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888886633x3X6

女m一般要做什么_把她带到密室调教性奴

原标题:


也不知究竟是他的还是王申的。直到王申快回来了,白洁才返回家。

 

白洁从一个贞节的少妇变成现在几乎是个淫妇了,但她毕竟是受到高等教育的,在内心里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仍然有着半推半就、欲罢不能的娇羞,这才是女人最诱人的魅力。

假如没有第一次,白洁一生可能都是一个贤淑的妻子、优秀的老师,有一天会是一个慈祥的母亲。但有了第一次,一个女人心里一生所保留的东西就在一霎那间失去了,加上性的不满足、生活的不满足,贞女就会成为荡妇。

 

还有两个星期就要开学,高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白洁了,老婆美红也出车了,让他这个色鬼真是难熬。想起白洁丰挺的乳房摸上去那种柔软的肉感,已为人妻了竟然还是粉红色的小乳头,修长秀美的一双长腿在自己肩上颤动的感觉,柔软湿润的阴唇彷佛白洁的人一样娇嫩,特别是白洁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淡淡的呻吟,微微的喘息,丰润的腰肢的微微扭动,迷离的双眼,粉色的红唇……

 

想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翘着雪白的屁股的样子,高义的阴茎不由得硬了起来。

 

这时电话响了,教育局要求学校组织五名老师明天开始参加为期一周的政治学习,高义不由得大喜,直接就往白洁家奔去。

 

白洁一开门就看见了高义火辣辣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荡。高义看见朝思暮想的美人,几乎就要扑上去,一下看见了后面的王申,才赶紧收回来盯在白洁鼓鼓的胸部的目光。

 

“高校长来了,快进来。”王申赶紧招呼高义进门。

 

白洁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短到小腿的,上身穿着那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白洁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白洁没有戴乳罩,还好白洁的乳头比较小,看不出明显的乳头痕迹,可是看着白洁丰满的呼之欲出的乳房,高义已经快挺枪致敬了。裙子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着。

 

高义说明了来意,通知白洁明天去参加学习,去一个风景区,要她准备一下东西,又说了什么学校很重视白洁、白洁的工作做得很好什么的。

 

“对了,上次白洁评职称的事情多亏了高校长,高校长辛苦了,我们一直也没时间感谢您。”王申真诚的说。

 

听见这话,白洁转过了脖子,高义赶紧说:“没什么,都是应该做的。”

 

“中午了,高校长就别走了,一会儿我去买点菜,在我家吃点饭。”王申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高义假装推辞着,眼睛瞟着秀丽的白洁。

 

“就算是我们谢谢高校长的大力帮助吧!”白洁的眼睛斜看着高义,故意把“大力”两个字咬得很重。

 

说着话,高义没有动,王申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白洁这时叫他:“对了,你顺便把老姑家的水管钳子送去,快点回来,家里没有酒了,买瓶酒。”王申答应着就出去了。

 

王申刚出门往楼下走,高义就迫不及待的搂住白洁肉乎乎的身子,把她压在门上,去吻她的红唇。白洁偏过了头,也没怎么挣扎:“你不是要走吗?还说不好意思,玩人家的老婆就好意思了,色鬼……”

 

高义的手已经握住了白洁的乳房:“连乳罩都不带,是不是等着我摸呀?”一边手在白洁屁股后抚摸着白洁圆圆的、翘翘的小屁股把裙子从后面向上拽着。

 

“想没想我?”白洁已经有点微微气喘了。

 

“想死你了。”高义一边说着,一边一下抱起白洁,向屋里走去。

 

白洁的家是小小的一居室,进了卧室,高义把白洁压到床上,白洁赶紧推开了他:“窗帘啊!”又想了想:“白天挡什么窗帘?要不别了……”白洁打开在自己裙子里乱摸的手。

 

“去外面的厅里吧,那里没有窗户。”高义说着又要去抱她,白洁赶紧推开他,自己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高义就把白洁的裙子都撩了起来,白洁白嫩的两条腿全都裸露在外面,高义让白洁把着沙发的靠背,弯着腰,看着白洁下身穿的一条白色的蕾丝的内裤,在阴唇的地方都已经湿了一小片儿。高义把白洁的内裤拉下来,白洁抬起腿把内裤脱了下去,雪白的两瓣屁股翘起着,白洁的阴毛只是长在阴阜上,有着稀疏的几十根,阴唇往下一直到肛门都干干净净的没有毛,从后面看粉红的阴部娇嫩湿润。

 

高义也很着急,将裤子拉链拉开,把阴茎掏了出来顶在白洁湿润的阴道口,向前一顶,“叽……”的一声就插了进去。白洁身子一颤,到肩头的长发披散了下去,两个小小的脚尖翘了起来。

 

高义探下腰去,把白洁的T恤推到胸前,把玩着白洁颤悠悠的一对乳房,把阴茎紧紧地插进白洁的身体里,开始快速的顶着,不是抽插,而是顶在白洁身体里,身体紧紧的顶着白洁的屁股,快速的顶动。身体最深处的强烈刺激让白洁几乎连气都上不来,垂着满头秀发,张着嘴,整个腰呈一个弧线弯下去,屁股紧紧地贴在高义的小腹下。

 

弄了一会儿,白洁的身体就开始微微颤抖,喘息声已经快成了叫声了,高义把身体从紧紧的贴着白洁的后背抬了起来,站在白洁身后,开始抽插。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两人不由得一惊,停了下来,不敢做声。

 

这时外面响起来叫门声:〃有没有人啊?开门啊!”白洁一听低声的告诉高义:〃是楼上的。”两人才放下心来。高义把阴茎慢慢的抽动着,白洁轻轻的扭动着屁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