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王爷舌尖探进紧致的&车里车外作文

原标题:


他都吻了一圈了苏琴雪才反应过来,用力推他说:“你干嘛呢?放开我,还不快点起来,你这样成什么样子。唔唔!”

了那么多了,他吻上瘾了,假装已经意乱情迷,强行压制苏琴雪说:“阿姨,你让我再亲一下,你太漂亮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说着他继续强吻,手也伸到了苏琴雪下面,苏琴雪顿时软了,媚眼如丝,美眸似乎要溢出水来,哦哦作声,哀求他说:“刘伟凡,你快放开我,哦~~咱们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我是你女朋友的妈妈。”

 

刘伟凡哪还听得进去,他摸到苏琴雪是真来事之后,这下是真的失控了,玩火烧身的他嘴里像野兽一样低吼着:“我不管,你要给我。你不让我弄苏曼,那你就要补偿我,要不然我会憋死的。”说着他隔着胸罩咬起了苏琴雪,脚也不甘寂寞,一下子就顶开了苏琴雪。要不是裤子没脱,他就成事了。

 

感受到刘伟凡强有力的侵犯,苏琴雪慌了,她想喊女儿救命,又怕被发现坏了母女间的情分,她心情无比复杂。

 

有过那么一瞬间她想过要不就遂了刘伟凡的愿算了,反正自己也想要。可最终她还是克服不了心理障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在刘伟凡把她的内裤扒到一边,就要登堂入室的时候,她奋起一膝撞在了刘伟凡胯下。

 

“嗷!”刘伟凡就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发出一声嘶吼,滚到了一边,捂着裆翻滚。

 

苏琴雪一看,顿时慌了,顾不得自己内裤没拉好,扶着刘伟凡就问:“刘伟凡,你怎么了?很痛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阻止你。”她都要哭了。

 

房间里突然这么大动静,幸运的是苏曼还在洗澡间里洗澡,水声很大,掩盖了外面隐隐传来的声音。

 

“嘘……嘘……小声点,別让苏曼听到。”

 

刘伟凡其实没那么疼,苏琴雪也没撞正,所以没什么大伤。

 

只是苏琴雪那一膝盖把他给撞醒了,他需要一个台阶下,所以装得很像,在提醒苏琴雪別惊动苏曼的时候还捂着下面。

 

苏琴雪赶忙捂住嘴,听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外面有动静后,她才松了口气,凑近小声问刘伟凡说:“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快让我看看。”她扒刘伟凡捂着的手。

 

刘伟凡阻拦不住,只好松手。

 

苏琴雪靠得太近了,刘伟凡一松手,吓苏琴雪一跳,搞得他瞧着苏琴雪嫣红的嫩唇又是一阵冲动,差点没忍住。

 

苏琴雪脸一红,也顾不得羞涩了,扒拉着找看刘伟凡伤到哪里了,自己安慰自己说,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看一下没关系,只要把刘伟凡当成自己家的孩子就行。

 

刘伟凡被她搞得差点没“吐”了,正要说没事,苏琴雪却是一声轻呼说:“是不是伤到这里了?怎么青成这样,你还好吧?”

 

刘伟凡看着一阵无语。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上面有块淡青色的胎记,没想到却被苏琴雪当成了撞伤的地方。

 

他知道要不承认的话苏琴雪还得闹,无奈之下只好装疼,咝咝作声说:“你別动它,疼。”

 

苏琴雪赶忙松手,搞得刘伟凡挺失落的。

 

女人就爱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怎么的,苏琴雪就想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跟刘伟凡说:“奇怪,你都疼成这样了,它怎么还这么精神?”她看着刘伟凡思索。

 

刘伟凡想捂脸。

 

这女人的年纪都活到猪身上了,要换作別的女人,一看到男人受到这么强烈的冲撞,早就知道不可能这样了,她现在才想起要怀疑,还不敢肯定,她的脑回路太神奇了。

 

刘伟凡不敢说自己是装的,只好继续装疼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我的身体跟別人不一样吧。阿姨,不瞒你说,我每次想那个,如果不弄出来都会很难受,有时候能挺一天,做什么都不方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阿姨你知道吗?”

