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堵住分身顶端小孔医生_sp 皮带 耳光

原标题:


陈秋香则是两颊红扑扑的、娇羞的回道:“是你现在还不可以亲我。”

 

“那我啥时候可以亲你呀?”

“成亲以后。”

 

“那……”王大明他小子不由得愁闷的皱起了眉头来,“那得啥时候去了呀?再说了,你也知道,你是屯长的女儿,你爸你妈肯定是不会答应咱们俩在一起的。”

 

“既然你知道,那你还要亲我?”

 

“这跟亲你一下没啥关系吧?”

 

“咋没关系呀?那要是……”说着,陈秋香的两颊随之涨红不已,“怀-孕了咋办呀?”

 

“啥!”王大明他小子忽地惊恐的一怔,“怀-孕!”

 

“嗯。”陈秋香娇羞的应了一声,然后羞答答的说了句,“我妈说……吃了男人的口水就会怀-孕。”

 

忽听这解释,王大明他小子则是忙道:“那是你妈瞎说的。以前读书的时候,生理卫生的老师不是说了么?要男人和女人互动之后,才能怀上小孩的。光是亲一下,咋可能怀-孕嘛?”

 

可陈秋香则是嗔说了一句:“我才不会相信你呢!”

 

“为啥呀?”

 

“因为你是个大骗子。昨天你还骗了我侄女的一根香蕉吃呢。”

 

“……”忽然只见王大明他小子囧得一阵无语,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囧囧的解释了一句,“小孩子吃多了香蕉本来就是会蛀牙的嘛。”

 

“屁。骗人。你就是个大骗子啦。哪有吃香蕉会蛀牙的呀?只听说小孩吃多了糖才会蛀牙的。”

 

王大明他小子又忙是囧囧的狡辩了一句:“香蕉不也是甜的么?”

 

“可是香蕉是水果好不好呀?哪有小孩吃水果会蛀牙的呀?”

 

不由得,王大明他小子皱眉一怔,然后冲陈秋香说道:“我是说要亲你一下,你干嘛转移话题呀?”

 

陈秋香听着,她不由得又是涨红了两颊:“人家不是说了不行嘛?”

 

“就亲一下嘛。”

 

见得王大明如此,陈秋香不由得娇羞的瞄了瞄他,感觉不满足他的这个要求,他死家伙是不会死心的,她也有些于心不忍似的……

 

于是,等了过了一会儿后,陈秋香也就显得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撇了撇嘴,然后羞答答的在王大明的耳畔说了句:“那说好啦,就一下哦。”

 

“成!”王大明他小子忙是欣喜的点了点头……

 

 

 

丢人现眼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从他俩的身后传来一声厉喝:“秋香,你个死小哈婆娘在这儿干嘛呀,赶紧死回去!”

 

忽听这声厉喝,吓得王大明他小子浑身一颤,忙是缩了缩脖子……

 

陈秋香则是被吓得紧缩着脖子,低沉着头,两颊火红火红的,没敢回头,因为她听出来了,是他爸的声音。

 

这会儿,站在枣树旁的屯长瞧着自个的女儿陈秋香被吓得卷缩着身体,没敢回头,也没敢吱声,他不由得又是气恼的震怒道:“我叫你个死小蠢婆娘死回去,你听见没!”

 

说着,屯长又是忍不住气恼的瞧了瞧王大明那小子,然后冲自个的女儿陈秋香说道:“你瞧瞧姓王名大明那小子那样儿,他身上有哪点好的?你也就是一个死蠢丫头,跟他勾搭在一起,对你将来有啥好处,你说?成了,赶紧死回去吧!别跟他坐在屯头这儿遭人耻笑了!”

 

听得屯长、也就是陈秋香她爸那么的说着,咱们的王公子不由得气郁的心说,你仙人的,老子身上又有哪点不好了呀?你女儿跟老子在一起将来咋就没啥好处了?老子哪儿就遭人耻笑了呀?

 

陈秋香则是红着脸颊,顶着发麻的头皮,胆颤颤的站起身来,一边在想,还不知道一会儿他爸会对她怎么样?

 

胆怯的想着这个,她有些后悔今日个偷偷的跟王大明他个死家伙溜达到了这儿来……

 

起身后,她也没敢再扭头去看王大明了,只是紧忙扭身朝她爸那方走去了。

 

王大明他小子倒是扭头去瞄了陈秋香一眼,闷闷的心想,你仙人的,老子还以为今日个能骗她个小婆娘的一个吻呢,结果不但被尼玛搅和了,而且还……槽,真是尼玛郁闷呀!

