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练车被教练摸出了水|羊眼圈play

原标题:


目光之中有一种祈求。

 

母亲终于把放在自己阴户上手移开了,儿子知道妈妈已默许,于是又准备冲进去。

「平儿,慢点,……」

 

「妈妈,你又改变主意了?」

 

「来,平儿,让妈妈看你的包皮是不是已翻了?」

 

「妈……平儿的……早就已经翻皮了……不信你看看……」

 

「平儿,难道你已和别人……」

 

「妈……看你说的,平儿现在还是一个真正的童子呢。」

 

「那为何……」

 

「妈妈,我跟你说实话吧,平儿已与妈妈在梦中干过许多回了。」

 

「那你以前为何从不向妈妈提起过?」

 

「妈,平儿不敢嘛……妈……平儿现在已……」

 

母亲知道儿子已很想进入了,于是用手拿住儿子的大荫.经,对准自己的洞口说:「来,平儿,慢慢的……不要慌……对,就这样……」

 

儿子的荫.经终于插进自己从那通道里出来的地方。

 

「啊……平儿……轻点……啊……平儿……你插得……妈妈的洞穴好……好胀……你那个……怎么……这样长……这样大……啊……」

 

儿子的大荫.经整根的没入了母亲那休息了十年之久的风光无限的浪穴中,长机巴的前端顶到了母亲的子宫口。

 

「啊……妈妈……你那……洞穴……好……好舒服……」

 

「啊……平儿……你的那根……那根阴棒……真好,弄得妈妈好……好……

 

爽……啊……好宝贝,你的阳枪真象你父亲的那根,啊……乖儿子……啊……就这样菗揷,啊……」

 

儿子开始在做活塞运动,阳巨在母亲的荫.道中来回地抽出与插入,妈妈的荫.道把自己的荫.经紧紧的夹住,荫.道壁的肌肉与自己的荫.经磨擦,阵阵暖流传遍全身……

 

母亲在积极的配合着,更多的时候是在教儿子如何的进行,当儿子徐徐地挺进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荫.道慢慢地充实胀大,当儿子撤退的时候,荫.道又逐渐地合扰,如此的反复菗揷,快慢结合,仿佛自己就象升天了一般,真是快乐无比……

 

「妈妈,我……」

 

母亲看儿子快支持不住了,忙说:「平儿,千万不要射到妈妈的里面……啊啊……」

 

儿子又是一阵快速的菗揷,母亲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见,「啊……妈妈,我要泄了,啊……」

 

「啊……平儿,快拉出来……外……面……啊……你这个小冤家……啊……

 

坏孩子,啊……」

 

儿子把自己的米青.液全射进了妈妈的洞穴中。

 

儿子还是压在母亲的身上,粗硬的荫.经仍是插在妈妈那装满自己精水的迷人的水洞中。

 

「妈妈,你真好!」

 

「嗯……嗯……」母亲仍在轻轻地呻吟着,脸上露出无限的春色。

 

母亲也不叫儿子下来,任儿子在自己的身上压着,任儿子的荫.经插在自己的阴户中。

 

全红躺在下面,用一种柔顺的眼光看着压在她身上儿子,这是她十年来最开心、最快乐、最充满激情的一个晚上,她感觉就好象一阵久违的春风习习从远方吹来一样,又把她那心中枯黄而快凋谢的小草吹绿了。

 

直到十二点,儿子睡着了,母亲才将儿子的身子放下来。

 

半夜,约三点钟,母亲又被儿子弄醒,只见儿子在不停的亲吻自己的全身,头发、脸、鼻、嘴唇、脖子、奶头、肚腹,最后停在自己光洁无毛的阴户上。

 

「啊……平儿,不要这样,啊……」

 

儿子的舌头已伸了进去……

 

「啊……平儿,不要……啊……」

 

「喔,妈妈,你的阴穴真……真……香……」儿子抬起头对母亲说。

 

「妈妈,我的……又硬了,平儿还想要……」

 

「不,平儿,你还小,一夜一次就行了,不能再来了。」

 

「妈妈,我真的还想要……」

 

「可是……」

 

「妈妈,不怕的,我记得在十四岁时的某一夜里,我还与妈妈在梦中干过三次呢。」

 

「你呀,妈拿你真没办法……」

 

「妈妈你同意了?……」

 

「……」

 

母亲算是默许了儿子。

 

于是儿子的荫.经再次进入母亲的肉体中。

 

「嗯……嗯……」母亲的牙齿咬着嘴唇,尽量不让声音发出来。

 

