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老公太长太大我很疼 1v1道具_走绳结

原标题:


真不想看到第二次。可是结婚后丈夫称赞自己那里可爱或美丽时,就觉得也许是那样的。如今已经认为没有比性器可爱的东西了。

 

汤加丽睡在浴缸里,不断的抚摸着自己。

 

 

汤加丽是一名舞蹈演员,上帝给了她如花似玉的容貌、性感苗条的身材、和如水一般的性格。

 

汤加丽在十八岁那年,从县城的歌舞团考进了本市的歌舞团。她二十二岁时和丈夫乔翼军认识并结了婚,至今已有四年的时间。婚后和丈夫生了个女儿,两人的女儿今年三岁。

 

汤加丽的丈夫乔翼军是一个地质工作者,因为工作的性质,他经常和妻子聚少离多。他长的一般但有着大卫一样强壮的身体。

 

在外人眼里,汤加丽和丈夫是幸福的一对,但其中的痛楚,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汤加丽十六岁刚刚踏入社会的时侯,被她当时所在的歌舞团的副团长强行奸污了,这件事成了当时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后来汤加丽来到省城后,也试着想忘掉这件事,她谈了几个男友,最后都因为她的这段过去,离她而去了。

 

上天让汤加丽现在的丈夫乔翼军出现了,为了不出现前几次的情况,汤加丽在和乔翼军第二次约会的时候,就把她的这段往事,如实的告诉了乔翼军。乔翼军在听完汤加丽的诉说后,不但没有离开她,反而对她更加的关心。汤加丽感动了,最终嫁给了乔翼军。

 

可是婚后,乔翼军却经常拿这段往事羞辱汤加丽。而且在他们Zuo爱时还常常虐待她。其实在汤加丽发觉丈夫变态时,离开他就完事了。但她天生的软弱和逆来顺受的性格,却让她处处忍让着。

 

这一天,乔翼军回来了。看着丈夫在客厅和女儿玩耍,汤加丽心事重重的忙着洗菜煮饭。一家人吃了晚饭后,看了一会电视,汤加丽就哄着女儿睡了。安置好女儿后,她疲惫的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走回房间去”汤加丽才坐下来,乔翼军就搂着她说到。

 

汤加丽顺从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被丈夫搂着走进了卧室。进了卧室丈夫坐在了床边,汤加丽蹲在地上,帮他脱去鞋袜。然后,从床下拿出脚盆,倒了些热水,帮他洗干净了双脚。

 

乔翼军伸出手,从汤加丽敞开的领口,向她胸部摸去。

 

“翼军,你先等一会,我有事跟你说”汤加丽侧了一下身子,让开了伸进胸部的手。

 

“什麽事说”乔翼军不耐烦的说。

 

“翼军有个广告商找我想让我拍一个内衣广告”汤加丽怯怯的望着丈夫。

 

“什麽内衣广告不行”乔翼军想都没想就回绝了。

 

“翼军,我们团现在效益不好,好多人都辞职了。你就让我去吧只是拍个内衣广告白丽和刘琪她们都去拍写真级和当人体模特了。”汤加丽对着丈夫说道。

 

“拍写真级当人体模特那妳们还不如去当表子呢赚得肯定比这个多”乔翼军气愤的说。

 

“你”汤加丽被丈夫的话刺伤了。

 

“好了好了总之一句话不准妳去拍什麽内衣广告听见了没有”乔翼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我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汤加丽委屈的抽泣着。

 

“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家,妳就可以脱光衣服给别人看吗我告诉妳只有我有权利看妳的身体,知道吗”乔翼军从床上站了起来。

 

“”汤加丽默默的擦着眼泪。

 

“行了别哭了来转过来让我摸摸”乔翼军用手扳住汤加丽的肩。

 

汤加丽使着小性扭动着身体,甩开了丈夫扶在她肩头上的双手。

 

“妈的妳别敬酒不吃药吃罚酒”乔翼军怒气冲天的解下腰间的皮带。

 