 

苏琴雪一听脸就红了,她哪懂男人那么多事呀!

 

其实刘伟凡误会她了,她的智商没问题,只是对男人了解不多而已。

 

她十几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她男人当年娶她的时候比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她跟她男人懵懵懂懂的就生了孩子,后来没等她男人长大她男人就因为犯事独自逃难去了,她又哪里有渠道了解男人的生理结构。

 

说起来她叫女儿不能在结婚前把身体交给別人,也跟她男人有关系。

 

 

第8章 丈母娘帮我打飞机

 

 

 

她当年十六七岁的时候,因为什么都不懂,被她那正处于青春期的男人骗着夺了身子,早早怀孕,奉子成婚。她非常后悔那件事,也对她男人非常不满意,才产生了不让女儿走自己老路的想法。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男人少了戒心,却始终放不下心结,以至于就算有很亲密的女性朋友,也很少聊起男人这个话题,所以严格来讲,做女人,她还像一张白纸,被人涂鸦得不多。

 

“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苏琴雪脸红红的跟刘伟凡说。

 

在苏琴雪面前,刘伟凡觉得自己比她还成熟,总想逗她,于是脸色一变说:“阿姨,不行了,我突然好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你撞到了。你快点想想办法,咝咝,好痛!”

 

苏琴雪顿时急了,着慌说道:“那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帮你啊!”

 

刘伟凡诡计得逞,还装作很痛苦的样子,有些为难的说:“阿姨,要不,你帮我把它弄出来吧?我以前每次弄出来就没事了,你能不能帮我试试。”

 

苏琴雪一听他说,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手都伸出去了才想到,说:“你自己弄不行吗?为什么要我帮你弄?”她脸上带着警惕的表情。

 

刘伟凡一愣,忙解释说:“阿姨,不是我不想自己弄,只是我都疼得没力气了。而且,我自己弄要好久,但是你就不同了,你是女的,我看到你那么漂亮,你一弄我就兴奋,一兴奋就会很快完事,你就帮帮我吧,阿姨,求你了!”

 

苏琴雪人单纯,但却不傻,她听刘伟凡这么说,脸上顿时露出怀疑的表情,幸好刘伟凡装得太像了,她看不出破绽,略一沉思后还是不好意思出手,脸红红的跟刘伟凡说:“既然你说看着我弄快,那我就站在这里让你看着弄不就行了?”

 

女人都喜欢被夸,尤其是苏琴雪这种上了年纪,以为没有帅哥能看得上的。刘伟凡嘴巴甜,哄得她挺开心的,她一得意,心防就没那么严了,也愿意配合。

 

刘伟凡不愿意自己弄,但又怕逼得太紧苏琴雪会怀疑自己,于是说:“那我试试看吧。”

 

他站在苏琴雪面前弄起来,说真的,这么看着苏琴雪弄挺带劲的,只是弄着弄着,苏琴雪可能觉得别扭,就把衣服整理好了,越包越严实,这让他很是失望,所以迟迟达不到顶峰。

 

他终于忍不住了,大着胆子跟苏琴雪说:“阿姨,你能不能……”他手上示意苏琴雪放开衣服,不好意思说出口。

 

苏琴雪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一红,拒绝说:“不行。”

 

刘伟凡知道要出招才行了,于是又装疼,咝咝抽着凉气说:“阿姨,您不配合,我这样出不来啊!而且,我手上有茧,自己弄太疼了。阿姨,您的手嫩,之前您给我弄的就挺舒服的,您就帮帮我吧!”他装可怜。

 

可能是第一层底线开放以后苏琴雪也想开了,刘伟凡说她给弄过,也确实是实事,被子里的事还记忆犹新呢!她略一犹豫后答应说:“好吧,我帮你,不过,你可不能再对我动手动脚的。”

 

刘伟凡一听就乐了,忙答应说:“好,阿姨,我不碰你。”他说着往前靠了下,吓得苏琴雪退了一步,看着他心惊。

 

她咽了下口水,跟刘伟凡说:“在帮你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就是,你不可以跟苏曼说,能不能做到?”

