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ktv里的公主能摸进衣服吗@炉鼎主攻V文

原标题:


还有那让自己看了,就走不动路的东西……

 

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若是自己的手,换成公爹的该多好啊。

 

丽荣想着,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当那一瞬间来临的时侯,她放肆的小声叫了一声“公爹!”

 

 

········

停电在大东村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所以,每当停电了,村民也习惯了,反正摸黑吃饭也是家常便饭。

 

餐桌边,丽荣咬了咬贝齿,刚刚突然的停电,让她忍不住有了一种大胆的想法。

 

她想起了之前无意间看到的公爹在洗澡的场景。

 

白天不能做的事情,停电了,是不是就可以做了。

 

虽说停电也能借着月光看到几分,可是,餐桌下的动作,公爹看不到啊!

 

丽荣这么想着,她的双腿慢慢在桌下分开,右手还继续拿着筷子,左手,却大胆的撩开裙摆,顺着缝隙,她的手直接滑到了小裤里。

 

丽荣先是不怎么敢的,她只敢在边沿内毛茸茸的地方摸索,她的眼睛,小心的盯着公爹,不错过他一点的异常。

 

公爹看似与往常没什么不同,丽荣在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

 

她的手继续往下探。

 

划过那片茂密的森林,来到了她最敏感的媚rou边沿,丽荣的手指开始打转。

 

桌面上,她含着筷子的尖,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出声。

 

她贪婪的描摹着公爹的轮廓,想象着,公爹若是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他会是什么表情。

 

越想,丽荣就越兴奋。

 

她的手指尖开始探进去。

 

那一瞬间,似乎比在房间里千百次的小心试探都让她激动。

 

为了掩盖着这轻微的响动,丽荣故意夹了一个需要咀嚼一会的硬菜,也故意放大了声音。

 

“丽荣!”公爹却在这时侯,突然叫了她的名字。

 

“啊!”丽荣惊讶的顿住动作,突然发出的声音,带了一丝难以收回的魅意。

 

公爹似乎也听出来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要总吃一个菜,我这边也有,我给你夹。”

 

说完,公爹居然伸了筷子,夹了一条蒜茄子到了丽荣碗里。

 

丽荣在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可是,看着那蒜茄子,丽荣忍不住脸红了。

 

这算不算是……见接的接吻呢?

 

公爹从前从来没给自己夹菜的,如今这样做,似乎……是有什么暗示呢…

 

丽荣把那块蒜茄子放在嘴里,她故意只把顶端含在嘴里。似在品味着什么。

 

灯,却在这一刻忽然亮了起来。

 

丽荣正好对上了公爹的目光,此时,她含着那一整块蒜茄子的头,一脸春意。

 

丽荣的脸更红了,她害羞的躲闪公爹的目光。

 

他……他怎么也在看自己?

 

而此时,她公爹李骏的目光也顺着丽荣的唇,似不经意间划了下去。

 

丽荣觉的,他的目光,似乎在自己的xiong前停了半响。

 

他目光到的地方,似乎烫的惊人,丽荣被他看的双腿发软,只觉下面又被打湿了。

 

她慌乱的放下碗筷。

 

于此同时,公爹的筷子似乎掉在了地上,他弯下腰,去捡。

 

丽荣这才想起,自己裙下的风光,似乎因为穿的是短裙,能被看见,她知道,自己本来应该悄悄侧腿,遮住的。

 

可是,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丽荣悄悄的,把腿微微张开了些。

 

她红着脸想。

 

夏天清凉,自己下面穿的是一条丝制的……其实,很容易就暴露出水渍的……

 

接下来,她不敢深想了,她三下五除二扒完了碗里的饭。

 

公爹这筷子捡的时间有点长。

 

丽荣知道原因,可是她只觉心跳怦怦的,她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是丈夫上次回家都是三个月前了,自己这样……也没什么吧,又不是真的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再也不敢待下去了,猛的起身,收拾好自己的碗筷,红着脸跑去了灶间。

 

 

········

第3章 湿了的内裤!