“没没有”汤加丽见丈夫发火了,吓得赶紧转过身子。

 

“把衣服脱了跪到地上去”乔翼军命令着汤加丽。

 

汤加丽从地上站起来,面对着丈夫慢馒的开始解衣服上的纽扣。不一会她上衣的钮扣就被全部解开了,这时汤加丽的香肩、戴着胸罩的丨乳丨房、和她那白晰的肚皮,都露了出来。她又背过双手开始去解胸罩上的扣子。很快她的上身已完全赤裸了。

 

乔翼军叼着香烟,看着汤加丽脱衣服的样子,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表情。

 

乔翼军上下打量着汤加丽裸露的上身,呼吸声越来越重了。

 

结婚四年了,汤加丽是越变越美了。她拥有一张漂亮的脸庞,弯弯长长的秀眉,杏眼桃腮,双唇红润而性感,皮肤细腻白晰,一对丰满的丨乳丨房高高的鼓涨着,在丨乳丨房的顶端是两片不大不小的暗红色丨乳丨晕,丨乳丨晕中间还在勃起着的丨乳丨头大约有1厘米高、小手指那麽粗。她的丨乳丨房不大但很丰满,加上又给女儿哺过丨乳丨。所以看上去她的丨乳丨房不像那些未婚少女的丨乳丨房向上微翘,而是略微有些下坠。但这不但不影响整体的美感,反而因为这对丨乳丨房,更衬托出一种让男人疯狂、痴迷的成熟女性所特有的美感来。

 

汤加丽接着又脱去裙子和内裤,然后赤裸着身子缓缓的跪在了地上。她目光下垂,挺着上身,等待着丈夫的命令。

 

“用手抓住奶头把它拉长,我倒要看看看看,妳的奶头到底能揪多长。拍内衣广告哼”乔翼军一边捏着汤加丽的丨乳丨房一边侮辱着她。

 

汤加丽不敢违抗丈夫的命令。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无奈的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捏住两只暗红色的奶头,用力的向外拉扯着。奶头被她越拉越长,已几乎有二公分长了,由于拉扯她奶头周围的丨乳丨晕也被拉的隆出了丨乳丨房。

 

“妳晚上没吃饭是不是使劲拉快点”乔翼军仍不满足,继续折磨着妻子。

 

“翼军求求您饶了我吧再也拉不长了奶头好痛啊”汤加丽忍受不了,痛苦的哀求着丈夫。

 

“饶了妳保持这个姿势二十分钟。”乔翼军冷冷地说道。

 

“”汤加丽的手仍揪着丨乳丨头,不敢放开。

 

乔翼军居然翻起了杂志。

 

二十分钟的时间,对汤加丽来说是那样的漫长。乔翼军翻着杂志,连看都不看跪在他面前的那个已经在微微发抖、汗流浃背的可怜的女人。

 

二十分钟,与一个世纪一样总会过去的,乔翼军终于放下了杂志,他把脚慢慢的伸到汤加丽的裆下,用脚趾在那里拨弄着。

 

“啊”当乔翼军的脚伸进汤加丽的荫部时,她的叫了一声,那是一种痛苦的声音,随后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妳知不知道其实这辈子,妳最应该感激的人是我当年,妳在那个小县城,被妳们团长强Jian后,要不是我娶妳,妳早就完了妳想一想,谁会要妳这个破鞋妳忘了结婚时妳对我发得誓了吗做牛做马的服侍我哼前几年做得还不错,可是现在呢要背着我去拍什麽三级广告不说,说妳两句,妳居然还敢对着我耍性子妳是不是翅膀硬了嗯”乔翼军一边用脚玩弄着妻子一边用语言侮辱着她。

 

“不,翼军我没有。我错了”泪水顺着汤加丽的脸颊流了下来。

 

“错了妳会错吗”

 

“啪”乔翼军伸手给了汤加丽一记耳光。

 

“啊”汤加丽用手捂住脸。

 

