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老师只好认命抬起右腿@菊眼乖乖撅高扇肿

原标题:


今竟做起不伦不类的和动物爱爱的春梦,她气恼的在自己头上拍了一巴掌。

 

她想换一条内裤,却发现只顾着逃跑,沈墨尘给买的衣物一样都没有带。她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想趁着两只狗打瞌睡偷偷溜出去。刚刚把门推开一条小缝,那条黑色的狼狗突然蹿了过来,一爪子将她扑倒,她结结实实坐了个大屁蹲,尾巴骨要断了似的疼痛。

另一只大白犬也站起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她捂着要吓碎的小心脏往后挪了又挪,门缝再次关闭。唐可馨隔着玻璃指着两条狗大声骂。

 

“我是你姑奶奶,我日你俩大爷,我日你俩上下五千年的大爷,我送你两个胸罩,一个罩狗嘴一个罩屁眼儿,我屋里有俩棍子,一个是打狗棍另一个也是打狗棍。我送你个镇关西,39米大砍刀,拔了你的狗尾毛切了你心下酒。我学降龙十八掌,我会九阴白骨爪,我一双柳叶棉丝掌,我以一女当关,百狗默哀,我成了冤死鬼我变成女马蜂,亲你嘴唇,嘬你老二,我让你精尽而亡,我是你俩祖宗的姑奶奶!”

 

唐可馨指着两狗,骂的抑扬顿挫,慷慨激昂,指点江山,三生三世滔滔不绝。

 

“哈哈哈,谁惹着我们家小姑奶奶了?气成这样?”一道慵懒的声音从楼梯上方传了过来。

 

唐可馨抬头,发现沈墨尘扶着扶手站在楼梯上,一身睡袍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胸肌腹肌一览无遗。他竟然在这里!

 

“我,我骂狗呢。”她结结巴巴地回答,“舅舅,舅……我不是做梦吧?”

 

沈墨尘伸个懒腰,走下来,在她身边蹲下来,揉揉她的头发。“当然不是做梦,这里是我家。”

 

“我记得这房间里没……没人来的。”她一脸茫然。

 

“我一个小时前回来的。”他站起来转身上楼,走到一半,回身招呼她,“过来吧,还愣着?”

 

捏的她好疼

 

唐可馨犹豫一下乖乖跟着沈墨尘上了二楼。

 

他的房间灯光雪亮,有些刺目。唐可馨站在门边不敢进去。沈墨尘坐在真皮沙发上向她招手:“过来,让我看看你的病毒性紫癜症。”

 

唐可馨吓了一跳,自己跟那个司机扯的谎舅舅怎么都知道?悄悄后退一小步,头压得很低,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过来。”他又叫了一句。

 

她捏着碎小的步子来到他身边。他抬手抓住她的胳膊,声音严厉的说:“你怎么能轻易在别的男人面前掀起衣服呢?不知道男人都好色吗?”

 

“我,我只想吓唬吓唬他。让他知难而退。”她小声辩解。

 

沈墨尘换了一种和蔼的口气:“你这一掀衣服,他倒是取笑我玩的变态了。说,你为什么逃跑?我很可怕吗?”

 

唐可馨心里委屈,抬头看着沈墨尘,眼里含了一大包泪花:“你不是要当货物把我给别人吗?”她觉得在这个强势的舅舅面前有必要扮懦弱装可怜,适当傻白甜。

 

“谁说我把你当货物了?真拿你没办法,草木皆兵!”他叹了口气,拿出药膏给她往淤青的地方涂抹。

 

“这是什么?”她抹一把眼睛,指着药膏问。

 

“活血化瘀的。”沈墨尘一脸歉意的给她擦完药膏,又想起自己还掐过一处在她大腿里侧,也许更疼吧。也没想过多,掀起裙摆往上寻找。

 

“不用了,我自己来。”她慌乱的躲闪,用手拿他的手往外阻拦。他的手好巧不巧碰到了她湿了的底裤,手停在那里抬眼看她,有一丝复杂的情愫忽明忽暗。

 

“我,我,我刚才做噩梦了。”她红着脸解释,不着痕迹的把他的大手移开。

 

“哦?”他竟一脸认真地询问,“做什么噩梦内裤湿了?”

 

“大白狗咬我,我,我就吓尿裤了。”唐可馨尴尬地解释,眼眸对上舅舅似笑非笑的目光,竟心跳加速,面若红苹果。

 

“那边是浴室,你去洗洗吧。”他一边说着,找到腰上的绑带轻轻一拉,她的牛奶丝低腰系带小内裤就掉到了脚踝处。他大大方方帮她抬脚褪下来,拿着向洗手盆走去。

 

“舅舅……”她张口结舌面红耳赤。

 

“我帮你洗。”他走进了玻璃门后面,“你小时候的衣服我没少洗过。”

 

唐可馨急忙跑进浴室关上门。靠着门缓了缓,平静下来。沈墨尘说的没错,她小时候的小裤衩小袜子都是沈墨尘帮着洗。那时候妈妈沈红妍总是以女孩子应该学会做家务为理由,让四五岁的她自己洗衣服,她洗不干净,沈墨尘就帮她洗,如今想起来,的确很温馨。

 

想到过去,她一下就安心了。脱了衣服洗澡,可是找了半天,没找到开关,从哪里放水呢?推开门,探出头,下一幕她愣住了。玻璃门后面洗手盆旁边,舅舅沈墨尘竟然把她的小内裤放在鼻子底下闻了又闻,他还摊开对着灯光照。

 

“卧草,能照出牡丹花吗?”她在心里腹诽一番。深呼一口气,小声说:“舅舅,我找不到开关了。”

 

“不用开关,站到喷头下自动流水。”沈墨尘头也没回,继续对着灯看那只巴掌大的白色小内裤。

 

唐可馨吐一下舌头,关上门,舅舅家果然高级了,比少管所里的用品强太多了。她终于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温水澡。出来的时候,沈墨尘不在房间,沙发上放着新买的几套衣服。她走过去想换上,门却开了。

 

沈墨尘拿着一件白色带红细条文的衬衫站在门口:新买的衣服不能穿,清水洗一遍才能上身,先穿我的衣服吧。

 

唐可馨扭身看着沈墨尘,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他就紧张,总是想起他拿剃须刀威胁自己的情形,惴惴不安。

 

沈墨尘见她不动,走过来把衣服披在她身上,想离开,脚步却不听使唤,深呼一口气,把她搂进怀里,她立刻像冻僵了的带鱼,全身的弦都绷紧了。

 

“你怕我?”他问。

 

她紧张的要命,不敢出声。唐可馨越不出声,沈墨尘越生气。想了想,是不是第一次没给她留下好印象,所以她才抗拒他。想到这里,他拥着她后退,坐到桌子上,把她也提到腿上坐好,认真的对她说:“做我的女人吧。”

 

她抿着嘴唇,手攥成了拳头,内心惶恐,喊了这么多年舅舅,他突然想要变成自己的男人,一时间无法接受。

 

“你说话啊,是怕我还是讨厌我?”他最烦闷葫芦,因此声音提高了一些。

 

她吓一哆嗦,手心都是汗。抱大腿要怎么抱才能保护自己平安?她快速思考着,嘴里冒出一个“嗯。”

>>>本文《天生尤物》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