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舌头钻进穴滑动,囊带拍打在垮间

原标题:


只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裤裆里情不自禁起了反应。

 

但老杨很快反应过来,上去帮她扶住墙角的耗材说,“这些东西又沉又硬,很容易划伤手,哪是你一个女人该碰的?”

李悦悦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叫一声,捂着手心蹲到旁边,哎哟哎哟的直哼哼。

 

老杨拉过她的手一看,全是血,果然是给划破了。

 

正想说她两句的时候,老杨却发现,从这个角度正好能透过李悦悦领口的缝隙,瞧见里面被红色内衣托起来的两只大白兔。

 

这女人的皮肤又白又嫩,两只大白兔尺寸也不小,中间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让老杨刹那间脑子发热,恨不得立刻上手抓揉两把。

 

“还好我带了创口贴……”

 

可能是疼得厉害,李悦悦准备去处理下伤口,起身时手臂却恰巧碰到老杨裤裆里早已昂首挺胸的命根子。

 

李悦悦明显感觉到了什么,满脸惊讶的回头望着老杨,又扫了眼他腰部以下的地方。

 

然后,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个……老杨,我先去冲一下……”

 

李悦悦羞臊得扭头去厨房。

 

看着她扭动的浑圆翘臀,想到她衣服里诱人的春色,老杨一时邪念丛生,没忍住抬脚跟了进去。

 

试探

李悦悦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将伤口上的血冲干净,就准备贴上创口贴。

 

她搓手的时候,被牛仔裤绷得曲线毕露的翘臀,随着身体轻微晃动,仿佛在对老杨发出无声的召唤,看得老杨心潮澎湃。

 

等到时机合适,在门口躲着偷看了半天的老杨,忽然蹦出去拉住李悦悦说,“小李啊,你这水都还没干,贴上去不得掉了吗?”

 

李悦悦很紧张,这才想起确实不妥。

 

老杨捉住她手腕一直不撒开,心里嘀咕着,这女人的皮肤可真舒服,又滑又嫩的,不知道让她握住命根子会不会爽上天。

 

厨房里气氛略显尴尬,李悦悦挣脱老杨,转头溜去客厅里说,“毛巾还没买呢,这卫生纸放哪儿了?”

 

“卧室里有一包,我前两天带来的,应该还在那儿吧。”

 

“好的,谢谢。”

 

“要不要我帮你?”

 

听老杨关心她,李悦悦有点慌神,总感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想要出言拒绝时却太晚了,老杨人已经站在卧室门口。

 

李悦悦莫名的心虚,说话都不敢看老杨。

 

混到这个岁数,又经常在脂粉堆里打转,老杨跟女人打的交道何其多。

 

李悦悦明显不自在,却又没直接表态,这就说明她是个不太懂得拒绝的女人,或者说性格比较软。

 

老杨心思一动,指着卧室东南角笑道,“小李你看,我专门拆了那堵墙腾出个地方,任凭再大的床都能摆得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突然提到“床”这种东西,总是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李悦悦更加慌张,却强装镇定说,“老杨,我们就买一般的床,要那么大干什么啊?”

 

老杨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当然是好办事啊!你想啊,你跟老公晚上那什么的时候,怎么滚都掉不下去,不是很踏实吗?”

 

李悦悦不再接话,别过脸去贴创口贴。

 

从发现老杨裤裆里的异样之后,她就感觉老杨今天的举动跟平常不一样,似乎总在有意无意的给她暗示。至于具体内容是什么,她不能确定,也不敢多想。

 

老杨人不错,而且身体看着比老公结实许多,有种男人特有的雄壮气息,李悦悦估计没有女人会讨厌他。

 

但李悦悦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即便跟老公之间有难言之隐,那方面不太和谐,她也不能放任自己的思绪,朝着违背伦理道德的方向去想。

 

现在老杨更是提起夫妻之间最隐秘的话题,到底什么心思,李悦悦再傻也能猜到其中一二,所以她只能装没听见。

 

谁知,老杨居然凑了过来,捉住她手腕说,“自己怎么给自己贴?我帮你吧。”

 

李悦悦感觉老杨的手好烫,激得皮肤猛一阵酥麻,于是背过身去说,“没事,我可以的。”

 

也不知是光顾着关心李悦悦忘了规矩,还是本来就存心的,老杨的双手从李悦悦背后绕到前面,抢过她手里的创口贴,执意要帮忙。

 

这一下,雄浑的男人气息瞬间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将李悦悦锁在中央,让她脑子都开始犯晕了,全然忘了应该要躲开。

 

而且,李悦悦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时有根坚硬如铁的长棍子,正不偏不倚的贴在她屁股后面!

