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职业替身h部分*边做边喂饭bl

原标题:


“大叔,我们玩个游戏吧……要是我能在吃中饭之前找到你,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行不行?我保证是你能做到的。”

 

“别开玩笑了,你知道大理有多大吗?”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这件事情你不会吃亏的嘛,因为我基本上就没什么胜算。”

 

“行,要是在中午吃饭之前,你找不到我怎么办?”

 

“我请你吃饭。”

 

“那你来找吧。”

 

“好咧,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待在原地不许动,你要是故意给我制造难度,你就是狗子。”

 

“那我要是想撒尿怎么办?”

 

“憋着。”

 

我看着对话笑了笑,又点上了一支烟,静候着这只自投罗网的小绵羊。我很疑惑,她从哪里来的信心,如此有把握会找到我。

 

我也没有让自己闲着,一直在手机上寻找着适合做客栈的房源。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为了避开强烈的紫外线,我转移到了一棵树下,继续寻找。

 

我觉得,客栈虽然关了很多环保不达标的,但也没有政策说一刀切,不许搞。再反过来想,客栈行业的前景堪忧,我才有机会在这个人心惶惶的特殊时期,低价接手一家要转让的客栈。

 

这几年,我自己攒了有十来万块钱,加上汪蕾给的19万,勉强凑够30万,通过在网上的初步了解,大概能接手一个小型客栈。

 

……

 

将收集的一些房源信息,整理到手机备忘录后,已是中午时分。和早晨不一样,洱海边上的游客数量明显增多,有人骑着大龟摩托,有人开着敞篷的吉普,更多的是那种租来的四轮电动车。这些五颜六色的交通工具,像一粒粒被串起来的珠子,围着洱海转,好似给洱海戴上了一串会流动的彩色项链。

 

不远处的码头边,又来了一帮流浪歌手,在白色的建筑物旁支起了帐篷,一边卖啤酒一边给游客们唱歌。铁男说,等天冷了,海鸥会从北方飞回来,那时候的洱海才真叫美。可这个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很美!我甚至想去流浪歌手那儿买点啤酒,坐近一点听他们唱歌。

 

我差点就忘了和杨思思打赌的事,直到看见她那辆陆巡慢悠悠的从远处驶来。真是活见了鬼!不说古城,就是绕着洱海走一遍,也有100多公里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过来的。

 

 

 

摆地摊

杨思思的车还没有开到,就已经在远处按起了喇叭。等稍近了一些,她又打开车窗冲我挥起了手,我这才迎着她走去,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这我不能告诉你,反正我找到你,你就得愿赌服输。”

 

我在心里笑了笑,巴不得她自投罗网,我回道:“不说没关系,但你最好别和我提太过分的要求。”

 

杨思思扭捏了一下,说道:“待会儿你先请我吃个饭,然后下午陪我去古城摆地摊……。”

 

“摆地摊!孩子,是谁把你逼成这样了?”

 

杨思思愁眉苦脸的看着我,回道:“能不能别说风凉话,谁逼我你还不知道嘛?再说了,摆地摊也不丢人。它可以让我很直观的去感受社会,也是深入生活最前线的一种方式,好的坏的一眼就能看见。”

 

“拉倒吧,摆个地摊都快让你说成千秋伟业了!”

 

杨思思讪讪笑着。

 

我又问道:“说吧,你摆地摊想卖什么?”

 

杨思思打开车子后备箱,然后对我说道:“我一个朋友,专门在古城里面流窜着卖民族特色的衣服,昨天她和朋友去泰国玩了,这些衣服交给了我。她说,帮她卖一件可以拿20块钱的提成。我一琢磨,这挺好一件事儿,可又听说古城里面城管特别多,老逮我们这些小商小贩,就寻思着找一个人帮忙。”

 

“我要是帮你这个忙,那可就是团伙作案了!”

 

“话一到你嘴里就变味了?这明明是团队协作,好吗?我要一个人抱着这些衣服,肯定会被逮。有你加入我的队伍,就不一样了,你这大长腿,不去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都对不起爸妈把你生的这么给力!”

 

“我能吐你一脸口水吗?”

 

杨思思吓得往后一仰,双手遮住脸,回道:“你怎么这么恶心呐。都是上海来的,就当支持我创业嘛!”

 

……

 

古城里面的一家小面馆,她吃的鸡蛋面,我是肉丝面,寒酸的不行。我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说你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干嘛非要跑到大理过这么跌份的生活?”

 

“我觉得在上海才活得跌份呢!上次有几个同学弄了一个酒会,说是酒会,其实就是一场个人秀。我当时拎了一个300块钱的包,就有人说我了:思思啊,出来搞交际,可不能背这样一个破包,你要是没钱,你和我说嘛,我借你一个,反正我有好多款呀。”

 

我笑了笑,杨思思又继续说道:“我就听不得别人阴阳怪气的挤兑我,一生气,就拿着我爸的卡去刷了个爱马仕,表面上是扬眉吐气了。可仔细想想,我和那些人差不多,他们虚伪又拜金,我也就是一个靠爹妈挣脸面的富二代,本质上都是对社会没有什么贡献的蛀虫。所以在那之后,我就更讨厌那个圈子!我特别想找一个舒服的地方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大理就挺不错的。”

 

杨思思说完后,特解气的往自己的面碗里放了一勺小米椒,问道:“问你好多次了,你都不说,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上海?”