········

丽荣不知道这一晚自己是怎么过的,她心乱如麻,想着丈夫的脸,想着公爹,她只觉面颊烫极了,缲的通红。

 

公爹这顿饭也吃了很久,丽荣不敢进去那屋里了,匆匆的收拾好碗筷,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半响之后,灶间里才传来公爹收拾碗筷的声音。

 

丽荣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听着那声音,也不敢出去。

 

公爹也没叫她。

 

只是,不多会,公爹就敲了敲丽荣的门。

 

“爹,怎么了?”丽荣问他。

 

“丽荣,我给你烧了洗澡水,你洗洗再睡吧!”

 

“好!”丽荣飞快的答着。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洗澡,这大夏天的,自己刚还钻进被窝里捂了一身汗,是该洗洗了。

 

选睡衣的时侯,丽荣看了看,她平时穿的衣服就在手边,可是丽荣鬼使神差的选了一件白色的xing感吊带睡衣。

 

丽荣的身材极好,这吊带的款式设计的很有意思,单独穿着,就会把好身材显露无疑,纤细的腰肢,xiong前的饱满弧度,都能显露出来。可是,加上一件外搭,就保守多了。虽然丽荣因为身材太好了还会露出诱人的沟壑,可是丽荣这件衣服本来是打算穿给丈夫看,增加情趣的。

 

今天……鬼使神差的,她拿了这件衣服出门,就连下面穿的,也选了个纱网的,在后面看,可以看到身后那勾人的丰臀,还有其中那深深的沟壑。

 

丽荣飞快的把这两件衣服放在筐子里,提着去了后面。

 

农家没那么多讲究,洗澡就是烧点温水,为了省水,有时就是在外面随意擦一下身体,可是好歹也是要避着人的,所以就在后面锅炉那边设一个围联,遮挡一下。

 

这里面有个小灯,平日里为了省电,是没人开的,且若是开了,影子打在围帘上,也是尴尬。

 

可是今天,丽荣却开了。

 

温水泼在她身上后,丽荣故意放慢动作,慢慢的,从上到下的仔细擦拭自己的身体。

 

尤其是擦到敏感部位,她故意停的更久些,细碎的shēnyin,也就不可避免的露了出来。

 

丽荣不知道,公爹有没有在偷看自己。

 

可是公爹平日里从来不为她烧热水的,她总觉得此时,公爹就在门外,看着她投shè到围联上的迷人曲线。

 

他会在做跟自己同样的事情吗?

 

正这么想着,丽荣听到周围似乎传来了一声不易察觉的闷哼。

 

是公爹的声音!

 

丽荣更加兴奋了。

 

她故意把毛巾在自己傲人的曲线上打转,似在诱惑着,让人来亲自为她擦拭身体。

 

她竖起耳朵,听到周围转来公爹越来越粗重的喘息。

 

丽荣的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她洗的很慢,很慢。

 

公爹的呼吸声,夹杂在这个漆黑安静的夜里,伴随着她撩动的水声,显得格外的勾人。

 

丽荣出来的时侯,换上了自己那套睡衣。

 

纯白的丝制面料,紧贴着她细腻的肌肤,丽荣故意没有完全擦干身体。

 

因为有未擦净的清水,那丝质面料变的更加透明了。

 

丽荣把那外搭松松的披在身上,就撩开帘子,出去了。

 

她的长头发刚洗完,还有些shilulu的。被丽荣拨到一侧,她擦着头发,挎着装着脏衣服的篮子,就这么出去了。

 

不出所料的,她正好看到了公爹,正对上他炙热的眼神。

 

公爹的目光不再隐晦的在她的xiong前久久停留,尤其是在她傲人的事业线,还有刚刚出浴后,显得娇嫩的脸蛋上,徘徊了很久。

 

“怎么不多洗一会儿?”公爹上前来,伸出手,故意在她luo露出来的锁骨上一划,然后,大手就落在在她半湿的长发边。“你说,你也不能这样就出来,头发擦干点,万一感冒了,可咋整?”

