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女朋友被他爹从小日到

原标题:


他没想到她会流那么多的鲜血,染红了他的下身,她那里像一朵妩媚之花触目惊心地往外汩汩流淌着红色的液体。

 

她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死了般寂静。

萧军烈赶紧下床,跑出去找到行军医药箱。拿来药棉和消毒水,消毒水从上往下一股脑的倒了下来。

 

死寂的玉鹿,突然惨叫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爬起来,噼里啪啦一顿拳打脚踢,打得萧军烈一阵错愕。他并没有还手,小女人还能爬起来,他就放心了。

 

玉鹿在他胸脯上狠狠挠了一把,抓起剩下的消毒水给他泼了上去。萧军烈身子一激灵,果然伤口沾了消毒水格外疼,是自己大意了,自己疼的钻心,那她岂不更疼?

 

他上前一把搂住她,她紧蹙着眉头,咬着下唇别过脸去,一言不发。

 

“你就不能跟我说句话吗?”他扳过她的下巴,有些哀求的调调,“刚才是我鲁莽了。”

 

 

 

诉前情

“我不想对牛弹琴。”这是她的第一句话,在房间里这么久了,说了一句气炸他心肺的话。

 

默了一默,他知道她没有睡,于是解释说:“你恼我,是不是因为当年我骗你离开,一去五年对你不闻不问?其实,子衿是我叫他过去带你回戏班的。我那些浪荡的青春多一半是在戏园子里看戏度过的,子衿是我熟悉的朋友。”

 

“子衿给你的那些化妆品都是我让人捎给你的,我虽然没有经常回去看你,可是我总是跟子衿联系,关注你的生活过得好不好。”

 

玉鹿清晰地记得,当年自己问子衿是不是萧少派他来的,子衿摇摇头。

 

玉鹿在心里哼哼一声,你是天你是地你是谎言的主宰。你说公鸡能下蛋,我们就得说亲眼见。敢说个“不”字,不是毙了就是五马分尸。

 

萧军烈见她不做声,继续说:“只是最近一年,我没了你的消息,我跟六盘山一伙悍匪争地盘,受了重伤,卧床半年多,才慢慢恢复了身体,我一回来,就赶上你给萧陌杨的母亲唱戏。”

 

玉鹿在心里腹诽:你一回来就飞扬跋扈地打我一耳光,我一个唱戏的,谁给钱就给谁唱,管她是谁的娘。

 

他又说:“我母亲是正白旗一个藩王的女儿,当年我父亲看上了她显赫的格格身份。后来,你也知道,溥仪小皇帝宣告退位,我爹就大张旗鼓的把养在外面的女人杨玉莲和儿子接了回来。我母亲受不了,就和父亲分居了,单独住在我带你去过的那个沁园老宅……”

 

他说着说着听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顿感失败,自己一腔心事竟对她没有半分吸引力。这没心没肺的小家伙居然睡着了。

 

萧军烈小心的伸出胳膊搂住她,闭上眼睛刚想睡,外面传来不大的声音“大帅睡了吗?老格格那边派人来请您过去呢。”

 

怅然若失地起身,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去,把门带上,这才放开步子腾腾地下楼去了。

 

开车去了母亲住的沁园,没想到佟宝珠等在门口。见到萧军烈,露出甜美可人的微笑,帮他开了车门,很自然的手搭在他的臂弯里,肩并肩往前走。

 

萧军烈不着痕迹的抬腕看表,躲过了她的手。大步流星来到母亲的房间。此时的老格格吸足了大烟,有几分舒适的慵懒。靠着枕头歪在床上半眯着双眼。

 

“儿子给母亲请安。”萧军烈跪了下去。这是从小被老格格规矩出来的,见了她,必须大礼参拜。她的思想就是皇帝见了生他养他的额娘还得下跪呢,普通人更得效仿。

 

曾经他叫她额娘,后来去国外的西点军校混了三年,回来就改口叫母亲,皇帝退位了,改口就改口吧,老格格也不计较。

 

萧军烈跪在地上等了半天,终于等来老格格的一句话,“听说你今天把萧陌杨给打了,为了一个他睡过一年的戏子?”

 

“不是,玉鹿是我养了五年的女人。”萧军烈腾地就站了起来,萧陌杨居然敢告状到这里来,惊动了老格格,他一定是活腻了。

 

“你坐下,”老格格沉了脸,“你已经订婚,就不要出去沾花惹草。我已经找了先生看过黄历,下月初八是好日子,你和宝珠把婚事办了。”

 

“母亲,这门亲事还是退了吧。我在国外看过书受过教育的,近亲不能结婚。宝珠是我表姐,近亲结婚生的孩子会有缺陷。”

 

“出了几天国,喝几天洋墨水,就会跟我讲什么近亲不能结婚了?”老格格坐直了身体,一手指着儿子的脑门子一边教训,“我大清300年基业近亲结婚的还少吗?哪个皇亲国戚生了有缺陷的孩子?”

>>>>本文《红尘逐鹿》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