 

站在枣树旁的屯长瞧见自个的女儿秋香胆怯的朝自个走来了,他总算是稍稍的消了消气,但他还是有些气恼的瞪了瞪王大明那小子……

 

作为仙女屯的屯长,他多少还是明事理的,知道自个的女儿秋香跟王大明他小子勾搭在一起,他也不能去怒骂人家王大明,只能是管教好自个的女儿。

 

可是一时气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冲王大明他小子说了几句:“真是的,就你王大明那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告诉你,就算是我女儿秋香嫁不出去,也是不会嫁给你王大明的!所以,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听着这话,王大明他小子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你仙人个板板的,老子撒尿照个毛呀?在咱们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屯子里,你女儿陈秋香算是尼玛哪门子的天鹅呀?

 

屯长说了那么几句之后,见得女儿秋香已经走近了自个,于是他也就收声了,没再冲王大明说啥了,只是仍是有些气恼的瞪了王大明一眼,然后扭头冲自个的女儿秋香怒斥了一句:“要是下回让我再看见你跟姓王名大明的那小子勾搭在一起,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上了广播

瞧着她爸那样,陈秋香不由得有些憋闷的瞟了她爸一眼,但她也不敢顶嘴,只能是闷闷的嘟嚷着个嘴,暗自心说,我可是你的女儿,要是我的腿是狗腿的话,那么你的腿不也是狗腿了么,哼!

 

一边心说着,陈秋香一边有些胆怯的从她爸的身旁闪了过去,然后低着头默默的朝坡下走去了,回屯了。

 

屯长又是有些气恼的瞧了瞧王大明他小子,然后才扭身追着女儿往坡下走去了。

 

听着脚步声,王大明他小子扭头往后瞧了瞧,见得屯长已经跟他女儿回屯了,不由得,他小子也就气郁的冲屯长的背影说道:“尼玛隔壁的!你陈安庆个狗日的凶啥凶呀?老子只是不愿搭理你罢了!你以为管住你女儿的人,就能管住她的心呀?老子还就告诉你:早晚有一天,老子要了你的女儿陈秋香!到时候,看你个狗东西还凶啥凶?”

 

……

 

好是一阵郁闷过后,呆坐在屯口山头上的王大明总算是渐渐平息了心中的郁气,然后他小子油里油气的点燃一根烟来,深吸一口,随着烟雾,一口郁气呼出:“呼……”

 

完了之后,他又是忍不住有些气郁的心说,格老子的,早晚有一天,老子要让你陈安庆个狗日的求着老子娶了你女儿陈秋香,哼!

 

一边心说着,他小子一边闷闷的放眼望了望江对岸的山脉……

 

王大明他小子继续愣了愣,然后心说,娘希匹的,还好之前把杨主任应付过去了,要是被揪去屯长那儿的话,不但他妈糗大了,而且屯长那个龟儿子的肯定会趁机公报私仇的……

 

自然的,王大明他小子心里明白,因为他跟陈秋香常常偷偷在一起玩耍的事情,咱们陈屯长的心里早就窝火了,早就想收拾他小子了,只是没有个充分的、发飙的理由罢了。

 

就此前,屯长来屯口发现陈秋香跟他王大明在一起的时候,屯长就怒想冲王大明发飙了,只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而已。

 

所以王大明他小子知道,这要是杨秀梅主任揪着他去屯长那儿,说是他偷看了她尿尿,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是给了屯长一个发飙的理由。

 

闹不好的话,可能还会按照屯规,揪着他王大明去游行,说是他偷看了社会主义屁屁?

 

可正在这时候,莫名的,只听见屯里的广播响了起来,尤其是屯口安置的那个大喇叭,更外的响亮,那广播声好似都传遍屯里的每个角落似的……

 

“喂喂喂现在开始广播,请王厚光家的王大明听到广播后,速到屯长家来一趟!喂我再广播一遍,请王厚光家的王大明速到屯长家来一趟!”

 

 

 

尴尬遭遇

忽听这广播声,王大明他小子不由得有些胆怯的、愁闷的皱眉一怔,心想,娘希匹的,这是尼玛啥意思呀?怎么还突然广播上了呀?难道杨主任这就去屯长家告状去啦,咋还广播呀……

 

得,看来老子今日个算是倒了邪b霉了?

 

……

 

屯长家住在屯子的西口,在山寨口那儿,在寨口那个山头上,那儿就屯长一户人家。

 

家门前是一块大禾平(晒稻谷用的),禾平的中部有一排石梯下来,一直通到屯道上。

 

当王大明他小子来到了屯长家门前的禾平上时,他有些胆怯怯的朝屯长家的堂屋里瞄了一眼,见得屋里没人,他心里又稍稍镇定了一些似的,可还是忐忑。

 

可能是太紧张了,所以一时他也不敢直冲屯长家堂屋走去。

 

不由得,他小子也就微皱了一下眉头,感觉小腹有些胀胀的,来了尿意,于是他也就扭身看了看屯长家屋侧的茅房。

>>>本文《步步生香》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