 

丽荣笑笑,红着脸回答“没事,我身子好着呢,不生病。”

 

说完,还下意识的拍拍xiong脯,好似为了证明一般。

 

李骏的眼睛更是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过去,停留在她手放置的地方,半天也不挪开。

 

“好,好,好!”他连说了三个好字,也不知具体在说什么好。

 

丽荣娇笑一声“诶,不说了,我回去睡了,明个公爹不是还要下地,我给您送饭送水去。”

 

“别忙叨了,你歇着,我随便弄一口吃就行,快回去吧。”李骏面上是催着丽荣快回去,可他不老实的手,却借着势,在她挺翘的俏臀上捏了一把。

 

“诶呦。”丽荣嘤咛了一声,斜了公爹一眼,“您可悠着点。”

 

“据说最近咱们村遭了贼,你晚上一个人要是怕,你就吱个声。”公爹却不管这个,他贴在丽荣耳边说话,热气喷在她敏感的耳朵上,让丽荣浑身一颤。

 

“不,不行。”她有些慌了,她是个村fu,但也怕村里人的口水啊,她有想法,可…可是真的要这么做吗?

 

丽荣这回真的慌了神,她装衣服的篮子落在地上,也不捡了,直接一路小跑,跑回了屋里,关上了门。

 

回到屋里,丽荣想了半天,只觉全身都似有什么在挠着她的痒,她想推开门,却又不敢,纠结了半天,这才颓然的倒在地上。

 

归根结底,她还是不敢的。

 

可她脑海里却全是公爹那粗壮的东西,久久不能忘。

 

想的久了,丽荣忽然想起一件事。

 

她似乎,把换洗的衣服落在了外面。

 

那里面……可还有……那个刚刚在吃饭时,被她控制不住流出来的那羞人的水打湿的小裤呢!

 

“天啊!”丽荣忍不住惊呼一声,彻底不敢见人了。

 

 

········

第4章 寂寞的两人!

········

这一夜,丽荣辗转反侧,折腾了许久才睡着,所以起的比平时晚了许多。

 

当她慌乱的爬起身来时,公爹已经走了,好在有昨天剩的两个饼子,昨晚上的菜也剩了不少,看样子公爹时自己热了,就或了一口当早饭了。

 

可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丽荣不知所措的看着外地的栏杆上晾着的东西,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那是一个三角型的小裤,丽荣熟悉的很,昨天,她还穿着它和公爹一起吃饭,而现在,它就被悬挂在外地的显眼处,显然是刚刚被洗过,还湿着,公爹显然是故意没拧干的,滴滴答答,还在往下滴着水。

 

丽荣气的俏脸通红,这个老冤家,一定是故意的。

 

她从前的内裤都是偷偷洗了,晾在自己屋里的,这样被大喇喇的晾在外地,还是第一次。

 

丽荣慌忙的扯下来,这要是让旁人看了,成何体统!

 

可是,末了,她却把那shilulu的小裤,贴近鼻子,嗅了嗅。

 

只有皂角的味道。

 

可是,丽荣就是觉得这不同了。

 

毕竟,她那一堆脏衣服,公爹怎么就偏偏只洗了这个,还故意晾在这里,许不是昨晚上他背着自己,偷偷做了什么坏事吧,然后,故意把东西洗好了放在这里,暗示她呢!

 

坏人!

 

丽荣揉捏着手里的布料,似在要拧着他的软rou一般。

 

然后,她猛然想起,昨日,在她微湿的发边,公爹温热的呼吸撩拨耳后时,他说的话“你要是晚上害怕,就跟我说。”

 

“诶呀!想什么呢!”丽荣突然懊恼的叫出声。

 

然后,她似是逃避着什么一般,回到灶间,开始准备起中午给公爹的饭食了。

 

生火的时侯,好几次丽荣的眼睛都微微出神,其实她有时候,真的挺想快点去田间的……

 

红着脸,丽荣悄悄的,把手再次伸向了裙底。

 

最近,丽荣很爱穿裙子。

 

因为,裙子好遮挡住她不由自主的动作。

 

丽荣这么想着,手指缓缓的伸了进去,这一次,她不用避讳着有人在,灶间的饭菜还要一会儿,不着急。

 

丽荣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