儿子又在做快速的菗揷,次次直顶母亲的花心……

 

「啊……平儿,你插得真好,啊……妈妈好舒服,啊……对,就是这样插,啊……再插深些,啊……妈妈的好儿子,啊……妈妈幸福极了,啊……啊……」

 

随着高潮的来临,母亲的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喔,妈妈,平儿快要射了,啊……」

 

话未说完,王平再一次将自己的米青.液全射进了妈妈的阴户里。

 

全红也再一次用自己的阴穴完全装下了儿子的液体,并把儿子紧紧地抱住。

 

儿子和母亲都得到了相当的满足。

 

「妈妈,我的好妈妈……平儿永远爱你。」

 

「平儿,你也是妈妈的好孩子,妈妈也永远的爱你!」

 

「妈妈,那平儿以后就和妈妈睡在一起,行吗?」

 

「喔,那可不行,万一让你的妹妹知道了,那可怎么办?」

 

「那就天天等妹妹睡了,妈妈我俩再睡嘛。」

 

「平儿,这是不行的,久而久之她总是会发现的。」

 

「那平儿想要妈妈怎么办?」

 

「平儿,睡吧,已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学呢。」

 

「妈妈,你说嘛,平儿想要你的时候怎么办?你说嘛妈妈……」

 

「想要的时候妈妈给你不就行了吗?」

 

「好吧,妈妈,那你搂着平儿睡,平儿要将头埋在妈妈两个大乳防中睡觉,行吗?妈妈。」

 

「行的,平儿,只要妈妈的乖宝贝喜欢,平儿想怎么样妈妈都答应你。」

 

于是全红就把儿子的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肥大的巨乳之中。

 

这一夜,对全红来说已是春风二度荡漾,她也觉得有些疲惫了。

 

不一会,母子俩又睡着了。

 

 

 

第7章

王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七点了,是妈妈叫醒他的。

 

「平儿,快起床,要不你的妹妹醒来后,发现你在妈妈的房间里,那就麻烦了……」

 

是的,这是开不得玩笑的,妹妹要发现了哥哥与妈妈睡在一起,那还了得。

 

于是王平迅速地穿好衣服,走下床来。

 

这时,妈妈已到厨房做早餐去了。

 

王平出了妈妈的房间后,推了一下妹妹的房门,推不开。

 

「幸好妹妹她还没有起床,否则……」

 

王平心里暗自庆幸这一次与母亲的美事没被妹妹发现。

 

在这一天早上,全红办起事来是那样的得心应手,不一会儿就把一上午的事情做完了,她又把去年她们四处研究了一年都未能攻下的尖端课题提出来,也不知怎么的,思路是那样的舒畅而活跃,她顺着这个思路不停地想下去,又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竟然把这一全国处于领先的难题拿下来了。

 

她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她不免联想到昨夜的两度春风,这一想,不觉脸上又象大姑娘那样羞答答起来,正好被进来的处长瞧过正着。

 

「全科长,什么事这么想得美呀?」

 

「哦,是谢处呀,你坐,」全红给处长去泡一杯茶水,等处长喝了一口后,才把自己研究出来的课题的资料递给他,「谢处长,你看这个……」

 

「啊,全科长,你是怎么搞出来的呀,太好了,我们四处要打翻身仗了!」

 

处长看了看全红,他真是不明白,这样困难的问题真是被她拿下来了,「全科长呀,我要向你请功呀,现在我得把材料送厅里去,你也提前回家高兴高兴,祝贺祝贺吧!」

 

看着处长高兴而去的样子,自己也第一次提前下班了。

 

在这一天早上,不管是哪一科目,王平都学得非常的轻松,在第四节的数学测验中他只用了三十分钟,就将全卷的题目做完了,而且最后那一道较深的题目一点儿也难不倒他,那思路是非常自然非常清晰地一下子就出来了。他自认为是100分无疑。

 

他高高兴兴地提前回家了。

 

回到家中,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他知道妈妈已回到了家,于是就轻轻地走到厨房,看见妈妈正在炒菜,就从背后抱住妈妈……

 

「啊……」全红吓了一大跳,转脸一看,原来是儿子,「平儿,你可将妈妈吓坏了……」

 

王平的手在不停地抚摸着妈妈的两个大乳防。

 

「平儿,今天为何回来这样早?」

 

「妈,第四节课我们测验,半个小时我就做完了,所以就回来得早啦。」

 

儿子边说边又改用手去摸母亲的阴户。他发现母亲的裙子里是什么都没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