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嬷嬷训练公主媚术*偏僻的小山村 4-14

原标题:


我闻到汗水与香水混合的独特体香,我贪婪的吸着这股气味,手也若有若无的蹭着邹云圆润的翘臀。

 

她并没有推开我,而是渐渐合上眼,身体微微颤动。

我干脆趴下,用脸不断蹭着她的包臀裙,没一会儿,裙子被我蹭上去许多,黑丝内的内衣若隐若现。

 

她穿的还是早上那件轻薄的丁字裤,只不过与早上不同的是,丁字裤上似乎有一些痕迹,像是汗水浸透了衣服一样。

 

我往前蹭了蹭,邹云也微微张开双腿,刚好让我的鼻尖顺着腿缝放进去。

 

我贪婪的蹭着,闻着那股女人独有的体香,随着我的磨蹭,邹云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蛋泛起红晕。

 

我见她对我的动作不抵抗,胆子更大了几分。

 

我直接坐起身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渐渐向上移动。

 

邹云像是触电一般,浑身猛地一颤。

 

随着我手掌上移,邹云的呼吸变得混乱,整个人绷紧身体,我能感觉到,邹云似乎动情了。

 

我没有着急,而是靠近她的耳垂上不断吹着气,这一举动让邹云忍不住发出呓语,双腿夹紧,身体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我见时机成熟,另一只手也顺着腹部渐渐下滑。

 

 

 

第6章

我越来越兴奋,手掌没有停留,直接放在邹云的包臀裙上,悄无声息的将包臀裙卷上去。

 

紧接着,我将手放在她的腿根上,隔着黑丝的美腿更加诱人,我不断的抚摸着,邹云也是身子一软,整个人靠在我怀里。

 

我感觉摸得不够过瘾,手顺着腿根快速上移,邹云感受到我的意图,直接伸手拦住不让我继续上移。

 

此时她已经睁开眼,“小超,这样可以了,不能在继续了,我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

 

邹云依旧脸蛋通红,呼吸有些紊乱,但还是找回理智制止了我。

 

她都这样说了,我就算憋得再难受也只能罢手,不过我心里很高兴,至少我和邹云更近了一步,这一步来之不易,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当晚她见我总是支着帐篷,便将那条半透明的丁字裤挂在浴室的架子上,还发信息让我拿去用,不要客气。

 

我拿起那条丁字裤时,还以为内衣被洗过了,整块布料都是湿乎乎的,手摸上去还会觉得黏黏的,根本不是上次那种只有中间一点痕迹,而且内裤上的女人体味很重。

 

我拿起手机给邹云发信息问,“邹姐,怎么湿乎乎的啊,是不是洗过的?你不是叫我不要用你洗过的嘛?”

 

我完全是在明知故问,邹云回复的很快,先给我发来一连串小锤子砸人的表情,“你还问,还不是你个小冤家弄得。”

 

看到信息,我笑了笑,相比上次发短信,这次她更不避讳了。

 

“邹姐,你怎么能怪我呢,还不是你自己兴奋,我可什么都没做。”

 

“是,是,你个色小子,刚做的事都忘了?”

 

我摸着湿乎乎的丁字裤,问,“邹姐,你现在是不是也兴奋了?”

 

“恩。”

 

“邹姐,你现在将内衣脱掉,咱们一起好嘛?”

 

“什么一起啊,羞死人了!再说,内衣在你手上,我还怎么脱啊?”

 

原来邹云将丁字裤放下后是光着回去的!刚刚她穿着睡衣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是没穿内衣的?

 

想到这些,我更加兴奋,手已经开始律动,“邹姐,你现在是不是在安慰自己啊。”

 

“是啊,都是被你整的,臭小子。”

 

“邹姐,我好想你,我想死你了,我感觉现在正被你的身体包裹着,好刺激啊!”

 

“小超,我也好想你啊,我现在也在想着你,我好想让你满足我啊。”

 

我现在清楚邹云一旦意乱情迷,会什么都不在乎,如果这时我冲出浴室推开她的房门,我们俩的事一定能成,但我不能这样做,否则事后,邹云会恨我一辈子,永远都不会理我。

 

我不断打字引导着邹云,“邹姐,你现在将腿打开了吗?你多打开一些,将手......想象成我。”

 

“我已经摆好姿势了,我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我的好小超,亲小超,我好喜欢你。”

 

邹云已经完全动情了,我立即发送信息过去,“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做任何事。现在你可以求求我,求我允许你。”

 

“我求求你,小超,我求求你,快点满足我,快点吧,折磨死我了,我要疯了。”

 

看到邹云这样说,那种刺激让我浑身紧绷,手掌律动的更快。

 

我知道邹云的内心在慢慢转变,我相信慢慢的她会接受我,说不定以后会不由自助的幻想着和我亲密。

 

我不断的下达“命令“,让邹云自己跪在床上,让她挺起翘臀,让她叉开双腿。

 

渐渐的,我能从浴室内听到邹云兴奋的声音,她并不止打字求我,嘴里也会喊出来,我能感受到她在尽力遏制自己,但声音还是透过房门传进我的耳中。

 

听着邹云若有若无的亢奋声音,我轻吼一声发泄了,在我之后没几秒,邹云的卧室内传来一声娇吟。

 

“小超!”

 

她喊得是我的名字,这让我很高兴,也很得意。

 

过了一会儿,她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小超,我刚刚是不是有点太疯狂了,刚才我一边想着你,一边安慰自己,搞得床单湿了一大片,就跟洒了两杯水似的,羞死人了!”

 

我没想到邹云会如此敏感,甚至还是想着我的时候如此敏感。

 

之后几天晚上我们都会发短信互相安慰,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就趴在邹云的房门前听她亢奋的声音律动,结果搞到地板上一大块,第二天早上,她还一脸妩媚的说我这次偷听她,下次是不是要偷看她之类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