 

李悦悦拼命跟自己说,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可那种念头根本控制不住,瞬间眼前便闪过男人命根子顶天立地的画面。

 

几乎在同时,她发觉内裤里竟然有些湿润了!

 

李悦悦无比震惊,难道她天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否则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动情?

 

这更是让她呆若木鸡,不敢随便动弹。

 

闻着李悦悦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感受着胯下传来的柔软和弹性,老杨无比的口干舌燥,心脏跳得扑通扑通的,差点没蹦出胸腔。

 

这样她都没有表示抗议,是不是说,可以更进一步了?

 

老杨屏住呼吸壮起胆子,毫不犹豫的朝他朝思暮想的丰满胸脯摸了上去。

 

天赐良机

好大,好软!

 

老杨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悦的大白兔隔着衣服都这么有弹性,如果能直接摸的话,那岂不是……

 

之前在洗头房里,跟那些小姐亲热的画面不断浮现,老杨仿佛能看到李悦悦赤身裸体的站在面前,挺着傲人的大白兔任由他使劲抓揉。

 

男人对女性双峰的迷恋,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即便老杨已经快成糟老头子,仍然无法抗拒李悦悦那对大白兔的诱惑。

 

此番行动着实大胆,他不敢确定李悦悦会如何反应,指不定反手就得给他一巴掌,骂他耍流氓,老色狼。

 

但李悦悦只是不露声色的扭动一下,抽身离开他的魔爪,“那个……老杨,不用……不用帮忙啦,我已经贴好了。我家还要多久才能装修好呢?”

 

老杨裤裆里硬得难受,舔了舔嘴唇敷衍道,“快了,最多也就个把月。我的技术你大可放心,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

 

李悦悦诧异道,“啊?什么舒服……”

 

老杨这才察觉失言,刚刚光想着占李悦悦便宜,嘴上不由自主就朝那方面靠了。

 

“让你们,你跟你老公住得舒舒服服,我是这意思。”

 

收拾好伤口,李悦悦就开始帮老杨打下手了。

 

因为雇主是个女人,不可能让人家干重活,老杨就让她在旁边候着,帮忙递个工具材料之类的。

 

她一弯腰,蓝衬衫领口就垂下去,从那个巨大的缝隙里,几乎能将她整个上半身一览无遗,甚至能隐约瞧见内衣中被裹住的半点嫣红。

 

这种美景摆在眼前,老杨哪还有心思干活。

 

他漫不经心的刷着墙,时不时找机会跟李悦悦讲些略带暧昧的话,关注着李悦悦的反应。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李悦悦忽然想起,中午还答应了别人一起吃饭的。

 

想在私企里混,搞好裙带关系非常重要,类似的应酬基本每周都有,李悦悦也已经习惯了。

 

现在身上这件蓝衬衫,是专门用来干活的工装,李悦悦自然不能穿着去饭局。她早就考虑到这层,出门时在包里带了条连衣裙,待会儿直接换上就可以赴宴。

 

把这事儿一提,老杨很识趣到大门外抽根烟,让李悦悦换衣服。

 

李悦悦折腾半天,忽然发现背后的拉链似乎卡主了,根本就提不上去。

 

怎么办?总不能穿成这样上街吧?

 

转念一想,不是还有老杨在吗?

 

李悦悦犹豫一会儿,还是叫了老杨进来帮忙。

 

见到此刻的李悦悦,老杨差点喷出鼻血。

 

这女人已经不能用极品来形容,像连衣裙这么仙的款式,居然被李悦悦穿出了十足的韵味。那饱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和裙摆下露出大半的笔直长腿,无不昭示着女主人完美的身材。

 

老杨顿时热血翻涌,几乎忍不住就要将李悦悦扑倒在地。

 

“帮我拉一下,这个拉链好像卡主了。”

 

李悦悦背过身提醒到。

 

“哦……”

 

老杨咽下口唾沫,稳住心神试了几次,那拉链好像真的卡死了,怎么都拽不动。

 

他这边稍微一用力,李悦悦整个人就被带得前后晃悠,胸前丰满的大白兔就跟装满水的气球似的,在布料里面来回震颤。

 

我滴个乖乖!

 

老杨裤裆里直冒火,只感觉那地方随时可能炸裂,硬得让人难受。

 

“怎么了?是不是拉不上去?”

