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男主做完不拔出h@在厨房做着饭干

原标题:


不还有岳丈吗?别忘了你可是倒插门的女婿,理应孩子跟母姓,吃穿用度也犯不着你操心。行了,你们也别废话了,给你半个月的时间,钱不到账咱们在聊。”

 

话落,也不等林清明反应,秦骁搂着我的肩膀朝路旁停放的宝马轿车走去。

 

秦骁绅士的替我拉开车门。我坐进副驾驶,扣上安全带,隔着墨黑色的车玻璃看着外面的那对男女。此时田佳希正跳着脚小声骂人,还不时指一指自己受伤的脸,林清明在一旁垂着脑袋叹气。

忽然他抬起头,目光隔着一扇窗与我对视。

 

他眼底的晦涩与懊悔如此清晰明显,大概知道此刻,他才后悔当初招惹上我吧?

 

因果循环,为自己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又有什么可悲可叹,承受就是。

 

“以前,我觉得他是个极好的男人,温柔痴情,像个避风的港湾,嫁给她我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直到他的老婆找上门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多可笑,一直被他的伪装欺骗,生活在虚幻的泡影中,我真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我感叹完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螺丝刀,那油渍已经沾满了手心。车内很整洁,放在那里都觉得会弄脏,丢出去又很危险,我只好攥在手里。

 

秦骁一手把着方向盘,转头看了我一眼。

 

突然他倾身靠过来,打开我前面的储物箱,从里面拿出一包湿巾丢给我,又顺手将螺丝刀子夺下扔进了储物箱内。

 

“你有空在那伤春悲秋的追忆过去,不如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免得一会你妈看到吓晕过去。”

 

我连忙坐正身子,干笑一声,自言自语的嘀咕,“对啊,不能让我妈看出来,我出来这么久,她一定担心坏了。”

 

我抽了张湿巾擦去嘴角的血痕,又清理了脸上和身上的灰尘,最后重新扎起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净了不少。倘若没有嘴角的那道裂口,一切就和刚刚离开家时没什么两样了。

 

秦骁看着我,突然似笑非笑的说:“以后别再和我说你没打过架,打死我都不信。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杀人犯在逃?”

 

我动作一僵,扭头看他。

 

秦骁微微眯着眼睛,嘴角上扬,洁白的牙齿亮的晃眼。

 

我笑问,“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很像杀人犯?”

 

他不说话,只是笑容加深,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况。

 

我心跳莫名的加快,“真的很像吗?”

 

秦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手指在方向盘上欢快的弹跳了几下,挑了挑眉道:“下手那么狠辣,幸好你手里的是螺丝刀,这要是真刀子,你还不得把那个田佳希的脑袋割下来?她爸可是滨城出了名的地痞流氓,你也真是胆肥了,就不怕惹祸上身。”

 

我讪讪一笑,“她爸那么厉害,你还敢得罪她,肯定是你比他爸还厉害,那我有什么好怕的?”

 

“是吗?我是我,你是你,别混淆了。”

 

这话如同当头一棒,瞬间将我敲打清醒了。

 

他接连数次的伸以援手,说我是他的女人,帮我惩治渣男,而我却入戏太深,差点假戏当真。

 

是啊,他不过是仗义,我又凭什么一直揪着人家不放?道德绑架这个念头可要不得,我连忙敲了敲脑袋,懊恼不已。

 

过了一会,我转头对秦骁说:“那些钱是你帮我要的,我分你一半,算是给你的感谢费。”

 

秦骁淡笑,“你留着吧,我不缺你那点钱。”

 

这倒是真的,我想了想,“那我请你吃饭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秦骁转头看了我一眼,“随时恭候。”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叫嚣着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姜雅雅,已经打了十几通未接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摁了接听键后立刻将电话远离耳朵,果不其然,听筒里第一时间爆发出刺耳的骂声!

 

 

 

卷入火拼事件

“戴安妮,你死哪去了!电话也不接,还跟老娘玩关机,我看你是皮子痒了欠收拾了是不是!我问你,你那微信啥意思?什么你要是回不来就让我照顾你妈和你弟。告诉你,老娘也上有老下有小的,没时间照顾你妈和你弟,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给我囫囵个的回来,别总想着把担子甩给别人,我欠你的吗?想都别想,做梦去吧!”

 

等她骂完了,旁边突然发出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

 

我尴尬的看了秦骁一眼,侧过身讪讪的将电话帖在耳朵上,小声说:“雅雅,你小点声喊,一会喉咙都哑了,我都听着呢。你放心,我囫囵个的回来了,胳膊腿一个都没少,好好的呢。”

 

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下来,好半天没动静。

 

我还以为掉线了,拿起来一看仍在通话中。忽然,哇的一声哭传了过来,姜雅雅边哭边气恼的喊:“我为什么喊,还不是因为你!你吓死我了,死丫头,你在哪呢!”

 

“别哭,别哭,对不起雅雅,让你担心了。”我安抚完了小心翼翼的问,“你在哪呢?”

 

“我还能在哪!当然在你家楼下!”

 

我心底暖融融的,立马说:“我马上回去了,麻烦你移驾到旁边的超市,帮我买个电饭煲,你等着我,咱俩一起上楼。”

 

挂断了电话,我轻轻嘘出了一口气。余光瞟了一眼秦骁,他唇边带着浅笑,一手把着方向盘,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

 

“那个,吃饭我们改天约,我先回家行吗?”

 

秦骁点头,“这就是去你家的路。”

 

接下来我们两个都没在说话。也不知是宝马轿车的座位太舒适了还是因为刚刚打了一架,体力消耗巨大,我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而我仍然坐在车里,只是旁边的驾驶位里却空无一人。

 

我揉了揉眼睛推门下车,发现车门竟然被锁住了。

>>本文《蚀骨柔情》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