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她腰软唇甜txt@他的小公主超甜

原标题:


又看了陈盼一眼,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梅导,你们是男女朋友啊?”诺娜问。

我听了,囧了。

 

“不是。”我淡淡道,“好了,拍照吧,还差一半呢。”

 

“还不是啊。”诺娜笑道,接着扭了扭身子,为下一套服装做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陈盼看着我,我假装不知道,手上摆弄着相机,假装调试,以免气氛更加尴尬。

 

后面的拍摄挺顺利,诺娜依然很有状态,我们配合的也十分默契,直到拍完,我们之间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依然还在,我拿着相机,抓拍了两张诺娜回眸的照片,而诺娜也笑容妩媚的让我拍。

 

最后还是陈盼打断了我们,她告诉我,我相机上面已经显示拍了一百三十多张,说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张了。

 

我无奈,诺娜也觉得十分扫兴。

 

诺娜似乎知道现在有陈盼在一旁,她说话不方便,便走到我旁边,小声对我说,“梅导,有空,常联系。”

 

我听了,心里痒痒,诺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说实话,我还真没玩过,她肯让我常联系,已经十分给我面子,我当然不是那种不识趣的家伙。

 

“嗯,好的。”我说。

 

“那梅导,我先走了。”诺娜说。

 

我答应了一声,目送她先离开了。

 

诺娜走了以后,我和陈盼开始收拾器材。

 

我把相机里的储存卡拿了出来,装进读卡器里,然后才将相机收拾到专用的包里装好。

 

陈盼在旁边,她收好三脚架,还有补光布,才蹙着眉,对我说,“前辈,那个诺娜,不是好女孩。”

 

“啥?”我听了,十分郁闷,一个女孩子好不好,并不是另一个女孩子可以断言的,在男人的眼里,女孩子是没有好坏之分的,只有美丑之分。

 

现代社会,颜即正义,只要长得漂亮就行,长得丑的,不管多努力多上进心地多么善良,也鲜少有人喜欢,毕竟现在社会是个物质的社会,除非穷的不行,不然哪个男的愿意娶个丑八怪回家啊?

 

现在陈盼这么说诺娜,我心里有些不爽,她这么说,分明是诋毁诺娜。

 

“前辈,你不会对诺娜有意思吧?”陈盼听了我诧异的回答,多少明白了些我的想法。

 

“诺娜很有实力,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说,“在我合作过的这么多模特里,诺娜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不论各方面,都是数一数二,不仅如此,她对于模特这个职业的领悟,对这个职业的业务熟练度,都十分高,今天如果换做别的模特来拍,没有两三个小时绝对拍不完。”

 

陈盼听了,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似乎是对诺娜的怨恨。

 

“前辈,对不起。”陈盼说,“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嗯。”我点了点头,在这里说这些,对我们都不好,陈盼这样,估计也是出于这方面考虑。

 

不过我背上东西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江总的办公室。

 

我让陈盼在外面等着,陈盼虽然不怎么情愿,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坐在一楼大厅等。

 

我到了江总的办公室后,江总很客气的递上一根烟,然后接过我手上插着内存卡的读卡器,连上电脑。

 

电脑很快就识别出SD卡,江总将图片打开来看,并自己点燃了香烟。

 

我坐在他对面,也将烟点燃,并深吸了一口,这个江总,抽的烟都是四十多块的,可见他的财力,一般人,就算是某些白领金领,都很少有抽四十多块一包的烟的,顶多也就是抽二十左右的。

 

“梅导,不错,果然比一般的摄影师强得多。”江总看完之后说道。

 

“那江总,你看什么时候结账?”我问。

 

江总看着我,呵呵一笑,“明天结吧,我直接打你卡上。”

 

“不行。”我说。

 

江总听了,脸上赔笑,“梅导,你又不缺钱,我这儿早一天晚一天,没多大影响。”

 

“现在付,江总,你又不是没钱,何必拖这一两天呢不是。”我说。

 

江总听了,苦笑,“梅导,不瞒你说,最近我开销比较大,最近手头比较紧,你放心,明天我就有一批货款回款,等回款了,我第一时间给你打过去。”

 

“别闹。”我说,我真不相信江总没钱。

 

“真没闹。”江总说。

 

“那你把SD卡拔下来,我今天就当白打工了。”我说,“照片你就请别人拍吧。”

 

“欸,梅导,你这是何苦呢。”江总说。

 

这个江总,和林总对比,那完全就是另一个极端,林总是属于那种特别爽快,一是一二是二的人,而江总,那就是个赖子,不是说他耍赖皮,他还没那么赖,只是对于给钱这方面,一向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非要别人催急了,他才会给。

 

这也是江总和林总不同的方面,出来混,像林总那样的,会有很多人喜欢,林总那样容易吃得开,生意伙伴也信赖他。

 

而江总那就呵呵了,他就是赖着别人,据我所知,他曾经赖垮了一个小厂家,那个厂家压货在江总这儿,江总明明已经全部把货清出去钱都赚到手了,可江总却不及时给厂家打款,一拖再拖,那个厂家因为一直收不到江总这儿这么大一笔回款,又加上经营方面出现了状况,入不敷出,工人的工资发不出去,最后只能宣告倒闭。

 

而厂家倒闭之后,江总竟然再也不提那笔钱的事情,以厂家那边已经倒闭为由,拒不付款……

 

生意场上无父子,对于江总这样的人,以及他的行为,我只能呵呵笑声,不可能拿他怎么样,但此时,照片在我手里,他不给钱,我就让他尽管找别人拍,这也是源于我的对自己技术的自信,我相信,他看了我这组照片以后,别的渣渣摄影师拍的东西,他绝对看不上。

 

“梅导,行吧,我先付你三千,剩下来的一千明天付。”江总说。

 

“不行。”我说。

 

“梅导,我江某的人品你还信不过吗?”江总问,“我们这么大的牌子,有厂有人,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最近急用钱。”我说。

 

江总这样的人,你越跟他墨迹他那边的事情,只会越陷越深,如果你说信得过他,那他就只给三千,另外一千什么时候给,就要看他心情了。所以跟他谈,一定要以自己为出发点,强势的告诉他,必须给钱,不给钱就不给照片。

 

“梅导,你工资那么高,哪里有急用钱的地方,就先给三千,剩下来的一千下周给你。”江总说。

 

“那算了。”我说着,朝门口走去。

 

江总见状,叹了口气。

 

他和我打交道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每次给他拍照,从来不让他搞分期付那些,都是一次性付款,这个行业,也本就是一次性付款的。

 

我又不是银行,分期个毛线……

 

“梅导,我给你转账。”江总这才松口。

 

我苦笑,心想他早点转不就行了,何必磨磨唧唧,浪费这么多时间。

 

等江总将钱转过来后,我才再次将SD卡给他,让他拷贝。

 

江总考背后,将SD卡还给我,并递给我一支烟,“梅导,合作愉快,下次有好的活儿,我们再合作。”

 

我和他握了握手,便离开了。

 

边走,我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信息,扣除之前江总付的五百块定金,现在入账三千五,这数目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在我得意的走时,陈盼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吓得我连忙收起手机,心虚的看着她。

 

>>>>本文《弱不胜衣》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