 

“看不到希望。”

 

“在上海的外地人,百分之九十都看不到希望,真正离开的也没几个,这绝不是你离开的真正原因。”

 

我停下筷子看着杨思思,她也满怀期待的看着我。我不想与任何人说起陆佳,说起汪蕾,我只想将她的悲剧深埋在心里,然后转变成激励自己好好活下去的动力。

 

杨思思终于丢掉了耐心,一挥手,说道:“咦,你这个人可真没劲儿,心事太多别把自己给憋死!”说完给了我一个不屑的眼神,然后又用筷子发泄似的往面碗里戳了两下。

 

……

 

古城里,以流窜形式售卖民族服装的小贩,多到五十米就能见一个,都为了混个温饱。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已经被城管撵了两次,最后逃到了214国道上,这不是个能做买卖的地方,也就没有人管了。

 

我和杨思思坐在树荫下,她倒不气馁,一边用手给自己扇风,一边说道:“虽然被那帮城管搞的很没有尊严,可好歹还卖出去了两套衣服。嘿嘿,净赚40块钱!”

 

我看了她一眼,回道:“去对面的小卖店给我买瓶水,我快渴死了。”

 

“这可是血汗钱,你能不能别这么奢侈?!”

 

“你分我点儿,里面也有我的血汗。”

 

杨思思将那一把零碎的钱护在怀里,特财迷的回道:“你想的美,你是愿赌服输才来陪我卖衣服的,而且这半天你帮我吆喝了吗?好意思开口要提成!”

 

“功劳没有,苦劳总有吧,买瓶水成不成。”

 

“不成,下次出来,自己带白开水,不许糟蹋我的劳动成果。”

 

“没有下次了,咱俩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比较好。我发现只要一沾上你,准倒霉!”

 

就在我和杨思思斤斤计较的时候,铁男骑着他那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从路口绕了出来,猛然碰见我,他也不诧异,估计就是一个整天没事儿在古城里乱晃悠的老油子。

 

我扔给了他一支烟,他点上后却看着我身边的杨思思,笑着问道:“挺美一姑娘,你女朋友?”

 

“瞧你这眼神儿,她哪点配得上我?”

 

杨思思抬手往我后脖子上一顿拍,我一边护住,一边笑。她骂道:“你一个大叔,能要点脸吗?你路上随便抓一个人过来问问,到底是我配不上你,还是你个为老不尊的配不上我!”

 

“我错了,我配不上你,是我配不上你。”

 

杨思思这才停了下来,可下一秒又踢了我一脚,吓得铁男一哆嗦,对着我感叹道:“挺厉害一野丫头,你哪儿招来的?”

 

“甭提了,自从认识她以后就是一部血泪史。你见过一奔三的男人,被一帮城管在古城里给撵的鸡飞狗跳的样子吗?真的,一想起刚刚的遭遇,我的英雄气概就备受打击!”

 

铁男大笑,杨思思却不以为然的回道:“切,大不了我几岁还奔三。我要是你,就得好好谢谢我,给了你机会,锻炼锻炼身体。做人嘛,还是要有点活力,你看你刚刚跑起来的样子,很有逃犯的风范嘛,把人民路上的姑娘们眼睛都快看直了。两米高的墙,“嗖”一下就蹿上去了,找只狗来,也就那么敏捷了!”

 

我刚准备挤兑回去,铁男突然看着城门的方向,说:“你俩又得“嗖”一下了,那边来了一车城管。”

 

我和杨思思抬头一看,真的不是铁男在开玩笑,只感觉胆都被下破了,我一把将装衣服的袋子扛在身上,然后拉着杨思思向对面的街道跑去。

 

听见铁男在后面喊道:“晚上回去,一块儿喝几杯,把你女朋友也带着。”

 

杨思思回道:“喝你妹啊,我不是他女朋友。等我们先保住命再说。”

 

……

 

这么躲躲藏藏的卖了半天,买卖居然还不错,一共卖出去了十来件,我说这是因为旺季的缘故,以后就不一定好卖了,她却一口咬定,是她自己又热情,又会营销。

 

不管真相是什么,这一天的买卖在胆战心惊中结束了,我将剩余的衣服放回车子的后备箱,然后坐在车子旁边的阴影下,点上了一支烟。

 

杨思思凑了过来,终于舍得给我买一瓶水,我拧开,一口气就喝了大半瓶。这时,她又拿出一只盒子交到我手上,说道:“咯,送给你的。”

>本文《我当房东的那些日子》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