 

刘伟凡都无语了,这种事谁会往外说呀!他感觉这个丈母娘简直太单纯了,一点都不像三四十岁的人。

 

其实刘伟凡想多了,苏琴雪不是真单纯,而是珍惜感情,不想伤害女儿,所以思维逻辑变得有些混乱,才说出那种单纯的话。

 

主要还是刘伟凡扰乱了她的心绪,今天这事太荒唐了,要搁在一般情况下,別说帮刘伟凡弄,就是刘伟凡想碰一下她的手都是不可能的。

 

偏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刘伟凡这个连丈母娘都敢搞的小男人接连破了她几层心防,搞得她心乱如麻,乱了方寸。

 

今天这事要没发生,她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能。我保证不跟苏曼说。”刘伟凡就差发誓了,苏琴雪竟没发现他连疼都忘了装。

 

“別的人也不能说。”苏琴雪脸红红的补充一句。

 

“好。我谁都不说,捂烂在心里。”

 

苏琴雪满意了,她看着刘伟凡的愤怒,犹豫再三才伸出手去,突然想到什么,跟刘伟凡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叫我阿姨?给你弄这个,总觉得怪怪的。”

 

刘伟凡自己也觉得有点那啥,太邪恶了,于是说:“那我叫你什么?琴姐?合适吗?”

 

 

第9章 丝袜控

 

 

 

“琴姐就琴姐吧,先这么叫着,反正你呆会儿要是再叫我阿姨的话,我就不帮你了。苏曼在的时候你再叫我阿姨。”

 

刘伟凡答应以后,苏琴雪看着刘伟凡蠢蠢欲动。

 

这么多年没碰过男人,说实话,她挺想的,又有些害怕,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伸出手去,想到在被子里时的触感,不知道还会不会一样。

 

很快她发现手感是一样的,只是多了视觉刺激,更让她兴奋了,只是刘伟凡却有些无奈。

 

这次状态实在太好了,他不久前才完过一次,第二次就没那么容易了,他自己弄的时候就有这个原因。

 

尽管他看着未来丈母娘很有感觉,但还是迟迟不吐。

 

苏琴雪手都酸了,埋怨说:“你不是说我来就很快吗?它怎么还不出来?”

 

刘伟凡有点尴尬,看着她鲜嫩的红唇,心里一动,出主意说:“要不,您用......这个吧,阿~琴姐。”差点说错话。

 

“不行。”苏琴雪知道他指的什么,果断拒绝,脸红成了猪肝一样的颜色。

 

她自己男人都没这么伺候过,又怎么肯这么帮別的男人。

 

她虽然没有洁癖,但还是觉得很脏,有心理障碍。

 

“你这人怎么这样?什么都敢想。以后苏曼要是嫁给你,你是不是也让她这么给你弄?”

 

刘伟凡心说:“早弄过了,要不然这一年时间只让摸,老子是怎么撑过来的?”

 

早在跟苏曼确定关系的第一个月,他就借着恋爱满月纪念日把苏曼骗去了宾馆,可惜就差临门一步,苏曼死活不肯让他进去,最后折衷用了手。

 

等到满半年,他又循循善诱,骗到了苏曼的嘴儿。

 

今天其实是他跟苏曼的恋爱周年纪念日,他套都买好了,就是想攻克苏曼严防死守的底线,结果误伤了未来丈母娘。

 

“怎么会,我这不是见你弄不出来着急么!”刘伟凡说得正经无比。

 

“最好是这样,要不然,哼!”

 

哼什么呀?娶了老婆还不让调教啊?刘伟凡很是无语。

>>本文《我和岳母那些事》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