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浓稠全部灌进花壶&女生衣服腰间两根绳子

原标题:


她从冰箱拿出牛nǎi和面包,没有热一下,便背起收拾好的书包。

 

出了门,安奕发现停在胡同里的车不见了,想到昨晚,男人该是怕了回部队去了?

安奕愣了一会,她回过神,男人大概真走了。

 

经过垃圾桶旁,她无意看了一眼,黑色的塑料袋里,躺了好几个已经用过的避孕套。

 

明显已经撑大的避孕套油糊糊的,里面好多yeti,安奕瞬间就脸红了,她压根不用猜,这就是周厚东带过的,所有撑松的避孕套里都有yeti,这就是jingye吗?男人的jingye?

 

安奕走过去,她魔怔地捡起丢在垃圾的避孕套,把头凑近,一股浓郁的腥臊味蔓延过来,好恶心,可她没扔。

 

安奕其实想把袋子里的jingye倒出来,她很好奇男人这玩意,可随着胡同里出现人的脚步声,她吓得赶紧扔了,背着书包就跑。

 

这一跑也忘记骑自行车了,好在路上碰到了接她的赵捷,她坐到后座,一愣一愣的,似乎还沉浸在避孕套带给她的影响。

 

第9章

 

周厚东那天走后,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安奕以为他长时间不会回来,谁知道,就是安琴丽不在家的那晚上,下着大雨,男人回来了。

 

“谁啊?”安奕正趴在床上看外国芭蕾舞表演的视频,她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有人吗?快开开门。”门外响起陌生的男声。

 

安奕一个人在家,还下着大雨,这时候有人来她家,没好事。

 

“嫂子,东哥喝多了,你快过来开门。”

 

安奕听到人说周厚东喝多了,她鞋都没穿,光着脚一路小跑过去开门。

 

门外周厚东喝的醉醺醺的,要被人架着才能站住,他一脸痴笑,头靠在属下的肩膀上。

 

“你是周上尉的…”下属看出来人不是嫂子,而是一个高中年纪的女孩,他随口问道。

 

安奕挑了一下眉说:“我妈有点事回娘家了。”

 

“原来是周上尉的女儿。”下属反应过来。

 

“你把他扶进卧室,我给他倒杯水。”安奕指出卧室的位置,便侧身让下属扶着周厚东进去。

 

醉酒的周厚东很听话,没有发酒疯,他被下属架到卧室,刚碰到床便倒在上面,他翻了一下身子,嘴唇吧唧几口,便不动了。

 

安奕拿了一壶热水过来,下属坐在沙发上休息,见她过来了,下属站起:“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

 

安奕对外人一向冷淡,她没回应。

 

下属尴尬地直抓头,他觉得自己自讨没趣,临走前又嘱托女孩照看一下周上尉,他便推门走了。

 

空dàng的房间只剩下安奕和周厚东,她慢慢走过去,坐到床上,看着好久不见的男人,她将手中的热毛巾捂在他脸上。

 

喝醉的周厚东当然不会有感觉,他轻微地打着呼噜,坚毅的脸庞挂着醉容。

 

安奕屁股往周厚东身边挪动,她用指头戳了一下结实的胸膛,饱满的触感从指尖传出,激起她女xing的本能。

 

心之念念的男人就在眼前,而且不省人事,她这时候要做点什么,不会有人知道。

 

渐渐被自己说服的安奕起身脱掉鞋,她大胆地爬到周厚东身上,直起身跪坐在大腿。

 

周厚东绝对是刚从军队回来,身上还穿着军裤,裤裆处隆起了好大一包,安奕心中咯噔一下,心想,男人该不会硬了吧?

 

天赋异凛的周厚东kua下尺寸超过了大多数男人,即使疲软着,裤裆也总是鼓起一大包,在军队里,下属背地里经常叫他周“驴屌”,可见下面那玩意的硕长,有时候出早艹,周厚东跟着一起跑步,kua下那玩意很容易乱甩。

 

安奕吞咽口水,她没摸过男人的xingqi,下不去手,可最好奇的也是最具诱惑的,她最终还是触摸了男人的裤裆,就一下他赶紧弹回来,第二次,她像对待自己最爱的舞蹈,手掌热诚地覆盖上去。

 

“好大。”这是安奕最初的感叹,她摸上去,手都在颤抖,口中的唾液一直吞咽,太紧张了,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成熟男xing的xing魅力是不可抵抗的。

 

“好想看!”安奕心中出现的声音,她颤抖地去解男人的腰带,可能是太紧张,又或者第一次不熟练,她弄好了好久才把腰带解开。

 

“轰隆隆!”屋外响起打雷声,闪电发出的光亮照在男人脸上,安奕摸着男人结实的腹部,她出了一身汗。

 

纯白的内裤露出来,雄浑的xingqi再也掩盖不住惊人的尺寸,安奕抹掉额头的汗水,心脏砰砰直跳。

 

周厚东腹部紧实,八块隆起的肌ròu鼓出男人的雄xing魅力,肚脐一捋xing感的黑毛,卷曲的黑毛一直蔓延到内裤包裹的kua下,安奕将纯白的内裤往下拉了一些,kua下浓密的黑毛立刻吸引了安奕的眼球。

 

好多黑毛,这么密的黑毛也许只有男人拥有,浓密的毛发是xingyu的象征,越黑密,xingyu越旺盛,她想想男人的身材,呼吸不平稳地喘动。

 

安奕用手指勾住内裤的束紧带,她深呼吸,一下将内裤扒了下来。

 

紫黑粗长的xingqi“啪”弹了出来,打在大腿上,雄浑的模样震惊了安奕,她没见过男人这玩意,也不知道这种尺寸是否正常,但她见过邻居家公狗趴在母狗身上勃起时的jiba,男人这东西比狗jiba粗大的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