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呜咽挣扎大床黑化 反绑 逃跑bl,女尊正君打嫁规矩

原标题:


只要再说服两个其他股东的支持,她就还有与江齐铭一战之力。

 

可现在……苏绵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她仰头看着爸妈白手起家一手打下的苏氏集团,杏眸微微泛红。

 

难道,这苏氏集团真的要改头换姓,成为江齐铭这个败类的囊中之物了吗?

 

“你可真够无耻的!”苏眠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怒火,抓起手中的文件,朝江齐铭脸上狠狠砸去。

 

纸页翻飞间,她看着江齐铭,终究还是仍不住红着眼眶落下泪来。

 

这个她曾想要共度一生的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下作!

 

江齐铭抬手挡住了脸,“如果苏总愿意的话,我可以出资清算了你的股份。”

 

清算股份?这是想将苏绵彻底赶出苏氏集团,将她家的公司彻底霸占了!

 

“江齐铭,你休想!我死都不会放弃手中的股权的!”说完这句话,苏绵身子一晃,只觉得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她紧紧抓住会议桌,才没有摔倒在地。

 

昨天受伤失血,苏绵又一直没有怎么吃过东西,这会儿怒急攻心,差点昏厥过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等待着脑中的眩晕感过去。

 

耳边却又传来江齐铭悠悠然的声音,“麻烦苏总把董事长办公室给我腾一下,我今天就要用。对了,你已经不是公司最大的持股者,没有权利直接调用公司资产,所以你与公司关联的账户,自今日起,全部都被停掉了。”

 

苏绵从未想过苏氏会变成别人的,她也不是一个对钱看的很重的人,所以这些年的分红也一直挂靠在公司的账号里,私人账户里根本没有什么钱,江齐铭是知道这一点的。

 

他这是想要用她奶奶的疗养费,来逼着她就范。

 

江齐铭看着杏眸因为沾染了怒意和泪水而泛红的苏绵,只觉得有种异样的美,让人忍不住想要犯罪,他喉结滚动,目光赤裸的盯着苏绵姣好的脸蛋和身材。

 

“你动怒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只可惜这么好看的脸蛋和身子,躺在床上却像条死鱼一样让人倒胃口!”

 

苏绵被这侮辱的话语气的浑身发颤。

 

江齐铭摘下的了那副用来伪装斯文精英的眼镜,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领带,笑着道,“公司新加了一项规定,自今日起,股东不能预支分红,有需要的话,你可以直接找公司财务,清算你的股份。”

 

这是要将苏绵往绝路上逼!

 

“江齐铭,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为了将我彻底赶出公司,你居然要拿奶奶的治疗费用来威胁我?”

 

苏绵再也忍不住,不管不顾的扬起手,只是巴掌还未挥出去,便被江齐铭给一把攥住,他冷笑一声,道,“没错,想让你奶奶能继续治疗,就乖乖的将你手中的股份卖给我,不然……那你就等着她老人家死在疗养院里吧。”

 

说完,江齐铭猛然甩开了攥着苏绵的手,力气之大,令苏绵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苏绵身子一趔趄,就朝地上摔去。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他身手极快的将苏绵揽入了自己的怀中,而后,站定,看向江齐铭,俊美的脸上一派冷然,缓缓出声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那句抱歉是对怀中的小女人说的,而来晚了,则是对江齐铭。

 

你来了

苏绵有些惊诧的看向头顶的男人,对于陆瑾年的突然出现她又惊又喜。

 

“小叔,你来了?”苏绵想到早上在酒店的事情,对于陆瑾年的怀抱,有些抵触,忙慌忸怩的从陆瑾年的怀里钻了出来,她站稳后,就急忙问道,“您也不同意江齐铭做苏氏集团的新任董事对不对?”

 

陆瑾年低头看向她,见她眼眶微微泛红,明显是方才掉过眼泪的样子,心中蓦然一软,强硬的撇开视线,不去看她那双杏眸里流露的极为明显的祈求。

 

他迈着修长的双腿,缓缓走向会议桌旁,坐在了其中一张空着的椅子上。

 

紧接着一群黑衣人鱼贯而去,站在了陆瑾年的身后。

 

沈云将备好的文件放在了陆瑾年面前的桌子上,在他身旁站定。

 

陆瑾年双手交叉,放在会议桌上,那双好看的桃花眸淡淡的扫了一眼会议室内所有的股东,薄唇微启,“会议可以继续进行了。”

 

江齐铭愣了一瞬,摸不准陆瑾年的来意,他甚至还以为陆瑾年仍在美国。

 

不过他一早的确给陆氏财团打过电话,但是他并没有陆瑾年的私人联系方式,只是打进了他们公司,接电话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职员,甚至都未能转接进陆总的私人助理手上。

 

他与苏绵生活在一起四年,甚少听她提及陆瑾年,当年苏绵父母过世陆瑾年都未曾回国参加葬礼,对苏氏集团的十五股份分红更是从未拿过,这些年私下也没有与苏绵联系过。

 

江齐铭只在国际财经杂志上见过一次陆瑾年的采访,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跨国公司陆氏财团的创始人,是个天才企业家,公司在美国仅仅上市四年,便资产过百亿。

 

他以为陆瑾年压根没有将国内小小的苏氏集团放在眼里,所以才敢在苏绵面前说出陆瑾年对此次会议并无任何异议的话来。

 

可万万没想到,其本尊竟然会亲自来到小小的苏氏集团。

 

其实不光是江齐铭,就连公司的其他股东亦是十分震惊,他们都知道公司还有一个姓陆的股东,但是从未见过,没想到竟然就是这么一位年轻人。

 

他们虽然对陆瑾年的来路不甚清楚,但是陆瑾年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自从他坐在会议桌旁后,其他人便有些坐立难安,只觉得整个会议室的空气似乎都凝滞了,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江总……江总?”见江齐铭一直不出声,站在那里发呆,离他较近的一个股东忙出声提醒,生怕让那位陆总等太长时间,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