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罚小受用分腿器_16级绝黄

原标题:


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直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一秒钟,如同一年那么漫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紧张又羞愧的汪小菲,感到有人再摇自己的肩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肖彦的小脸,正看着自己。

 

“喂,别紧张,他们都走了,你刚才看见什么了?”肖彦笑了笑扭动了一下身体,“是不是动作片。”

“讨厌,我们快走吧。”

 

两个人手拉着手传过凉亭回到了烧烤的假山后面,手自然地松开,两个人若无其事地回来了。

 

“嗨,就等你们了。”远远地看见两个人,童珊珊拼命挥手。

 

“这两人,一起消失,一定有事。得罚他们。”方冰冰一起哄,所有人都发现他们两人的脸红跟着开起玩笑来。

 

“好好,我认罚,有什么冲我来,要喝酒还是怎么样?”肖彦站起来把汪小菲挡在身后。

 

张乐鬼主意最多,转了转眼珠说:“你们两个都得受罚,一个也跑不了,大冒险的道具刚准备好,就从你看是吧。”

 

一堆纸条摆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先说好了,里面什么问题都有,谁要抽中了就得回答或者做出来,耍赖就是小狗。”

 

“好,我先来。”肖彦伸出手去,随意摸了一张,缓缓打开:你第一次手淫在什么时候?

 

肖彦有些尴尬,“哦!快说。”张乐带头起哄。

 

肖彦索性大大方方说道:“这有什么奇怪,是个男人不都有这种需要么,我在初二的时候就有了。当时早上起来莫名其妙就硬了,然后就射了!”

 

男生们哈哈大笑,女生则羞红了脸。

 

童珊珊大嗓门喊道:“真受不了你们,不玩了,小菲我们该回家了。”

 

聚会就这样要散了,汪小菲恋恋不舍地看向肖彦,而肖彦也正看向她。

 

生理课已经学过一些初级只是,但其实汪小菲很想问问肖彦,什么是手淫?男人都有这个需要么?不知道为什么,汪小菲竟然想起了父亲汪大同,在印象里自己的父亲好像没这个需要。

 

一家三口

汪小菲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阳台上晾着自己胸罩,应该是父亲帮自己洗的。但这次她却想错了,这次是李墨染顺手洗的,而且还有她自己的,两个胸罩一大一小挂着。

 

汪小菲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点温暖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家的感觉么。

 

屋里大变了样子,卫生间的门换成了铝合金,许多家具也换成了新的。毫无疑问这些都自己的这个刚回来的妈妈所为。

 

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三幅碗筷,一家人,这曾经是许多年来汪小菲魂牵梦绕的样子,如今却变成了现实。爱恨交织,各种情绪冲击着汪小菲的内心。

 

不管李墨染怎么热情,汪小菲还是装出一副冷淡的样子。因为激动汪小菲的手一抖,筷子掉落在地上,跳到了桌子底下。

 

汪大同第一时间,弯腰钻进餐桌下面捡筷子,却发现四条雪白的大腿,一模一样的细长,而裙下的春光也一览无余,裤头遮掩着最关键的地方,若隐若现,反而更具有致命的诱惑。

 

今天白天的场面再次浮现出来,也许憋得太久,汪大同有一种男人的冲动,想要撕开两条内裤,看看里面面丰满的水草,那里有他需要发泄的出口。

 

只是迟疑了片刻,他整理好心情,重新将筷子递给女儿,脸上有些火辣和尴尬。

 

“砰。”李墨染的筷子狠狠敲在汪大同的手上,“什么习惯,掉地上了去洗洗。”

 

“唉。”汪大同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温柔地答应了,或许他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找个台阶,一边洗着筷子,一边时间摇晃了一下脑袋。

 

吃过晚饭,三个人的话依旧少的可怜,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李墨染又怕自己喋喋不休惹恼了汪小菲,索性无聊地打开电视。

 

汪小菲从阳台上摘下自己的胸罩,往自己的小房间走去,路过客厅的时候,对汪大同喊了声:“老爸,这次又麻烦你了,给我洗内衣。”亲昵地给了他一个飞吻。

 

“哦!”其实这次不是,汪大同刚想说。李墨染仿佛被性侵了一样,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怒目看向汪大同:“这么说,小菲的胸罩是你洗的,你是不是拿它做什么了?”

 

汪大同这个时候不能怂,瞪大眼睛说道:“小菲,从一个小娃娃长到大,她的衣服不是我洗,难道还是你洗。”

 

李墨染一下语塞了,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依然用怪异的目光盯着汪大同,心里很不痛快。

 

汪大同不愿意和她纠缠,站起身来,把电视关上:“女儿学习,我从来不看电视,没有孩子的人不会懂吧。”

 

他进了自己的房间,反手把门一关,只剩下尴尬的李墨染一个人在客厅。

 

雷雨

汪大同的话戳中了李默然的软肋,她之所以回来抢夺汪小菲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她失去了生育能力。

 

现在,汪小菲才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可以信赖的财产继承人。李墨染是个有智慧的女人,女儿已经大了,要想争夺到抚养权,必须要她亲口确认。

 

李墨染点燃了一直说烟,眼瞎看来有两个办法:要么获得汪小菲的认可,砸金钱,培养感情。要么陷害汪大同,找到让他必须放弃抚养权的理由。至于采取哪种方法,她现在还没想好,因此有点心烦意乱。

 

正在想着,窗外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电,随之发出一阵阵雷声轰鸣。

 

李墨染打了个激灵,细长的烟灰掉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来。她天生就对打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