 

“不,不是。拉链没有问题,就是……你的胸太大了……”

 

“帮我想想办法啊,我有个应酬,必须得穿这个。”

 

“那我可就动手了。”

 

没等李悦悦反应过来,老杨迅速托住她两只大白兔。

 

李悦悦刚想惊叫,却察觉先前那根坚硬无比的长棍子又顶到了屁股上,搞得她下身一阵麻痒,“嗯”了一声,便软绵绵的暂时没了力气。

 

看来有戏!这可是天赐良机!

 

老杨心中大喜,立马顺势搂紧李悦悦,照着她香喷喷的白嫩脖颈就亲了下去。

 

意外

结果嘴巴还没挨上那片肌肤,李悦悦就猛然蹦跶开说,“哎呀!老杨,我是让你帮我弄下衣服!没让你,让你……”

 

李悦悦俏脸通红的护着胸口,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就差那么一点点!

 

老杨又是遗憾又是可惜,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谁想到那么凑巧,刚好就碰到你……那儿了。”

 

这话哄三岁小孩儿可能有用,要用来对付成年人,着实有点蹩脚。

 

更何况李悦悦因为长相的优势,从小到大没少听男人花言巧语的扯谎,哪里分辨不出来老杨是在信口雌黄。

 

只是,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对老杨讨厌不起来。心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想要顺着老杨的套路往下继续。

 

“既然是无心的,自然就不怪你。再帮我拉下拉链吧。”

 

那么明显的揩油占便宜,李悦悦都不生气,老杨几乎可以肯定李悦悦对他有点意思,对于拿下这个女人的信心越来越足。

 

不过常言说得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毕竟两个人并不是太熟悉,好不容易营造出来一点感觉,要更加小心谨慎的往下发展才行,否则前功尽弃就成白忙活了。

 

这次老杨不敢太过分,规规矩矩的揪出李悦悦裙子背后的拉链,配合她使劲往上拽。

 

刚才老杨说李悦悦胸大影响穿衣服,虽说是故意用言辞挑逗,但也并非完全胡诌。裙子完全合李悦悦的身,偏偏就后背这部分紧得不行,不怪胸大怪什么?

 

两人费了半天劲,拉链仍旧只能到半中央,搞得李悦悦都想放弃了。

 

“算了,最后再试一次吧,老杨你使点劲儿啊!”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照办。”

 

老杨瞅着李悦悦的动作,见她猛然深吸一口气缩紧胸腔,便赶紧使出全身力气将拉链往上提。

 

眼见拉链一点点往上走,老杨正想说终于搞定了。

 

忽然“噗嗤”一声,李悦悦的裙子前面撕开条裂缝,眨眼间便划拉到腰间,就跟爆裂开来的气球似的,连带着将她的内衣都给震飞了!

 

李悦悦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伸手在空中乱抓尚未落地的内衣,却忘了要护住胸前。

 

这下可让老杨大饱眼福。

 

按理说,老杨常年混迹于洗头房按摩店和娱乐会所,应该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不会轻易被美色迷失心智。

 

可看到李悦悦那对近在咫尺的大白兔,他还是无法控制,鼻血噗的喷得满嘴唇都是。

 

这女人不得了啊!

 

老杨几乎都快窒息了。

 

平时李悦悦穿着衣服的时候,就明显看得出来胸不小,谁能猜到居然还内有乾坤!

 

凭着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老杨一眼就判断出,李悦悦起码有D罩杯。更绝的是那对大白兔坚挺异常,不但体积可观,而且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形态近乎完美!

 

老杨脑子里嗡嗡作响,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想着把脑袋埋进去,用他久经沙场的厚脸皮去经受那对波涛汹涌的蹂躏。

 

等到内衣落地,李悦悦才反应过来,察觉床光外露,让面前的男人看了个精光。

 

“别!你别看!快转过去……”

 

李悦悦捂着胸口,泪眼汪汪的哀求道,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啊?哦……我转过去,我不看……”

 

老杨抹了把口水,恋恋不舍的别过脸,却仍旧拿余光瞟李悦悦的身子。

 

本来裤裆里就不安分,再被这事儿一刺激,就更加没办法消停了。

 

老杨只觉命根子一阵阵的猛烈跳动,几乎都快不受他控制,仿佛试图挣脱裤子的束缚,跳出去扑向那个女人的怀抱了。

 

耳边是穿衣服的声音,鼻子里全是女人的体香,老杨有点魂不守舍。

 

这会儿屋里就他跟李悦悦,没有其他人,就算他来硬的将李悦悦办了,按照那女人的性格,应该不好意思抖落出去吧?

 

男人最原始的冲动,渐渐吞没了老杨的理智,让他的思想陡然发生了转变。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管他妈那么多,先爽了再说!

 

老杨扛不住小腹下涌动的热流,干脆将心一横,不管不顾的朝李悦悦扑了上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