“看来今天不给妳点颜色,妳是不会知道,妳究竟错在哪了”乔翼军站了起来。

 

“不翼军,求求你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汤加丽抱住丈夫的双腿苦苦的哀求着。

 

“少罗嗦起来,到床边上去”乔翼军低声喝着。

 

汤加丽无奈的站起身,可能是疲劳所致,动作很吃力。她坐到床边,等着接下来的惩罚。

 

乔翼军拾起汤加丽的内裤卷成一团塞到了她的嘴里,用一个布条绕过脑后紧紧地勒住。然后从床褥底下抽出一只电线拧成的鞭子。

 

“挺胸把奶子用手托起来”

 

汤加丽无奈的挺起胸,用双手托住她那两只白嫩丰满的丨乳丨房,丨乳丨房上那暗红的丨乳丨晕在灯光照射下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刺激。她已经猜出丈夫下一步的惩罚内容了,她知道那会有多痛苦,从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恐惧。

 

乔翼军举起了鞭子,开始抽打她的两只丨乳丨房,与皮鞭不同,这种电线制的鞭子很细,而中间的铜线又很有重量,所以抽在敏感的丨乳丨房,那痛苦可想而知。不到二十鞭,汤加丽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泪流满面了。转眼间有些鞭梢着肉之处已经开始渗出小血珠了,那些鞭痕很快就变成了深深的紫色。

 

乔翼军放下鞭子,点了支香烟,歇了一两分钟,又开始继续接下来的程序。

 

“把腿劈开”

 

汤加丽顺从的分开两腿,她的的整个荫部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那扁平的细腰丝毫看不出生育过的痕迹,那微凸的阴阜上长着乌黑油亮、不多不少的鬈毛,在灯光下泛着成熟的光芒。两片浅褐色的大荫唇饱满的突起,将荫道口掩盖。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充满弹性,浑圆柔软的屁股洁白如玉。

 

乔翼军取出一支避孕套,套在了皮鞭的木柄上,将它插入了汤加丽的荫道,乔翼军翻动着鞭柄,汤加丽也随之小幅的扭动,透过嘴里的内裤发出“唔、唔”呻吟,荫道口不断涌出丝丝Yin水。

 

乔翼军用燃着的香烟,开始烫灼汤加丽那白嫩的大腿内侧,每一次接触都让她极力的后退,回来时,下一个灼痛也随之而来,如此反复多次,最后烟头开始烫她尿道上方的耻骨,这时,乔翼军的短裤已高高地突起。

 

乔翼军结束了香烟的灼烧,插在汤加丽荫道内的木柄也被抽出,最后他取出了塞在汤加丽嘴里的短裤,

 

“翼军,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汤加丽压着嗓门大口喘着气说。

 

“起来跪着”乔翼军脱下短裤对着汤加丽说了声。

 

汤加丽挣扎着起来,乔翼军坐到了床边,她看到丈夫那又粗又长的棒棒,黑里透红,可怕的怒胀着。

 

汤加丽又跪在地上,用她那柔嫩的双手抚摸着丈夫的棒棒,抚摸了一会儿,她又低下头用脸颊不住的在丈夫棒棒上蹭着,直到丈夫Gui头的尖端溢出透明的黏液,她才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丈夫。

 

乔翼军仿佛无动于衷,低着嗓子问道:“贱货,看看自己,告诉我,妳是什麽”

 

“我下贱,我是破鞋”

 

“再说”

 

“我是骚Bi,我是Yin妇”

 

“再说”

 

“我我不要脸”汤加丽羞愧的满脸通红,但她不得不说出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作贱自己的话语。

 

“躺到床上去,把Bi扳开让我看看”乔翼军没在难为已被他羞辱得不知所措的汤加丽。朝着床作了个手势。

 

汤加丽乖乖的站起身,走到床前,躺在床上,慢慢地把两条修长的腿弯起来向两边大大的分开,然后用两只手的食指掀开大荫唇,让自己的生殖器一览无遗的暴露出来。

>>>本文《花开包蕾》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