起来。

 

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陈光,脸色苍白,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小辉,你没事吧?”李晶晶赶紧走到张辉身边,拉着他胳膊,一边查看,一边担心的问道。

 

张辉伸手将她拉入了怀中,脸凑到她面前,几乎贴到她丰润的红唇上,坏笑道,“晶晶姐,你对我还挺关心的。嘿嘿,你是不是喜欢我了。”

 

“去你的吧,我才不喜欢你这色眯眯的小坏蛋呢。”李晶晶嘴角一提,勾出一个销魂的笑意。她有些羞涩的将脸别向一边,不去看张辉。

 

真是我见犹怜,张辉忽然萌生一种冲动,忍不住凑过来,将嘴靠近李晶晶。

 

李晶晶仿佛也感觉到了,脸颊更是哈红彤彤的,眼睛也微微闭上了。

 

俨然,是花开成熟,请君采摘的架势。

 

嘿嘿,她被我感动了。张辉心里一喜……

 

“我的小金莲啊,咱俩是一对啊。我是你的庆哥哥,不要不理我……”

 

忽然,可恶的手机铃声响起了。

 

谁这么不知趣,这时给我打电话。

 

张辉无比气恼,却还是打开电话。

 

呀!,是申静。

 

他不敢怠慢,赶紧接通。

 

“张辉,,快,快来救救我。”电话那头,申静的声音虚弱而无力。

 

“申医生,你怎么了。”张辉紧张的问道。

 

“我,我被赵德才这畜生给下药了。他,他在洗澡,马上要来了……”

 

“什么,申医生,你在哪个酒店。”

 

……

 

“哟,小辉,你和申医生关系不一般啊。人家有难,第一时间想到你。”刚挂了电话,李晶晶打量着张辉,酸溜溜问道。

 

张辉也没想到申静会给他打电话,要知道这女人对他可讨厌的要死。

 

他悄悄抚着李晶晶的柔软腰肢,坏笑道,“怎么了,晶晶姐,你吃醋了。”

 

“滚蛋,赶紧去救你的申医生吧。”李晶晶撅着嘴,推开了他。

 

“好,晶晶姐,你赶紧回去。”张辉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你这混蛋,还真走啊。”李晶晶气冲冲的叫道,一跺脚扭身走了。

 

一路上,她不停的骂着“死小辉,坏小辉,去救你的申医吧,我还不稀罕呢。”

 

咦,我怎么这么生气呢。走没多远,李晶晶察觉到自己怎么莫名的生起气来了。

 

京华酒店的一个高档房间里,申静浑身乏力的躺在床上。

 

她面色红润,同时感觉呼吸急促,身体里燥热难受,犹如有无数的蚂蚁在身上攀爬。尤其那些敏感的地方,奇痒难耐……

 

今晚看电影时,喝了赵德才买的饮料就完全不听使唤,进而被他带到了这里。

 

“申医生,你等着,我出来就帮你洗澡。”浴室里传来赵德才洋洋得意的笑声。

 

“混蛋。”申静无力的骂了一句。现在,她甚至没力气大声说话。

 

申静无力的看向门口,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辉身上。

 

可是,这混蛋怎么还不过来啊。

 

“小静静,我的小宝贝,我来了。”

 

这时浴室门打开了,赵德才裹着个浴巾,跟个白条猪一样。兴奋的搓着手,快步朝申静跑了过来……

 

初吻没有了

“不,不,你不要过来。”申静秀眉紧皱,努力挣扎着。

 

“别怕,小静静,你知道我对你朝思暮想多久了吗。放心,我会很温柔的。”赵德才列出下流的笑容,忽然拉开浴巾,直接朝申静扑了过来。

 

啪,房间里突然黑了下来。

 

“啊,是谁,唔唔唔……”赵德才惊叫了一声,但话没说完就说不出来话了。

 

黑暗中,申静只觉得被一个人抱走。

 

恍惚之间,她感觉到有一个手在她身上游走着,肆意的按摩着。

 

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爽感觉从骨子里潮水般涌开,她羞涩的难以启齿,却又不忍拒绝这种……

 

“申医生,你好点了没有?”张辉轻轻推了一下申静。

>>>>本文《我做男护士的那些年》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