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88888  大话西游  习近平  88888[]  88888/  as  project su

内塞的药找不到绳子_被乞丐服征的校花

原标题:


玉姐的腿又再一次圈住了我的腰,而且还是像八爪鱼那样将我紧紧地缠住,使我根本走不开,也掰不开。

 

我没有办法,见到玉姐整个人颤动不已,似乎非常难受,我知道我接下来的做法将直接关系到这次治疗的痊愈有效性,要是再晚一步的话,刚才我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于是我没有怠慢,深吸一口气,直接俯下身子,用嘴巴代替吸奶器,左右吮吸着玉姐两颗乳房,想要将奶乳给吸出来。

 

我用牙齿和舌头不停刺激玉姐的乳头,一边用手挤压乳房边缘,如我所想,玉姐果然很敏感,整个娇躯像是雨落人家一般花枝乱颤,但我没有想到的是,玉姐竟然主动伸出手压住了我的头,将我的脸深深地埋在她无限扩大的胸部里……

 

诶,等等,无限扩大?

 

我忽然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根据爱因斯坦先生的相对论得知,宇宙是和谐的,物质是守恒的,宇宙中的任何一件物体都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扩大,除非是有另一种物质占据了原本的寄宿空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当这个物质空间扩大到一定的程序,物质会冲破空间的禁锢出现在容积更大的空间……

 

也就是说……我双眸瞪大,急忙要缩回身子,但玉姐的手还是紧紧地压着我,不让我离开她的胸部,甚至越来越用力地压着,她的嘴里还在不停地喘气,像是即将要冲刺的长跑选手一般,猛烈而又疯狂,期待着最终的破裂。

 

我已经预见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幕了。

 

“呵!”随着玉姐的一声娇喊,她的两颗乳房忽然像是反弹一般逐渐缩小,乱颤的身体也开始逐渐安分下来,双腿也直接垂放了下来,这看似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局,但在玉姐呐喊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一股温热的液体直冲到我的嘴里,而且分量还不是一般的多,直接灌满了我整个口腔,而且还溢出来了。

 

什么?你想问我什么味道?

 

我只能说,味道不是很好,虽然确实有股淡淡的甜味,夹杂着少女的体香味,但无奈奶腥味很重,入不了口,趁着玉姐还没有起来,我急忙转身将口里的奶乳吐到了垃圾桶中。

 

第6章 熟女之吻

第6章 熟女之吻

 

随后像是一个偷腥的汉子一般擦擦嘴巴,接着慌张地拿着医用纸巾帮玉姐擦干净身上的残液。

 

但在那一瞬间,看着躺在床上一脸舒爽到像要升天一般的玉姐,以及滴滴答答流到地板上的液体,我特么有种龌龊的想法,总感觉她不是自己昏倒的,而是被我给干晕的。

 

我花了不少的时间平复心中的燥热,接着以一名专业医生的口吻对玉姐慰问道,“怎么样了,还清醒着吗?”

 

玉姐像是睡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她迷离的眼睛以及微喘的气息,不然我总会以为她这块田被我耕坏了。

 

见她没有回应,我便没有再叫唤,打算先给她一点时间自己缓冲缓冲,于是我趁着这个空闲的时间,走去厕所将我身上衣物的污渍清洗干净。

 

在厕所,望着镜子里那张清秀的脸,我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我此刻的脑子里,无时无刻都在印刻着玉姐那副火热的娇躯,以及她满脸舒爽的脸庞。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我的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样,但我还是不明白,人们这么重视性,除了繁衍后代之外,难道真的有什么必不可少的乐趣吗?

 

我捂了捂滚烫的胸膛,深吸了一口气,走出厕所,忽然猛地看到诊室的床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玉姐。

 

我急忙地四处寻找,这才发现玉姐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诊室的窗边,抽着一根纯白的烟,青灰色的烟雾从她红唇中吐出,痴态万千,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忧郁的情场少妇。

 

“医生,你去厕所干嘛,是害羞还是忍不住了呢?”见我从厕所出来,玉姐讪笑地打趣了一句。

 

我耸耸肩膀不以为然地说道,“厕所跟害羞有什么关系。”

 

“谁知道呢,你们这些少年郎,有时候可真的会把持不住哦。”玉姐话里颇有深意,尤其是她的目光,还有意无意地朝我裤裆瞥去。

 

我仿若无事地走回工作桌,说道,“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开个药方。”

本文《职业催奶师》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